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

《谷梁传》定公(元年~十五年)

◇定公元年

元年春,王。不言正月,定无正也。定之无正何也?昭公之终非正终也,定之始非正始也。昭无正终,故定无正始。不言即位,丧在外也。

三月,晋人执宋仲几于京师。此其大夫,其曰人何也?微之也。何为微之?不正其执人于尊者之所也,不与大夫之伯讨也。

夏,六月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戊辰,公即位。殡然后即位也。定无正,见无以正也。逾年不言即位,是有故公也;言即位,是无故公也。即位,授受之道也。先君无正终,则后君无正始也;先君有正终,则后君有正始也。戊辰,公即位,谨之也。定之即位,不可不察也。公即位,何以日也?戊辰之日,然后即位也。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何为戊辰之日然后即位也?正君乎国,然后即位也。沈子曰:「正棺乎两楹之间,然后即位也。」内之大事日,即位,君之大事也,其不日,何也?以年决者,不以日决也。此则其日何也?着之也。何着焉?逾年即位,厉也,于厉之中又有义焉。未殡,虽有天子之命犹不敢,况临诸臣乎?周人有丧,鲁人有丧,周人吊,鲁人不吊。周人曰:「固吾臣也,使人可也。」鲁人曰:「吾君也,亲之者也,使大夫则不可也。」故周人吊,鲁人不吊,以其下成、康为未久也。君至尊也,去父之殡而往吊犹不敢,况未殡而临诸臣乎?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雩月,雩之正也。秋大雩,非正也。冬大雩。非正也。秋大雩,雩之为非正何也?毛泽未尽,人力未竭,未可以雩也。雩月,雩之正也,月之为雩之正何也?其时穷人力尽然后雩,雩之正也。何谓其时穷人力尽?是月不雨,则无及矣;是年不艾,则无食矣,是谓其时穷人力尽也。雩之必待其时穷人力尽何也?雩者,为旱求者也。求者请也,古之人重请。何重乎请?人之所以为人者,让也。请道去让也,则是舍其所以为人也,是以重之。焉请哉?请乎应上公。古之神人有应上公者,通乎阴阳,君亲帅诸大夫道之而以请焉。夫请者,非可诒托而往也,必亲之者也,是以重之。立炀宫。立者,不宜立者也。

冬,十月,陨霜杀菽。未可以杀而杀,举重。可杀而不杀,举轻。其曰菽,举重也。

◇定公二年

二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门及两观灾。其不曰雉门灾及两观何也?灾自两观始也,不以尊者亲灾也。先言雉门,尊尊也。

秋,楚人伐吴。

冬,十月,新作雉门及两观。言新,有旧也。作,为也,有加其度也。此不正,其以尊者亲之何也?虽不正也,于美犹可也。

◇定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公如晋,至河乃复。

三月辛卯,邾子穿卒。

夏,四月。

秋,葬邾庄公。

冬,仲孙何忌及邾子盟于拔。

◇定公四年

四年春,王二月癸巳,陈侯吴卒。

三月,公会刘子、晋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于召陵,侵楚。

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杀之。

五月,公及诸侯盟于皋鼬。后而再会,公志于后会也。后,志疑也。杞伯成卒于会。

六月,葬陈惠公。许迁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会。刘卷卒。此不卒而卒者,贤之也。寰内诸侯也,非列土诸侯,此何以卒也?天王崩,为诸侯主也。葬悼公。楚人围蔡。晋士鞅、卫孔圉帅师伐鲜虞。葬刘文公。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伯举。楚师败绩。吴其称子何也?以蔡侯之以之,举其贵者也。蔡侯之以之,则其举贵者何也?吴信中国而攘夷狄,吴进矣。其信中国而攘夷狄奈何?子胥父诛于楚也,挟弓持矢而干阖庐。阖庐曰:「大之甚,勇之甚!」为是欲兴师而伐楚,子胥谏曰:「臣闻之:君不为匹夫兴师。且事君犹事父也。亏君之义,复父之仇,臣弗为也。」于是止。蔡昭公朝于楚。有美裘,正是日囊瓦求之,昭公不与。为是拘昭公于南郢,数年然后得归。归乃用事乎汉,曰:「苟诸侯有欲伐楚者,寡人请为前列焉!」楚人闻之而怒,为是兴师而伐蔡。蔡请救于吴。子胥曰:「蔡非有罪,楚无道也。君若有忧中国之心,则若此时可矣!」为是兴师而伐楚。何以不言救也?救大也。楚囊瓦出奔郑。庚辰,吴入楚。日入,易无楚也。易无楚者,坏宗庙,徙陈器,挞平王之墓。何以不言灭也?欲存楚也。其欲存楚奈何?昭王之军败而逃,父老送之,曰:「寡人不肖,亡先君之邑。父老反矣,何忧无君?寡人且用此入海矣!」父老曰:「有君如此其贤也!」以众不如吴,以必死不如楚。相与击之,一夜而三败吴人,复立。何以谓之吴也?狄之也。何谓狄之也?君居其君之寝,而妻其君之妻;大夫居其大夫之寝,而妻其大夫之妻。盖有欲妻楚王之母者。不正乘败人之绩而深为利,居人之国,故反其狄道也。

◇定公五年

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归粟于蔡。诸侯无粟,诸侯相归粟,正也。孰归之?诸侯也。不言归之者,专辞也,义迩也。于越入吴。

