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碎片

金声桓反清:失败原因竟与王阳明有关?

  王守仁,别号阳明,是明朝中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心学之集大成者。其文韬武略,俱有可观;心学传承,名闻海外。1519年他平定江西的宁王之乱,立下大功。谁会想到,王阳明这场成功的平叛之战,后来竟间接毁掉了南明难得的复兴良机,这是怎么回事?

  金声桓反清归明

  明清易代之际,清军大军直扑长江流域。顺治二年(1645年)夏,清英亲王阿济格进至九江,命令原为左良玉部将的降将金声桓进取江西。六月,金部进入南昌,随后平定江西大部。金声桓被任命为提督江西军务总兵官。次年十二月,清军袭取广州,南明永历朝廷退缩到湖南、广西一带苟延残喘。

  清廷过多依赖汉军降将,积累了大量内部矛盾。金声桓自以为立下收取江西的大功,至少可以割据一方,结果却只得了一个江西提督,相当不满,于是暗中与南明势力联络。

  金声桓手中还有一项资本,就是他副将王得仁统率的一部分前大顺军。王得仁绰号王杂毛,脾气火爆。他与清江西巡抚争吵时,拍着桌子吼道:“我王流贼也,大明崇祯皇帝为我逼死,汝不知耶!”听上去逼格十足。

  如果不是吹牛,那他应该是甲申年跟着李自成杀进北京的一员大顺军将校。这支部队在李自成死后降清,归金声桓指挥攻略江西,战斗力相当强悍。

  经过一段时间准备,1648年(清顺治五年、南明永历二年)正月二十七日,金声桓以南昌举兵反清,擒杀清朝巡按、布政使等人。金声桓自称豫国公,王得仁称建武侯。两人自行任命了总督以下一大堆文武官员。随后派人扮成和尚,把奏疏藏在佛经里去广西找永历。

  战略方向错误,终为清军所灭

  金、王起兵之初,形势大好,九江、吉安、饶州、袁州等地纷纷归附,只有赣南的赣州、广昌尚为清守。清廷大为震骇,下令正攻打湖南的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个降将藩王退守汉阳。

  受江西影响,当年四月两广提督李成栋在广州易帜,反清归明。本在清方控制下的广东全省与广西梧州一同归附。永历朝廷本来都快欠费停机,突然有人来给续费,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下一步该怎样进军?

  金声桓召集文武商讨,大家纷纷表示,顺长江而下向东攻取南京乃是上策,向西取武汉,割据湖广,亦不失为中策。正在这时,金声桓任命的“总督”黄人龙站出来说了一句:“不闻宁王之事乎?”就是这句多余的话,害得南明丧失了一次复兴良机。

  金身为武将,不通文史,自然不晓得黄人龙的意思。于是黄解说道:明武宗正德年间,被封在江西南昌的宁王朱宸濠图谋皇位,处心积虑准备多年。

  正德十四年六月,宁王起兵造反,水军蔽江而下,准备攻取南京。结果,巡抚南赣的王守仁集结了江西南部的兵马,趁南昌空虚一举破城。宁王被迫回援,在鄱阳湖被王守仁打得大败,束手就擒。王守仁仅用一个多月就平定了宁王之乱。而现在我们也没有控制赣州,一旦仓促东下,那就是腹背受敌啊!

  金声桓听完恍然大悟,看来打仗还要懂点历史才行,得吸取历史教训,先解决省内的威胁。三月上旬,金声桓亲统大军南下进攻赣州,号称二十万。而清军守军满打满算只有七千,还有一千在南安府归降。局面似乎十分乐观。

  然而,赣州虽说孤城一座,却是三面临水,城池险固,易守难攻。金声桓部在赣州城下顿兵两月,没能攻下不说,王得仁还负了伤。清廷摄政王多尔衮派正黄旗满洲固山额真谭泰为征南大将军,率领满、汉、蒙兵马从北京前往江西。现在他们终于赶到了。

  清军很快攻占了九江,前锋已进入南昌境内。赣州前线的金、王为保老巢仓促撤退。王得仁在七里街负于主力云集的清军,退回南昌固守。清军于当年七月初十包围南昌。

  围城期间,南昌明军打得还是非常英勇,从八月到十月,他们至少开城出战九次,其中王得仁带领冲锋三次,金声桓带队两次。但是,正如时下流传很广的名言所说,你不能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此时单纯同优势清军硬拼,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城内不久开始粮食匮乏,米价暴涨到一石六百两白银,老鼠一只也要卖银二钱。守城官兵人心浮动,有的陆续出降,还携带了先进的三眼枪、鸟枪等火器。没想到清军对降兵的待遇是:“火药、火器留用,贼官贼兵俱杀讫。”真乃仁义之师。

  本来应该积极支援南昌的南明朝廷,关键时刻又掉了链子。湖南清军主力明明已经北撤,南明督师何腾蛟居然拖到十一月才收复永州。南昌形势危如累卵,守军盼援望眼欲穿;南明官僚却在塘报里编造江西大捷的消息:清兵“自相披靡,折虏万级,获虏马万匹,虏众风鹤,大黄船万只自弃江干,奔下江口去,会城遂定”;赣州清军也已弃城逃跑。

