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

民国是谁收复外蒙?外蒙收复后为何又独立了?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起义的烽火迅速席卷中国。清廷在武昌起义之后起用袁世凯,但野心勃勃的袁世凯却乘机与革命党妥协,向清廷逼宫。

  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以宣统皇帝溥仪的名义下达了《清帝逊位诏书》,清王朝就此终结。但这时与清朝世代联姻、休戚与共的外蒙古却成了摆在民国政府面前的难题。

  经略外蒙,清王朝的得与失

  清朝对蒙古的统治可以追述到入主中原之前的1636年,这年4月漠南蒙古二十六个部落的王公齐聚沈阳拥戴皇太极为“博客达车臣汗”,确立了清朝与漠南蒙古的臣属关系。皇太极将漠南蒙古部落称为内蒙古,将未向自己臣服的漠北喀尔喀部称为外蒙古。

  后来在康熙平定准噶尔的战争中,位于漠北的喀尔喀部才向清朝内附。清准战争后清朝正式确立了对外蒙古的统治权。不过,清朝对于外蒙的统治很薄弱,只在乌里雅苏台、库伦、科布多驻扎了数百士兵。清朝的办法是笼络上层贵族,以此控制外蒙。

  进入19世纪中期,清朝国力衰微,内忧外患。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连续不断的战争中,清朝不断抽调外蒙的精兵南下作战。连年的征战令外蒙人口急剧减少。

  此时,清廷对外蒙的政策又是错误不断,外蒙逐渐离心。清朝规定蒙古王公袭爵必须要得到北京理藩院的批准,这也是清朝中央对于外蒙控制的一个重要手段。

  但由于吏治腐败,理藩院的官员巧立名目向袭爵的蒙古王公勒索贿赂,蒙古王公想要袭爵就得拿出上万两白银进行贿赂,许多蒙古王公囊中羞涩,多年得不到爵位。同时清廷财政紧张,每年依例对蒙古王公的赏赐也屡屡克欠,有的甚至被克欠几十年。

  这时清政府又开始了新政。准备在外蒙设立行省,废除蒙古王公对外蒙的统治。这是一场来自西藏的战事更将外蒙搞的人心惶惶。

  1909年,清朝为了改革西藏政制,巩固西藏边防,赵尔丰率川军进入西藏。十三世达赖喇嘛勾结英国起兵反抗,但在清军的攻势下达赖喇嘛的反抗很快就失败了。

  失败之后达赖喇嘛逃亡印度,清朝遂以“阴附英国,潜图不逞”的罪名革去了达赖喇嘛的尊号,同时下令驻藏大臣缉拿,并另立新的达赖喇嘛。

  消息传到外蒙,外蒙的王公贵族甚为惊恐,外蒙和西藏同属于黄教,外蒙的政教领袖被称为哲布尊丹巴活佛。他们认为尊贵如达赖喇嘛,清朝都擅行废立,而地位不如达赖的哲布尊丹巴活佛清朝又会如何对待呢?外蒙顿时人心思变。

  当时北部边界上对于中国威胁最大的就是俄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俄国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了外蒙。辛亥革命之前,俄国卢布已经大量流入外蒙,金额有三亿元之多,外蒙的经济已经被俄国垄断。

  甲午战争后,俄国人加强了对于蒙古的渗透。外蒙在“独立”过程中随处可见俄国的身影。在1911年8月15日,海山等三名蒙古王公就来到圣彼得堡向俄国提议签订外蒙独立的条约。至此外蒙“独立”进入了快车道。于此同时,南方的武昌起义爆发了。

  为确保外蒙古 “独立”,沙俄甚至不惜动用军队。1911年12月1日清晨,一千名俄国士兵突然出现在驻蒙大臣所在地库伦,迅速占领了清朝的各个衙门和兵营。

  12月底,在俄国扶持下,第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在库伦举行登基仪式。1912年1月3日,外蒙宣布独立。

  中俄日三方角力,徐树铮收复外蒙

  民国成立后,袁世凯立刻要求外蒙古取消独立。但袁世凯也深知,解决外蒙问题的关键在俄国。北洋政府就在1913年11月与俄国政府签订《中俄声明文件》,文件规定中国承认外蒙自治,俄国也承认外蒙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不干涉外蒙内政,俄国也不能向外蒙派遣军队。

