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玉器简介

夏代玉器

新石器时代后期,在中原地区居住着许多不同血缘关系的父系氏族部落。这就是历史文献中常说的“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五帝时期,五帝是当时氏族部落的酋长成部落联盟长。各部落联盟彼此之间经历了大约4000年之久的兼并和战争。 长期残酷的征战,彼此间相互同化,最终形成后来的汉民族。直至舜禅让干禹,继之“禹传启,家天下”,终于到启时建立了夏玉朝。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标志着中华大地上的古老人类终于跨进了文明的门槛。

夏代玉器简介

许多古代文献反映,夏朝是一个崇尚玉文明的国度。例如,在夏禹为统一疆土而进行的征仅三苗的战争记叙中,就留下了玉崇拜的痕迹。《墨子·非攻》对这一场战争是这样描述的:“昔者三苗大乱,天命短之。曰妖宵出,雨血三朝,出于唐,大哭乎市,夏冰、地拆及泉,五谷变化,民乃大报。高阳乃命高于立官。禹亲把天之瑞令,以征有苗,雷电动震,有神人面鸟身,半圭以待,扼矢有苗之将,苗师大乱,后乃过几。禹既充有三苗,焉历为三川,别物上下,乡制四极,而民补不违,天下乃静。”三苗乃湖北、湖南及江西地城之古代部落,高阳乃帝税项,为占夷人部落之神。古传夷人历来以鸟为图腾,故而“有神人面鸟身”前来助阵厮杀,“奉圭以待”正是那时玉崇拜的一种表现,此圭是神的标志,只有神灵才能奉圭,这就把图腾崇拜和玉崇拜结合在一起了。有玉才能显示神灵,在禹所发动的这么一场大规璜的征战之中,圭代表的是天意,这和大禹“亲把天之瑞令”是一个道理。这还说明玉在当时既是号召的旗帜,又是统驭所部的法度。古代传说中关于大禹和玉的关系的记叙还有种种。如《拾遗记》曰神授禹玉简,“禹即执持此简以平定水土”。还有“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等等。总之,夏之立国和玉文化一定有着重要的关联。

夏朝玉器·龙

夏代玉器

河南偃师二里头是夏朝晚期的王都,储有异常丰富的夏代文化遗存。这里有大型玉室宫殿,有占地上万平方米的夯土台基,有殿堂、廊民、庭院、城门,布局严谨、规璜宏大、城池宽厚、极为壮观。在宫殿四周有大量房基、窖穴、墓葬、窑址、水并、灰坑。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我国考古工作者对二里头遗址进行了多次发掘,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揭开了夏玉朝玉器文化的面纱,并能和古代文献相印证。故此,目前所知的二里头文化玉器,就是夏代玉器的代表性形态。唯历史(www.weilishi.org)

夏代玉器的种类、造型与工艺

玉器种类

生产工具有玉斧、玉铲、玉城;装饰品有管、珠、锡形器、绿松石饰、嵌绿松石兽面纹钢饰牌;礼仪器有戈、铀、圭、刀、牙湾、柄形饰等。

造型

几何型器物,以直方形为主(如斧、圭、刀),绝大多数为光素。戈的造型规范,分二式:一式为尖锋,双刃,援与内相连处有叙线纹,无中脊,内上一孔;二式为尖锋,锋前端略起一段中脊,内部窄短,穿一孔。玉钺亦分二式:一式作长方形,两侧边缘出脊齿,刃略作弧形,造型当是龙山文化玉钺的延续;二式的造型属于创新型,其重要价值在于,它为商代同类器型开了先河。它整体近圆形,顶端较圆,两侧直,出数个脊齿,弧刃分成连续四段,每段为双面直刃,中间一大孔。玉圭均为平首形,分二式:一式中部有两道阳纹横直线纹,二孔,带有龙山文化玉圭的遗风;二式下部有以细阴线刻划的菱形四方连续式云雷纹,二孔。玉刀为长条梯形,分三式:一式长条梯形;二式两侧出脊齿;三式两端均刻细网格纹。牙璋体形较大,皆作歧首式,下部两侧出繁复的对称式阑,或在阑之间有数道阴线直线纹或网格纹。最大的牙库长达54厘米。桐形饰为新创五种,开商周同类器之先河。分二式;一式长方棒形,光素;二式其上有浅浮雕似花瓣形纹,及双阴线刻3个兽面纹,工艺极为精美。嵌绿石兽面纹钢饰牌,共见3件,造型各具特点,都是以青铜饰牌为衬底,其上用数百块各种形状的绿松石小片铺嵌而成,眼珠为圆形,稍凸起。饰牌两侧出4个环形,可供佩带或拴附。兽面纹形象不同:如一式者,有对约形角,对钩形眉,橄揽形眼眶,直鼻梁较长;二式者,额头处为门块鳞状镶嵌,弯眉,大圆眼珠,张口露四颗尖牙;三式者,有对钧“T”形角,小圆眼珠,直鼻梁,上唇向内卷曲。以第三式的兽面纹最具代表性。玉器纹饰造型主要有直线纹、斜格纹、云雷纹和兽面纹。云雷纹见于玉圭。兽面纹有橄揽形眼眶,圆眼珠,宽鼻翼,闭口。橄揽形眼眶,最早见于罗家柏岭和肖家屋脊石家河文化虎形玉环与虎首形玉珠,可能是从石家河文化玉器中继承而来。宽鼻闭口造型,在龙山文化玉器兽面纹中可找到蓝本、夏代玉器兽面纹造型的重要价值,在于为商周玉器、青铜器兽面效作了准备。

