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

《谷梁传》宣公(元年~十八年)

◇宣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继故而言即位,与闻乎故也。公子遂如齐逆女。

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其不言氏,丧未毕,故略之也。其曰妇,缘姑言之之辞也。遂之挈,由上致之也。

夏,季孙行父如齐。晋放其大夫胥甲父于卫。放犹屏也。称国以放,放无罪也。公会齐侯于平州。公子遂如齐。

六月,齐人取济西田。内不言取。言取,授之也,以是为赂齐也。

秋,邾子来朝。楚子、郑人侵陈,遂侵宋。遂,继事也。晋赵盾帅师救陈。善救陈也。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会晋师于棐林,伐郑。列数诸侯而会晋赵盾,大赵盾之事也。其曰师何也?以其大之也。于棐林,地而从伐郑,疑辞也。此其地何?则着其美也。

冬,晋赵穿帅师侵崇。晋人、宋人伐郑。伐郑,所以救宋也。

◇宣公二年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宋华元帅师及郑公子归生帅师战于大棘。宋师败绩。获宋华元。获者,不与之辞也。言尽其众以救其将也。以三军敌华元,华元虽获,不病矣。秦师伐晋。

夏,晋人、宋人、卫人、陈人侵郑。

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皋。穿弑也,盾不弑,而曰盾弑何也?以罪盾也。其以罪盾何也?曰灵公朝诸大夫,而暴弹之,观其辟丸也。赵盾入谏,不听,出亡,至于郊。赵穿弑公而后反赵盾,史狐书贼,曰:「赵盾弑公。」盾曰:「天乎天乎!予无罪。孰为盾而忍弑其君者乎?」史狐曰:「子为正卿,入谏不听,出亡不远,君弑,反不讨贼则志同,志同则书重,非子而谁?故书之。」曰晋赵盾弑其君夷皋者,过在下也。曰于盾也,见忠臣之至,于许世子止,见孝子之至。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宣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郊牛之口伤。之口,缓辞也。伤自牛作也。改卜牛。牛死,乃不郊。事之变也。乃者,亡乎人之辞也。犹三望。葬匡王。楚之伐陆浑戎。

夏,楚人侵郑。

秋,赤狄侵齐。宋师围曹。

冬,十月丙戌,郑伯兰卒。葬郑穆公。

◇宣公四年

四年春,王正月,公及齐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及者,内为志焉尔。平者,成也。不肯者,可以肯也。公伐莒,取向。伐犹可。取向,甚矣!莒人辞不受治也。伐莒,义兵也。取向,非也,乘义而为利也。秦伯稻卒。

夏,六月乙酉,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赤狄侵齐。

秋,公如齐。公至自齐。

冬,楚子伐郑。

◇宣公五年

五年春,公如齐。

夏,公至自齐。

秋,九月,齐高固来逆子叔姬。诸侯之嫁于大夫,主大夫以与之。来者,接内也。不正其接内,故不与夫妇之称也。叔孙得臣卒。

冬,齐高固及子叔姬来。及者,及吾子叔姬也。为使来者,不使得归之意也。楚人伐郑。

◇宣公六年

六年春,晋赵盾、卫孙免侵陈。此帅师也,其不言帅师何也?不正其败前事,故不与帅师也。

夏,四月。

秋,八月,螽。

冬,十月。

◇宣公七年

七年春,卫侯使孙良夫来盟。来盟,前定也。不言及者,以国与之。不言其人,亦以国与之。不日,前定之盟不日。

夏,公会齐侯伐莱。

秋,公至自伐莱。大旱。

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于黑壤。

◇宣公八年

八年春,公至自会。

夏,六月,公子遂如齐,至黄乃复。乃者,亡乎人之辞也。复者,事毕也。不专公命也。辛巳,有事于大庙。仲遂卒于垂。为若反命而后卒也。此公子也,其曰仲何也?疏之也。何为疏之也?是不卒者也,不疏,则无用见其不卒也。则其卒之何也?以讥乎宣也。其讥乎宣何也?闻大夫之丧,则去乐,卒事。壬午,犹绎。犹者,可以已之辞也。绎者,祭之旦日之享宾也。万入,去龠。以其为之变,讥之也。戊子,夫人熊氏薨。晋师、白狄伐秦。楚人灭舒鄝。

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顷熊。雨,不克葬。葬既有日,不为雨止,礼也。雨,不克葬,丧不以制也。庚寅,日中而克葬。而,缓辞也。足乎日之辞也。城平阳。楚师伐陈。

◇宣公九年

九年春,王正月,公如齐。公至自齐。

夏,仲孙蔑如京师。齐侯伐莱。

秋,取根牟。

八月,滕子卒。

九月,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会于扈。晋荀林父帅师伐陈。辛酉,晋侯黑臀卒于扈。其地,于外也。其日,未逾竟也。