  更有甚者,何腾蛟还谎报说,金声桓已经发兵四万到湖南会师。也不想想他们怎样从铁桶一般的围城里飞出来。

  在粮尽援绝的情况下,南昌城坚持了半年之久。1649年(顺治六年、永历三年)正月十九日,清兵竖云梯攻上城墙,金声桓投水自尽,王得仁被俘杀。消息传到明廷,永历追赠金声桓豫章王了事。一场中兴幻梦,化为泡影。

  金王失败的深层原因与江西的地缘特性

  金、王南昌之役为何失败?从短时层次上看,他们错误地应用了历史经验。王守仁当年短时间内聚集了数万大军,才对南昌构成威胁。而金、王起兵时,赣州清军只有七千兵马,自保尚恐不足。

  而当时清朝在长江流域的统治很不稳固。王得仁屯兵九江,湖北、安徽的复明势力纷纷骚动,安徽庐州府有人假称史可法,起兵攻克无为州。而来自北京的增援清军走了两个多月才到江西。若金声桓果断以主力东下,有很大把握抢先攻取南京;即使失利,局面也不会比真实的历史更加恶化。

  然而,如果从长时段角度分析,不能不看到江西在军事地理上的劣势。这种劣势导致江西难以形成割据势力,在江西举兵者很容易进退失据、狼狈不堪。

  首先,江西地处长江中、下游交界地段,可谓四战之地。军事地理大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里说:江西“地当吴、楚、闽、越之交,险阻既分,形势自弱,安危轻重,常视四方。”

  历史上,鄱阳湖经常成为不同势力争夺长江流域的决战之地。元末陈友谅与朱元璋、清末湘军与太平军之间都在此爆发过大战。江西同时面临着来自上游江汉平原和下游江浙地区的压力,两面受敌,独立势力难以立足。一般而言只能选择归附其中一方,甚至沦为拉锯的战场。

  后来,南边的广东也成为重要威胁。1926年7月国民政府在广东誓师北伐,总司令蒋介石便于9月挥师入赣,11月攻克南昌。回到本文的金、王之役,至少在四月中旬广东李成栋反清以前,金声桓绝不敢对南方掉以轻心。赣州清军固然兵少力微,但加上广东全省呢?无疑是芒刺在背,不得不除。

  其次,江西形状修长,省内地缘复杂,不易形成合力。鄱阳湖平原无疑是省内政治和经济中心,然而赣南往往自成一体。赣南是客家人主要聚居地之一,具有浓厚的客家文化色彩,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

  明弘治七年(1494年)在赣州设置南赣巡抚,后辖有江西的南安府、赣州府,湖南郴州,福建汀州,广东韶州、南雄等地。这一行政区辖区广大,而且还据有赣江上游之势,“临南昌之项背”,号称雄镇。

  宁王、金声桓两次以南昌举兵,均受到这股军政势力的牵制,最终覆败。民国时代,中央红军在这一带武装割据,虽仅据有瑞金、广昌、汀州等小城,却也令南京政府寝食不安。

  最后,江西的腹心地区以平原为主,无险可恃。顾祖禹指出:“自皖口溯江西上,则越小孤,径彭泽,不待叩浔阳之城,而直掩湖口,江西已岌岌矣!”敌军若突破九江、湖口一线,江西方面便只得背城一战,要不就是坐守南昌。

  对比而言,湖北虽然也位于九省通衢,但西可扼守三峡,北有鄂北三关与襄樊重镇,掩护着江陵、武昌一带的精华地区。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在此立国数百年之久,与其地利不无关系。

  因此,从军事地理角度分析,江西一省较难支撑起割据政权。邻居湖南五代时还出了一个马楚,江西却只能归附江淮的南唐。在争夺长江流域的军事斗争中,位于江西的势力如果想要有所作为,只能采取积极攻势打出去,而不可坐据本省。

  正如《读史方舆纪要》中所分析:“以江西守,不如以江西战。战于江西之境内,不如战于江西之境外。”毛泽东在分析江西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就指出:“红军主力无疑地应该突进到以浙江为中心的苏浙皖赣地区去,纵横驰骋于杭州、苏州、南京、芜湖、南昌、福州之间,将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进攻,威胁敌之根本重地。”

  此即顾祖禹所谓“我方提兵四出,横行中原,敌必心慑气沮,未暇为潜师入境之谋。”,方家所见,不免暗合。

  由此而言,金声桓、王得仁起兵反清,出路唯有放下包袱,大举进攻南京或武昌,“赣州于南昌,有时可以不虑;南昌于江西,有时可以不守。”但金王两人计不出此;又或者依附南明与清军拉锯,而南明朝廷又昏聩无能,在南昌举兵到城破的一年中,从未以一兵一卒支援江西。结果他们只能在一省之内回旋,余地越来越小,终至灭亡。

  近三百年后,中央红军也遭遇相似的困境,在频繁围剿下,不得不放弃江西根据地。直至长征到达陕北,才具备了东向以争天下的可能。而要当了几年提督大官的金声桓去做闯王式的“流贼”,无疑是不现实的。

  如果说,王阳明“毁了”大明复兴的希望,那也只是说,他依照军事地理条件和当时的军政形势,做出了符合客观规律的行动。而同样的规律,又导致了金声桓反清的失败,更可惜的是,断送了复兴大明的天赐良机。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