子午书屋
官场小说

子午书屋 > 官场小说 > 军装下的绕指柔

军装下的绕指柔

Chapter 31

  “梁牧泽,你放手!”夏初平静了心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颤抖。

  梁牧泽不回答,一直拉着她往前走。被他攒着的手腕,热辣辣的烧着,有些刺痛。夏初使劲甩开他的手,看着有些红的手腕,眼睛泛酸,心里也酸。这算什么?一句“对不起”,什么都解决了?一句“不要介意”就真的不介意了吗?

  “神经病。”夏初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梁牧泽叫住她,“夏初,我有话说。”

  夏初站住,做了一个深呼吸,转身说:“正好,我也有话说,我下个星期要搬家,提前告诉你一声,走的时候就不通知你了,钥匙和门卡我会放在茶几上,你最好回来一趟检查清楚家里的东西,免得说我顺手牵羊。”

  “好。”

  好?你居然说好,连装装样子挽留都懒得做。好,真是太好了,我夏初是瞎了眼睛才觉得你是好人,才会喜欢上你这样一个没心没肺不要脸、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蛋。

  夏初要被气炸一样,眼睛睁得圆圆的瞪着眼前的人,眼睛里水汪汪一片,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有水珠滚下来似的。

  “不要和裴俞来往,好不好?”他朝着夏初又迈进了一步,眼神紧紧锁住夏初。

  “凭什么?”夏初倔强的问。那句话,不让夏初震惊是假的。可是她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和伤心,那为数不多的傲气,让她不能低头,也不想低头!!!

  “夏初。”他的声音里有了微怒。

  “我和谁见面来往,跟少校您有关系吗?我爸妈都不管我,你算哪根葱?我和谁来往,是我的自由,管得着……唔……”

  夏初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对面那个人显然是被彻底激怒了,拦不住她想说的话,就直接上嘴。

  梁牧泽狠狠啃着夏初软软的嘴唇,而后又慢慢的、温柔的辗转着。

  夏初整个脑子充血了,彻底惊讶于眼前的情况。双腿开始发软,头皮发麻,身上似火烧一样。这怎么回事儿??

  夏初猛地推来梁牧泽,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扇他脸上,喘着粗气,脸颊红红,怒气冲冲,“梁牧泽你什么意思?”

  梁牧泽手背蹭了一下脸颊,没有回答,居然看着夏初笑。

  笑你妹啊笑!没脸没皮!

  夏初的胸膛起伏着,看他的眼睛里是森森的恨。可是,只有她知道,她心里那只小鹿跟吃了兴奋剂一样,乱蹦跶,似是要破胸膛而出一样。

  他,是不是应该跟她说句什么?

  梁牧泽眼角弯弯,笑着看夏初。左手不安分的抚着她额前的刘海,指腹缓缓划过她的额头,眉毛,眼角……

  夏初等着他说话,可是他却一字不说,居然还摸她的脸!!!嘴白给你亲就算了,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丫凭什么摸我的脸?

  夏初用力打开他的手,怒叫着他的名字,接着一句话不受她控制的就吐了出来。她说:“梁牧泽你是不是喜欢我?”

  说完夏初那叫一个后悔啊。咬舌自尽的心思绝对有,没事儿说这个干吗?

  “你呢?”万年不开口的死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可却是反问夏初。

  夏初生气的别开脸,看别处,声音坚定的说:“不是。”

  “我是!”

  那个声音在夏初耳边,坚定又清晰。夏初的脑子瞬间短路。她刚问了什么?他回答了什么?夏初仰起脸看他,他墨黑的眼睛在夜晚看不出的神秘。他的脸离她好近,他笑的好温柔……

  “我是,夏初,你呢?到底是不是?”他的脸缓缓靠近她,说话的热气喷在她鼻子、嘴巴,热热痒痒的。

  梁牧泽伸出双臂环住夏初。而夏初整个人,还正愣怔中。

  “等了你一下午,本来有很多话说,但是来不及了夏初,我要回部队。”梁牧泽压低声音,在夏初耳边说:“不要和裴俞接触。我不开心。”

  “如果你真的想搬,我尊重你。但是,不搬最好。”

  “夏初,我要走了。我送你回家。”

  夏初就这样,愣怔着任他抱着,任他自言自语似的和她说话,任他拉着她把她送回大厦门口。然后,消失在夜色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可是,唇上似是还有他的温度,他说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着。

  他说,“我是。”

  他还说,“不要和裴俞接触,我不开心。”他还说了很多,清清楚楚的印在了夏初的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

  夏初有点儿魂不守舍的回到家,米谷马上从房间里冲出来。拉着她左看右看。“没事儿吧?”

  夏初摇头,把自己摔沙发里,用抱枕遮着脸。

  “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见着梁牧泽了?”

  “所以,是你告诉他我和裴俞出去的?”夏初跟弹簧似的弹起来。疑问的语句,确实确凿的肯定。

  “不是我,”米谷摇手否认,“我只说你出去了,他就说和裴俞是吧。真不是我,他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

  夏初奇怪了,他怎么知道?她确定自己没有和梁牧泽提过“裴俞”这个名字。

  米谷耸肩,而后坐在夏初脚边的沙发上,拿起水果刀削苹果。“他下午就过来了,跟煞神似的坐在客厅,等了你一下午,搞得我缩在房间里都不敢出来。他气场太足了,我上厕所还是溜着墙根偷偷跑过去的。”

  “哦。”夏初轻应一声,若有所思的点头。

  “唉,”米谷靠过来,在夏初耳边笑眯眯的小声说:“你可从没告诉我,这个梁牧泽这么帅。”

  “帅吗?”

