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婴

灌婴建立的郎中骑兵:郎中骑兵战功有多大?

  公元前205年4月,汉王刘邦麾下的五十六万诸侯联军在彭城被西楚霸王项羽的三万精兵打得抱头鼠窜。联军丧师二十余万,五诸侯顺势叛汉归楚。

  刘邦一路败退,与家室走散,几次险些被楚骑追上,好不容易才逃出包围圈。汉军收拢残兵,退守荥阳。楚军欲趁刚刚得胜士气大涨之时,一鼓作气灭掉刘邦。

  恰在此时,丞相萧何征发的大量关中卒赶来增援。汉军为之一振,刘邦遂以将军灌婴为骑将。灌婴临危受命组建了一支精锐骑兵,这就是后来威震诸侯、为刘邦奠定霸业的郎中骑兵。

萧何

▲ 萧何

  故秦军人打造的精锐之师

  刘邦举兵反秦后不久就组建了自己的骑兵部队。他前往薛邑拜见楚将项梁时就带有“从骑百余人”。在鸿门宴事件中,护送刘邦赴宴的也有百余骑兵。后来汉军北定三秦时,猛将樊哙担任郎中骑将,多次击败雍王章邯的车骑部队。

  彭城之战汉军骑兵损失惨重,步兵被楚军骑兵像赶鸭子一样撵着跑。刘邦好不容易在荥阳稳住阵脚,就立即派樊哙镇守荥阳附近的广武。因此他身边缺少擅长骑战的将领,于是在军中选择善骑者为将,以对抗咄咄逼人的楚军骑兵。众将皆推荐校尉李必、骆甲二人为骑将,但二人却坚决推辞,为何?

樊哙

▲ 樊哙

  李必和骆甲是关中重泉县人,原本都是秦军骑士,后归顺汉军。他们擅长骑战,但在凭借反秦起家的汉军中还不太被信任。假如不是汉军众将在彭城之战中被楚骑打得留下心理阴影,故秦骑士也许没有太多升迁的机遇。所以,李必、骆甲劝汉王另选军士信得过的善骑者为将,自己甘愿做绿叶辅佐。

  灌婴虽也是彭城败将中的一员,年少力战,善骑,仍值得重用,于是刘邦选他为新组建的郎中骑兵总指挥。

刘邦

▲ 刘邦

  但论资历,论武力值,论与刘邦的关系亲疏,前郎中骑将樊哙对灌婴有压倒性优势。可惜,猛将樊哙执掌郎中骑兵时,战绩不如他率领步兵冲锋陷阵时那么突出,并未充分发挥骑兵的特长。

  此时的灌婴善于单骑作战,但缺乏指挥骑兵兵团的经验。好在有左校尉李必和右校尉骆甲两个骑兵战专家辅佐,汉军骑兵因此脱胎换骨。

西汉后期骑兵(马鞍已出现)

▲ 西汉后期骑兵(马鞍已出现)

  早期的汉军骑兵以关东人为主,多是追随刘邦的楚人,训练作战也是楚骑的路数。重建的郎中骑兵则以故秦骑士为骨干,李必、骆甲以秦军战法训练骑兵。这让新郎中骑兵的战斗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秦人的祖先为周天子养马,秦国的陇西、北地、上郡有着天下一流的畜牧业。秦马之良,车骑之众,让列强十分忌惮。无论在秦灭六国的战场,还是大将军蒙恬北驱匈奴时,骑士和轻车士都是虎狼之师的武锋。

  尽管项羽在巨鹿之战大破秦军,消灭不少来自原蒙恬军的精锐骑兵,但秦地依然有着浓厚骑兵基础,足以重新打造一支劲旅。

秦骑兵

▲ 秦骑兵

  李必、骆甲狠抓训练,天才灌婴与众将士没多久就掌握了虎狼之师的战法精髓。新建的郎中骑兵即将展现不同以往的作战风格与惊人的战斗力。不可一世的项羽还不知道,噩运悄然降临。

  伐齐灭楚,勇冠三军

  郎中骑兵战法演练成熟后,灌婴率军驰往荥阳东南的京、索之地,与诸侯畏之如虎的楚骑交战,大破之。

  这场胜利对楚汉相争意义重大,接下来几年,楚军主力将在荥阳战线上与汉军反复拉锯,实力被一点点耗尽。骑将灌婴、左校尉李必、右校尉骆甲在首战告捷后,攻击楚军背后的饷道,从阳武到襄邑的方圆数百里,都是郎中骑兵机动作战的疆场。

灌婴建立的郎中骑兵:郎中骑兵战功有多大?