冬,十月癸酉,卫侯郑卒。宋人围滕。楚子伐郑。晋郤缺帅师救郑。陈杀其大夫泄冶。称国以杀其大夫,杀无罪也。泄冶之无罪如何?陈灵公通于夏征舒之家,公孙宁、仪行父亦通其家。或衣其衣,或衷其襦,以相戏于朝。泄冶闻之,入谏,曰:「使国人闻之则犹可,使仁人闻之则不可。」君愧于泄冶,不能用其言而杀之。

◇宣公十年

十年春,公如齐。公至自齐。齐人归我济西田。公娶齐,齐由以为兄弟,反之。不言来,公如齐受之也。

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己巳,齐侯元卒。齐崔氏出奔卫。氏者,举族而出之之辞也。公如齐。

五月,公至自齐。癸巳,陈夏征舒弑其君平国。

六月,宋师伐滕。公孙归父如齐。葬齐惠公。晋人、宋人、卫人、曹人伐郑。

秋,天王使王季子来聘。其曰王季,王子也。其曰子,尊之也。聘,问也。公孙归父帅师伐邾,取绎。大水。季孙行父如齐。

冬,公孙归父如齐。齐侯使国佐来聘。饥。楚子伐郑。

◇宣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楚子、陈侯、郑伯盟于夷陵。公孙归父会齐人伐莒。

秋,晋侯会狄于欑函。不言及,外狄。

冬,十月,楚人杀陈夏征舒。此入而杀也,其不言入何也?外征舒于陈也。其外征舒于陈何也?明楚之讨有罪也。丁亥,楚子入陈。入者,内弗受也。日入,恶入者也。何用弗受也?不使夷狄为中国也。纳公孙宁、仪行父于陈。纳者,内弗受也。辅人之不能民,而讨,犹可;入人之国,制人之上下,使不得其君臣之道,不可。

◇宣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葬陈灵公。楚子围郑。

夏,六月乙卯,晋荀林父帅师,及楚子战于邲。晋师败绩。绩,功也。功,事也。日,其事败也。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灭萧。晋人、宋人、卫人、曹人同盟于清丘。宋师伐陈。卫人救陈。

◇宣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齐师伐莒。

夏,楚子伐宋。

秋,螽。

冬,晋杀其大夫先谷。

◇宣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卫杀其大夫孔达。

夏,五月壬申,曹伯寿卒。晋侯伐郑。

秋,九月,楚子围宋。葬曹文公。

冬,公孙归父会齐侯于谷。

◇宣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公孙归父会楚子于宋。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平者成也,善其量力而反义也。人者,众辞也。平称众,上下欲之也。外平不道,以吾人之存焉道之也。

六月癸卯,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灭国有三术,中国谨日,卑国月,夷狄不日。其曰潞子婴儿,贤也。秦人伐晋。王札子杀召伯、毛伯。王札子者,当上之辞也。杀召伯、毛伯,不言其何也?两下相杀也。两下相杀,不志乎《春秋》,此其志何也?矫王命以杀之,非忿怒相杀也,故曰以王命杀也。以王命杀则何志焉?为天下主者天也,继天者君也,君之所存者命也。为人臣而侵其君之命而用之,是不臣也;为人君而失其命,是不君也。君不君,臣不臣,此天下所以倾也。

秋,螽。仲孙蔑会齐高固于无娄。初税亩。初者始也。古者什一,藉而不税。初税亩,非正也。古者三百步为里,名曰井田。井田者,九百亩,公田居一。私田稼不善,则非吏;公田稼不善,则非民。初税亩者,非公之去公田而履亩十取一也,以公之与民为已悉矣。古者公田为居,井灶葱韭尽取焉。

冬,蝝生。蝝非灾也。其曰蝝,非税亩之灾也。饥。

◇宣公十六年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晋人灭赤狄甲氏,及留吁。

夏,成周宣榭灾。周灾不志也,其曰宣榭何也?以乐器之所藏目之也。

秋,郯伯姬来归。

冬,大有年。五谷大熟为大有年。

◇宣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春,王正月庚子,许男锡我卒。丁未,蔡侯申卒。

夏,葬许昭公。葬蔡文公。

六月癸卯,日有食之。己未,公会晋侯、卫侯、曹伯、邾子,同盟于断道。同者有同也,同外楚也。

秋,公至自会。

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肸卒。其曰公弟叔肸。贤之也。其贤之何也?宣弑而非之也。非之,则胡为不去也?曰兄弟也。何去而之,与之财,则曰:「我足矣。」织屦而食,终身不食宣公之食。君子以是为通恩也,以取贵乎《春秋》。

◇宣公十八年

十有八年春,晋侯、卫世子臧伐齐。公伐杞。

夏,四月。

秋,七月,邾人戕缯子于缯。戕犹残也,兑杀也。甲戌,楚子吕卒。夷狄不卒,卒,少进也。卒而不日,日,少进也。日而不言正、不正,简之也。公孙归父如晋。

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寝。正寝也。归父还自晋。还者,事未毕也。自晋,事毕也。与人之子守其父之殡,损殡而奔其父之使者,是亦奔父也。至柽,遂奔齐。遂,继事也。

二十四史 民族简史 姓氏起源 在线读历史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