  米谷点头,“非常帅,过关了。”

  “米谷!”夏初把抱枕扔她脸上,“是谁昨天晚上义愤填膺的替我抱不平的?是谁扬言要杀上特种大队替我出气的?你脸能变的再快点儿吗?”

  米谷躲过抱枕,把苹果递过去,“我这不是顺应局势转变吗?一看你的模样就知道被他弄的方寸大乱,脸比苹果都红,我当然赶紧换个队伍站着,免得你把我踢出去。唉,这苹果你吃还是不吃啊?”

  夏初接过苹果,“咔嚓”咬了一口,跟泄愤似的。

  “米谷。”

  “嗯?”米谷又挑了一个苹果,继续削皮。

  “我问了。”

  “问什么?”

  夏初啃了一口苹果,低着头,声音小小的说:“我问,他是不是喜欢我。”

  “然后呢?”

  “他说,是。”

  “我说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谁让你先开口问得?你就不能等他先说?”米谷拎着刀子对着夏初指指点点。

  “他不说话,一个劲儿对着我笑,笑得我特别毛,你知道吗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一直笑,跟犯病了似的。”

  米谷冷笑,“我看你才是犯病了呢。”

  “哎呀不知道啦,问都问了,还能怎么办?这会儿想拽也拽不回来了。”

  米谷盘腿正对着夏初,一本正经的问:“他说完喜欢你之后,你有没有再说别的?”

  夏初摇头。当时整个人都懵了,还能说什么?

  “行,这就对了,我告诉你夏初,他就是捏着你的脾气呢,他自己说不出口的话就等着你来说,你太吃亏了。往后,他来电话你别接,得抻抻他,不能让他早早就骑你头上了,这可不行。必须!必须,知道吗?等他低三下四的和你商量,跟你表白,这事儿才算了结,明白了吗?”

  夏初点头。

  米谷满意的笑了,伸了个懒腰,“今儿心情不错,明天一早可以好好面对新工作了,”接着在夏初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哎哟这小脸儿红得吧,不亲都对不住自己。那什么,二喵还没有洗澡,交给你了。”

  米谷亲她的脸颊,条件反射的让夏初想起来刚刚那个浅吻。他咬了她,甚至有些疼,可是后来又温柔的吻她……

  不想了不想了,夏初赶紧揉着脑袋跳起来,抱起二喵就往卫生间走。那一副小媳妇的模样,米谷看着就有问题。

  “二喵,二喵,告诉你个秘密吧?”夏初把二喵放进水里,有些话,她憋不住的想找个人说说。

  “喵喵~”

  “刚刚,梁牧泽他,亲我来着。”夏初自己肯定不知道,她此时的脸上挂着一副如何傻X的痴痴笑容。

  “喵呜~”

  二喵的声音变了变,应该是洗澡洗舒服的正常反映,可是在夏初听来,却不是这样。

  “怎么?不乐意了?那我给你亲一下。”说着对着二喵撅着嘴,可是二喵挥着小爪子挠她的脸。

  夏初一下就恼了,一捧水扣在二喵脸上,“就知道你不是跟我一国的!!!”

  “咳、咳。”就在夏初和二喵“水仗”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边传来了米谷的咳声,“行啊夏初同学,居然对我知情不报。”

  夏初不自然的眨着眼睛,开始认真的给二喵洗澡,红晕慢慢爬上脸颊,“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这才几点啊就睡觉,被亲晕了吧你?”米谷靠在门边,笑眯眯的臊她。

  夏初没有词语反驳,只能睁着猫一样的眼睛瞪着米谷,嗖嗖的往外射飞镖一样,似是要把米谷射成蜂窝煤。

  “别瞪我,不是故意偷听,我就问你吃饭不,我晚饭还没吃呢。”

  “吃。”夏初刚刚还一副要将米谷碎尸万段一样,这一刻却话锋忽转,挂着讨好的笑容。

  米谷撇撇嘴走开,没一会儿又探头过来说:“没想到你还有虐猫倾向,更没想到,”米谷特别妖孽的笑着,“你还能跟一只猫争风吃醋,夏初,你真是人间少有。”

  车子在高速上穿梭,车子里的人开着窗户吹着晚风,放着摇滚,脸上是遮不住的喜悦。一手抚着方向盘,左手敲着门窗,不时还跟着音乐喉两嗓子。虽然,不怎么好听。

  梁牧泽好长时间没向今天这么开心了。看来,有些话并不像想象的那样难以说出口。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推荐:遮天  古董局中局  紫川  尉官正年轻  东宫  大泼猴  燕云台  蓬莱间  两世欢  九州缥缈录  锦衣之下  半生缘  听雪楼  冒牌太子妃  我的青春都是你  妈阁是座城  大明风华  橘生淮南·暗恋  当她恋爱时


军装下的绕指柔 趣知识 人生格言 金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