  重建后的郎中骑兵里有许多素质极强的超级战士,屡次在战斗中斩虏敌将,完全碾压各路敌军的骑兵精锐。

  这支汉军最骁勇善战的王牌军,每战都会迅速找出敌将的位置,看准时机快速穿插到敌阵中,迅猛地将其斩杀或俘虏。接下来,郎中骑兵会趁乱攻击群龙无首的敌军,凭借出色的快速机动能力展开连续追击。他们常能以少胜多,为全军打开胜利之门。

  最能体现郎中骑兵作战风格的,是兵仙韩信指挥的潍水之战。

  韩信破齐后,项羽闻讯连忙派大将龙且北上救齐。楚军号称二十万,龙且与齐王田广会师一处。双方在潍水对峙,大战一触即发。论兵力,楚齐联军多于汉军;论素质,汉军也不占优势。韩信攻齐前,刘邦非常不厚道地夺了他的军队,却又让他在赵地征发新兵伐齐。韩信的步兵并非汉军精锐,只是偏师,硬碰硬的话,没有胜算。

汉步兵

▲ 汉步兵

  但是,刘邦同时做了一个很厚道的决定——把灌婴和郎中骑兵交给韩信指挥。步兵削弱,骑兵加强,韩信部汉军的整体实力不降反升。在攻齐之战中,骑将灌婴所属的郎中骑兵连战连捷,斩杀或俘虏数十名齐将。韩信决定智取龙且,郎中骑兵是他最重要的决胜力量。

  汉军一部人马借助夜色掩护,在上游筑堤堵水。第二天,韩信派兵半渡进攻楚军,然后假装败退。龙且见潍水流量减小,便下令全军追击,企图一口吃掉汉军。

  谁知正当楚军大部队渡河时,上游的汉军伏兵突然破堤放水。汹涌的洪水被楚军冲得七零八落,龙且亲自率领的先头部队也被河流切断后路,汉军顿时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部优势。总攻的时机已经来临。韩信一声令下,郎中骑兵率先发起闪电一击。

韩信(非写实画作)

▲ 韩信(非写实画作)

  灌婴骑兵团快速展开阵型,分散为无数百骑小队,百骑小队则以什伍为单位分头追杀被楚军步骑。将士们风驰电掣、如狼似虎,敌方大将龙且还没来得及组织反击,就被斩于阵中。

  灌婴亲手生擒楚军亚将周兰,他的部下则生擒了楚军右司马一人、连尹一人、楼烦将十人。楚齐联军被洪水淹死无数,又被打掉了指挥部,阵亡的阵亡,被虏的被虏,全军覆没。

  潍水之战结束后,灌婴率领郎中骑兵横行楚地,最后在垓下之战中逼得项羽拔剑自刎。汉军骑士王翳抢得项王首级,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得其尸首的一部分,五人都被封侯。

穷途末路的项羽

▲ 穷途末路的项羽

  郎中骑兵的规模已经扩大到五千骑,他们接下来招降了数倍于己的楚军残部,攻取五十二县,在汉统一天下的战争中立下头功。

  轻敌冒进,白登被围

  众所周知,汉朝最大的敌人是一统北方草原的匈奴。从西汉到东汉,匈奴与中原王朝鏖战了两百多年,才彻底走向衰弱。第一支与匈奴交战的汉朝中央军主力,正是郎中骑兵。

公元前87年的西汉疆域

▲ 公元前87年的西汉疆域

  汉七年,匈奴大军进攻汉朝异姓诸侯韩王信,韩王信选择勾结胡人背叛汉朝。汉高祖刘邦御驾亲征,车骑将军灌婴率郎中骑兵参战。韩王信叛军被汉军击败,匈奴胡骑火速驰援,与郎中骑兵在武泉以北打了一场遭遇战。