六月丙申,季孙意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孙不敢卒。

冬,晋士鞅帅师围鲜虞。

◇定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郑游速帅师灭许,以许男斯归。

二月,公侵郑。公至自侵郑。

夏,季孙斯、仲孙何忌如晋。

秋,晋人执宋行人乐祁犁。

冬,城中城。城中城者,三家张也。或曰,非外民也。季孙斯、仲孙忌帅师围郓。

◇定公七年

七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齐侯、郑伯盟于咸。齐人执卫行人北宫结以侵卫。以,重辞也。卫人重北宫结。齐侯、卫侯盟于沙。大雩。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

九月,大雩。

冬,十月。

◇定公八年

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齐。公至自侵齐。

二月,公侵齐。

三月,公至自侵齐。公如,往时致月,危致也。往月致时,危往也。往月,致月,恶之也。曹伯露卒。

夏,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公会晋师于瓦。公至自瓦。

秋,七月戊辰,陈侯柳卒。晋士鞅帅师侵郑,遂侵卫。葬曹靖公。

九月,葬陈怀公。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侵卫。

冬,卫侯、郑伯盟于曲濮。从祀先公。贵复正也。盗窃宝玉、大弓。宝玉者,封圭也。大弓者,武王之戎弓也。周公受赐,藏之鲁。非其所以与人而与人,谓之亡;非其所取而取之,谓之盗。

◇定公九年

九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戊申,郑伯虿卒。得宝玉、大弓。其不地何也?宝玉、大弓在家则羞,不目羞也。恶得之?得之堤下。或曰,阳虎以解众也。

六月,葬郑献公。

秋,齐侯、卫侯次于五氏。秦伯卒。

冬,葬秦哀公。

◇定公十年

十年春,王三月,及齐平。

夏,公会齐侯于颊谷。公至自颊谷。离会不致,何为致也?危之也。危之,则以地致何也?为危之也。其危奈何?曰颊谷之会,孔子相焉。两君就坛,两相相揖。齐人鼓噪而起,欲以执鲁君。孔子历阶而上,不尽一等,而视归乎齐侯,曰:「两君合好,夷狄之民何为来?」为命司马止之。齐侯逡巡而谢曰:「寡人之过也。」退而属其二三大夫曰:「夫人率其君与之行古人之道,二三子独率我而入夷狄之俗,何为?」罢会,齐人使优施舞于鲁君之幕下。孔子曰:「笑君者罪当死!」使司马行法焉,首足异门而出。齐人来归郓、言雚、龟、阴之田者,盖为此也。因是以见虽有文事,必在武备,孔子于颊谷之会见之矣。晋赵鞅帅师围卫。齐人来归郓、言雚、龟、阴之田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郈。

秋,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郈。宋乐大心出奔曹。宋公子地出奔陈。

冬,齐侯、卫侯、郑游速会于安甫。叔孙州仇如齐。宋公之弟辰暨宋仲佗、石彄出奔陈。

◇定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宋公之弟辰。未失其弟也。及仲佗、石彄、公子地。以尊及卑也。自陈。陈有奉焉尔。入于萧以叛。入者,内弗受也。以者,不以也。叛,直叛也。

夏,四月。

秋,宋乐大心自曹入于萧。

冬,及郑平。叔还如郑莅盟。

◇定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薛伯定卒。

夏,葬薛襄公。叔孙州仇帅师堕郈。堕,犹取也。卫公孟彄帅师伐曹。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堕费。

秋,大雩。

冬,十月癸亥,公会齐侯、盟于黄。

十有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公至自黄。

十有二月,公围成。非国言围。围成,大公也。公至自围成。何以致?危之也。何危尔?边乎齐也。

◇定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齐侯次于垂葭。

夏,筑蛇渊囿。大蒐于比蒲。卫公孟彄帅师伐曹。

秋,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以者,不以者也。叛,直叛也。

冬,晋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晋赵鞅归于晋。此叛也,其以归言之何也?贵其以地反也。贵其以地反,则是大利也?非大利也,许悔过也。许悔过,则何以言叛也?以地正国也。以地正国则何以言叛?其入无君命也。薛弑其君比。

◇定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卫公叔戍来奔。晋赵阳出奔宋。

二月辛巳,楚公子结、陈公孙佗人帅师灭顿,以顿子牂归。

夏,卫北宫结来奔。

五月,于越败吴于檇李。吴子光卒。公会齐侯、卫侯于牵。公至自会。

秋,齐侯、宋公会于洮。天王使石尚来归脤。脤者何也?俎实也,祭肉也。生曰脤,熟曰膰。其辞石尚,士也。何以知其士也?天子之大夫不名。石尚欲书《春秋》,谏曰:「久矣周之不行礼于鲁也!请行脤。」贵复正也。卫世子蒯聩出奔宋。卫公孟彄出奔郑。宋公之弟辰自萧来奔。大蒐于比蒲。邾子来会公。城莒父及霄。

◇定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邾子来朝。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不敬莫大焉。

二月辛丑,楚子灭胡,以胡子豹归。

夏,五月辛亥,郊。壬申,公薨于高寝。高寝,非正也。郑罕达帅师伐宋。齐侯、卫侯次于渠篨。邾子来奔丧。丧急,故以奔言之。

秋,七月壬申,弋氏卒。妾辞也。哀公之母也。

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九月,滕子来会葬。丁巳,葬我君定公,雨不克葬。葬既有日,不为雨止,礼也。雨不克葬,丧不以制也。戊午,日下稷,乃克葬。乃,急辞也,不足乎日之辞也。辛巳,葬定弋。

冬,城漆。

二十四史 民族简史 姓氏起源 在线读历史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