工艺

玉器材质,主要有白玉、青玉(含河南独山玉)、绿松石等、玉器工艺一般较规整,表面光滑。阴线纹的刻法上,按照一些现代琢玉技师的看法、当时已经使用防轮式工具、根据线纹形式的不同需要、用四轮(后世称为“勾防”)在玉器表面刻划出条条细阴线,此法通称为“勾”法。如在阴缆沟槽的一个立面、再用陀轮将它向外稍加拓展、形成较充的斜坡面,叫做“彻法”、二者台之即“一彻法”、勾彻法工艺的实施,使两手平行阴线线形产生了差异,而具有层次感与活跃感。它较之新石器时代玉器的阴线纹,有了很大的形式美的进步,并为后世出千年玉器明线效的工艺技法奠定了基础。

夏代玉器的特征

兵器形玉器占了重要地位

夏代的礼仪玉器中,兵器形玉器占了重要地位。这种突出“玉兵”的现象,值得探讨。“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用侵代。”这是氏族社会求联社会战乱的实景、炎黄之战、黄帝量尤之战。共玉顶颌之战等,都是这时期的重大战事。战争的结果、是强大部族兼并弱小部族、社会向部族间融合统一(国家形成)方向迈进、到二一时,他“合诸侯于琮山,执玉帛者万国。”这标志曾经过激烈的武力争战后,夏玉统治地位的确立与巩固。

二里头所出玉戈、玉钱和玉刀,都是作为“兵社”形式出现的,它们象征三辆君玉的军权及其在战事中的胜利与凯旋。

玉戈,应是龙山文化玉戈的延续。其授部无中脊,还保持前者的造型特点、有的玉戈长达43厘米;器形之大,实属空前、它是典型的礼仪仪位用器。玉钻,是良治文化、龙山文化玉铀的延续,但其造型变得繁复,即由原来的直刃成弧刃,变成四连刃。从力学原理看,短形四连刃的砍杀力、会相对增强,因为自力的面积大小与四强成反比。玉刀,是生产工具石刀的延续,有的刃定最长者达65.2厘米,且无使用痕迹、只能是仪仗器。

三类大型“兵杖”玉器雄辩地证明,夏玉脚经过血雨腥凤的长期的自才得以建国和巩固政权。们所反映的是战争与征瞩特殊文化形态,是促使天强化的主要们神力量。

玉圭造型均呈平首式

当是龙山文化玉圭的则二里头遗址三、八区所者,出土时“表面沾着大朱砂”。二里头窑址所地刻有阴线四方连续式变柏章纹。“十种坑”是新石田代至两周时期墓中中的司和一俗,它表明墓主人直要身份和地位。这两件玉圭,应是五曰奴隶主创的遗物、玉圭的用途可能有二:其一。是其本人某些权力的象征物;其二,可能是奴隶主贵族做“夏社’(玉朝之社祭,见《史记·封神书》),即祭土地神时所用。因为圭宇从重上以法地,故古时用圭田地神。当然,只祀地神还不够,土地需由山川之气(《说文》云字训释)而致时雨,‘云行雨施”方能有年刻饰云(雷)纹的玉生似同时兼用于礼云神。唯历史(www.weilishi.org)

柄形饰

夏代玉扬形饰是重要的发明,其造型为商和西周同类科的先规。作为一种礼仪器,互代玉柄形饰的具体用途尚不得而知。如果说商代柄形饰系用什祖先灵位(牌协)的表象物那么,玉代柄彤饰也可能有相同的用途。

镶嵌玉器

1987年发现的青玉半月形器片形,中部有一圆孔,孔内两面满校圆形绿松石,有的玉钻孔内也睛绿松石,它们都是夏代管例典型的玉器钻嵌工艺。这种做法,外商代玉器上镶嵌绿松石工艺的先河。

嵌绿松石曾面纹钢饰牌的重要价值

上述三式饰牌中,以第三式的兽面纹为代表。它的重要价值在于其造型成为商周时代玉器、青铜器用面纹(含接替纹)形象的基本依据。如安阳殷墟妇好基玉器的背面纹;商代早期铜器(二里岗类型)的铜鼎、铜用所饰背面纹(它们分别出土于河南郑州铭功路与湖北黄波盘龙城),则更具典型性。

“夏后氏之璜”

夏后氏,夏禹之国号。文献中记载‘夏后氏之锁”音,有《左传·定公四年》、《淮南子·说山训》等。可见古时机夏后氏之质为珍宝,巨个只1件。不过二里头遗址并未见出土五秒此种玉璜实物,需要曰后考古发掘的证明。

《左传·定公四年》;‘分鲁公以大路、大旅;夏后氏之用。”住:“琐,美玉名。”但《左传·表公十四年》记魏国大夫公文氏攻趣地,“求复后之氏步焉,与之他玉而奔齐”。从叙述上看,他所求者必为玉动而非他,这与《山海经·海外西经》;“玉后启佩玉璜”说相吻合。看来夏后氏之璜之实物早已无从考定。“明月之珠,不能无类;夏后之前,不能无考。’说明夏后氏之质,殆古来少有传世。

中国奴隶制社会第一个朝代的玉代玉器

新石器时代玉器的历史总结,它的成果为商代玉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虽然我们所见的夏代玉器很少(可能最具代表性的玉器尚未发现),但其一些造型(如刀、圭、戈、钺、桐形饰)与纹饰(如兽面纹),均成为商玉制作的根据。据此,夏代玉器在历史交替时期的承上启下的价值是显见的。

夏代的玉璋

璋是一种礼器。二里头文化时期,已经有了一套完备的礼器和礼仪制度,有人把二里头大规模的宫殿遗址推测为礼仪性的宗庙遗址。礼器的大量出现标志着礼制已成为当时重要的制度。这件石璋通体磨光。柄与器身一侧各钻一圆孔,器身一侧的圆孔嵌一绿松石片。双面磨刃,凹刃,两阑均出扉牙。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