  秦亡汉兴之际,匈奴在冒顿单于的统治下进入极盛时期。匈奴有三十万控弦之士,远战用弓矢,近战用刀和短矛,聚散如云,来去如风,极其剽悍。但在这场硬碰硬的遭遇战中,剽悍的胡骑败了。

  汉军郎中骑兵主要承袭秦军骑兵的战术体系。秦骑兵战斗先以弓弩远射,再以长剑近刺。秦末之时,各军骑兵渐渐开始使用矛戟等长兵器作战,郎中骑兵也不例外。他们弓弩剑戟俱全,对匈奴有装备优势,又有故秦骑士代代相传的击胡经验,正面交战恰是其强项。

西汉重骑冲锋(或为中后期)

▲ 西汉重骑冲锋(或为中后期)

  在以往的战斗中,灌婴“所将卒”屡屡斩杀或俘虏敌将,包括敌军的骑将和“楼烦将”。

  楼烦原为胡人国家,后被赵国兼并设县,最后被秦朝纳入版图。由于楼烦人以擅长骑射著称,是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的学习对象之一,所以秦末各军都把善于骑射的骑兵军官称为楼烦将。郎中骑兵在对射中丝毫不落下风,近战又有剑戟格杀之利,故能把敌军的楼烦将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匈奴骑兵首战轻敌,败得不冤。

  车骑将军灌婴南下攻打晋阳城,匈奴联合韩王信叛军二度与汉军交锋。郎中骑兵与太仆夏侯婴率领的轻车兵协同出击,匈奴反而被斩杀一名白题将,落荒而逃。刘邦让灌婴指挥燕、赵、齐、梁、楚车骑追击胡骑,在硰石第三次击败匈奴。

灌婴(非写实画作)

▲ 灌婴(非写实画作)

  然而,狡猾的冒顿单于已经看穿了汉军的破绽。此战汉军投入了三十二万兵力,大多是步兵。那一年冬天气候异常寒冷,被冻掉指头的汉军士兵多达十之二三,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

  汉军郎中骑兵虽强悍,但总数远少于匈奴骑兵。更重要的是,汉朝马匹稀缺,骑兵只能保持平均一人一马,匈奴骑兵则有二三匹马轮换。骑战首先比的是马力,一旦马匹过于疲劳,汉军骑兵就丧失了骑兵最宝贵的机动力。郎中骑兵的马少,长途奔袭能力远逊于胡骑,却依然采取穷追猛打的战术。失败的种子正在发芽。

  冒顿单于果断调整战术,隐藏主力踪迹,故意放出一批老弱兵卒与汉军交战,诱敌深入伏击圈。汉军连打胜仗,愈加轻敌,急于一口气消灭匈奴主力。

  三战三捷后,刘邦君臣急不可耐地抛开步兵,以车骑轻锐追击匈奴“溃兵”,不辞辛劳地追到了数百里外的平城。就在这时,数十万匈奴精骑忽然排山倒海地杀出,团团包围了刘邦与车骑将军灌婴、太仆夏侯婴等将所部人马。

战车兵

▲ 战车兵

  汉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郎中骑兵和轻车兵已经人困马乏、饥寒交加,数量又处于绝对劣势,根本无力组织突围。此战史称白登之围,被困的汉军险些团灭,直到整整七天后才借陈平之计侥幸脱身。这是郎中骑兵重建以来最窝囊的一仗。

  此后,郎中骑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再没跟胡骑交手,主要活跃于汉朝内部的平叛战争。由于初汉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马匹匮乏,长期战争消耗之下的百战老兵纷纷去世,汉军骑兵从此进入了低谷期。直到匈奴克星卫青、霍去病出现,汉军骑兵才重返巅峰。

霍去病收复河西

▲ 霍去病收复河西

  假如没有灌婴、李必、骆甲共同缔造的新郎中骑兵,汉王刘邦很难在荥阳拉锯战中支撑到胜利,兵仙韩信也将缺少最有力的王牌。

  郎中骑兵重建于彭城大败之际,受命于楚骑来众之时,扭转危局,振奋三军,东征西讨搴旗斩将,南征北战破军拔城。大汉开国头号王牌军,舍此其谁?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