  这个条约可以说是喜忧参半,条约规定外蒙的内政中国已无权干涉,经济问题上外蒙也有签订条约的权力。中国获得了外交控制权,这也算是此条约难得的亮点,外蒙再次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显然,袁世凯政府未达到最佳目标,故而仍然在外交上积极争取。

  经过大半年48轮的反复谈判,中,俄,蒙三方在1915年6月签订了《中俄蒙协议》。

  协议规定外蒙古承认中国的宗主权,中俄承认外蒙自治,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汗取消帝号,由中华民国大总统册封,中俄不干涉外蒙现有的内政。

  外蒙无权与外国签订关于领土及政治方面的国际条约。中国在库伦、乌里雅苏台、科布多、恰克图四地派驻官员,行使对外蒙官吏的监督权,使其不违反中国的宗主权。这个条约的签署是中国在外蒙问题上重大的胜利。更幸运的是,此时俄国自己出问题了。

  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俄国对于外蒙的控制也难以为继。不过,日本的势力却悄悄进入了外蒙。

  日俄战争后,日俄重申了双方的势力范围,外蒙被归属于俄国的势力范围。但日本仍然觊觎外蒙,暗地里不断地向外蒙派遣间谍和测绘人员,但这一时期日本的行动极为谨慎小心。

  俄国革命的爆发,给了日本干涉的机会。日本一方面与中国签订《共同防敌协定》来“防御俄赤”,一方面出军干预俄国革命,也乘机将自己的触角伸向外蒙。

  此刻,外蒙的局势也日趋复杂。大批被苏维埃红军击败的白军进入了外蒙,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也迅速将影响力扩展到外蒙。外蒙古领导人哲布尊丹巴手里却没有军事力量来应付这纷至沓来的麻烦。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向中国政府请兵。

  北洋政府也意识到强化控制外蒙的时机到了。段祺瑞政府在与日本签订《共同防敌协定》后就一直在筹划出兵外蒙。

  1919年4月,段祺瑞任命徐树铮为“西北筹边使”正式决定出兵外蒙。徐树铮在北洋军阀中堪称文武全才,被视为段祺瑞的左右股肱,是“皖系”中的核心人物。徐树铮态度对待外蒙问题的立场极为强硬,主张彻底取消外蒙自治。

  接到任命之后,徐树铮立刻派遣驻扎在张家口的西北边防军第三旅向库伦进发。军队控制外蒙后,徐树铮于1919年10月抵达库伦,并迅速拿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将外蒙政、财、军大权全部收归中央,并彻底废除蒙古王公活佛的所有特权,实现外蒙的行省化,并下令哲布尊丹巴取消自治。

  当时外蒙总理兼内政部长巴特玛多尔济并不同意徐树铮的方案。徐树铮软硬兼施——要将他 “拿解入京,听政府发落”,同时又向他许诺,事后将册封他与他弟弟王爵。

  在徐树铮的威逼利诱下,巴特玛多尔济屈服了,哲布尊丹巴活佛也不得不同意徐树铮的方案。11月17日外蒙古正式向中国政府提交撤治请愿书,11月22日,北京政府下达大总统令同意外蒙古撤治。

  徐树铮收复外蒙后,首先恢复外蒙的秩序。徐树铮最初带到外蒙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后来慢慢増至一万人上下。徐树铮还打算继续扩大驻军规模,在库伦修建可以容纳五个旅的军营。

  当时,库伦的市场上并没有蔬菜,徐树铮就命驻军在库伦试种天津白菜,结果大获成功。直至今日,徐树铮当年引进的大白菜仍是当地的大众蔬菜。另外,为解决财政困难,徐树铮在外蒙设立银行,发行钞票。

  徐树铮派专人创办《朔方日报》,用蒙文刊登各类时政消息。他还命西北边防军创办了库伦第一所现代化医院,并延请西方矿物专家勘探外蒙古资源,准备在外蒙大兴实业。如此种种,外蒙古呈现出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

  得而复失

  然而好景不长,当时国内正值军阀混战,徐树铮对外蒙的治理难逃此劫。

  1920年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段祺瑞紧急调动皖系军队参战,西北边防军驻扎在库伦的第三旅也奉命回京。直皖战争的结果却大出段祺瑞和徐树铮的意料,皖系军队惨败。段祺瑞、徐树铮黯然下野,北洋政府对外蒙的统治也随即中断。

  1921年外蒙再度独立,忙于内战的北洋军阀政府却无心无力干涉,外蒙的独立渐渐成为不可扭转的趋势。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