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碎片

这些史上出名的恶人,竟都有正义善良的时刻?

煌煌史册上,历代历史大戏中,从不缺这类凶残的“牛鬼蛇神”,一辈子恶行罄竹难书,生前身后,谁说起他们名字,都常见咬牙切齿。但即使恶到如此地步的人物,有时依然藏不住的,竟也是心中一念之善。覆雨翻云的枭雄生涯里,骤然闪亮的善良一刻,甚至惠泽苍生的业绩,竟都实实在在,惊得后人声声唏嘘!

恶如下面几位这样,竟也有善念大发的一刻,和令人肃然的好事。我辈平凡中人,又有什么理由,不做一个好人?

首先出场的一位恶人,正是唐末至五代年间,赫赫有名的枭雄:朱温!

这位早年背叛黄巢农民军的叛徒,绞杀唐末农民大起义的急先锋,亲手要了唐王朝命的后梁太祖,人生正义极大,没争议的却是一个脾气:心狠手辣!

此人行军打仗,麾下兵马只要长官战死,身边士兵也一概陪死!抓了俘虏更常一个不留。动辄千百人的屠戮。攻城掠地时稍遇抵抗,立刻就疯狂屠戮无辜。攻打博兴时,一怒就屠杀了周边十多万百姓,以至于“清河为之不流”。后来废黜唐王朝时,对大唐的末代君臣们,更是凶残下手,把唐昭宗唐哀帝两位皇帝陆续除掉,唐朝三十多位朝廷重臣,更被全数扔进了黄河里。就以这血腥方式,亲手送唐王朝归西!

这位唐末五代的凶残魔头,就这样一辈子见谁对谁狠,晚年也终于因为鞭打亲儿子朱友珪,彻底引爆了家里暗流涌动的夺嫡之争。被儿子朱友珪发动政变杀死在寝殿里。他这凶残一生,放在稍晚点的宋代学者笔下,也是声声吐槽:“起于宛朐群盗之党”,“,鞭笞天下,以收神器,”言下之意:这么个出身恶劣的魔头,不灭亡简直没天理!

但是,哪怕最这位魔头最口诛笔伐的文献,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另一独家美德:爱惜民力。出身苦农民的他,自从坐上龙椅,一辈子都在拼命轻徭薄赋。自唐朝末年起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基本全被朱温废个干净。甚至部队作战急缺的牛马牲口,只要农民种地需要,一概敞开了廉价出租。这位一辈子作战凶残的枭雄,也在宋朝人的笔下,收获了五代年间的独家好评:士虽苦战,民则乐输!别看战争连天,但农民们过的高兴!

不管这样的善良,出于怎样目的。至少,以凶残闻名的朱温,是个不忘本的人物!

二:奸臣尊老

是不是只有穷出身的狠人,才会牵挂一点民间疾苦?北宋的大恶人蔡京,想必绝不答应!

这位北宋末年的一代奸臣,《水浒传》小说中“四大奸臣”的头牌人物,正史里的坏事,也是同样不少,最拿手的就是坑害同僚,特别是赶上新旧党争高潮期的宋徽宗年间,他出手就是惊悚大招,连已故的旧党领袖司马光,都差点被他刨坟。整活人更毫无压力,单是被他折腾到流放的政敌,几年下来就有四五百。糟钱更糟出新高度,贪污腐败的花样不停翻新,还撺掇着宋徽宗一起糟,北宋政风一派乌烟瘴气,最终给靖康之耻挖了坑!

这么个罄竹难书的罪人,倒也不是没有优点,比较出名的就是书法,绝对宋朝一等一级别,远远甩开被谣传创立宋体的秦桧之流。不出名的一条,却是他一个影响深远的创举:居养法!

居养法,是在蔡京的一手操办下,北宋王朝于1098年颁布全国的社会福利法案:从此以后全国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国家都免费提供米粮药品。各地都要兴建收留鳏寡孤独的居养院与免费公墓漏泽园。待到蔡京在宋徽宗年间大权独揽时,他更是再接再厉,不惜血本加大福利投入,北宋的福利开支一度突破每年五百万贯。好些在居养院问题上阳奉阴违,甚至挪用福利资金的地方官,更是被他见一个流放一个,折腾的生不如死!

只以此事说,好些唱了一辈子空谈高调,结果却被他恶治的旧党政敌们,在他面前,也真该叫声自叹不如!

三:权阉善心

而在明朝历史上,若论坏的最为出名,武侠片里也经常扮大反派的魔头们,当属那些深宫里阴测测的太监们,正史上的“宦官专权”,也是明朝一景,罪恶滔天的人物也极多。但哪怕下面三位坏到极品的,竟然也都有叫某些正人君子们都羞杀的时刻!

首先要说的,就是正统年间的权阉王振。

这位权阉的历史形象,简直是糟烂无比,明明就是个教书先生,却抛家舍业入宫当太监,仗着小皇帝明英宗的宠信飞黄腾达后,更是从此撒欢,平日里贪污腐败陷害忠良,关键时刻能瞎逞英雄。瓦剌犯边的时候,不顾大明朝三大营精锐正在南征,京城防务空虚的事实,非要撺掇着明英宗御驾亲征,结果闯出土木堡惨案的大祸,把明英宗都坑成了战俘。如此荒唐一生,十足祸国殃民!

但别看坏到这地步,就在他最权势滔天的年代里,倒也做了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力挺明朝改革家周忱,在江南地区推广赋税改革,从此结束了江南地主官僚们轻松向穷人家转移赋税的“好日子”。不但为国家追回了大笔税粮,更实实在在减轻百姓负担。别看他闹出了土木堡惨案,但土木堡惨案后,明朝能有保证打赢北京保卫战的充足钱粮,真要归功于他!

而这么个祸国殃民的人物,也有一个终生满满的情怀:热爱家乡。对曾经在落魄年月关照过的蔚州老家乡亲,王振终生感激,权倾朝野之后,经常拨钱免税关照,而且一辈子最怕的事,就是家小父老说他不好。

有这情怀的王振,也有了难得心软的一桩事:当时翰林院学士薛瑄不畏强暴,上奏揭发王振贪污腐败。气的王振一怒把薛瑄下狱,更打算如以往的办事风格一样,把这个敢惹自己的薛瑄在监狱里弄死。但就在王振气呼呼回家,盘算着怎么弄死薛瑄时,却听着家里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佣人在抹眼泪:“薛瑄先生当时可是咱蔚州老家深受敬重的名师啊,您要是害死了他,回老家就没法做人了啊!”

就这一句话,王振竟立刻转了念,火速就把薛瑄就监狱里放出来。这位后来开创明朝河东学派,培养出内阁首辅刘健等英才的一代教育宗师。就这样在王振的一念善意下,上演成功逃生奇迹!

而要以原则性比,明朝正德年间出名嚣张的“九千岁”刘瑾,却也是个很有原则的恶太监。

刘瑾公公的风光,正史野史都不少讲,在北京更有绰号“刘皇帝”,意思是比皇帝还霸气,文武官员一点小事得罪他,经常就要被罚戴着百斤大枷锁上街晒太阳。贪污腐败更是“业绩”爆表。他的个人贪腐财产,不完全统计都是户部储备的六倍。公认腐败业绩追近清朝大贪官和珅的明朝巨贪!

可是,就是这么个无恶不作的权阉,居然一不留神,干出过除暴安良的“青天”业绩。他去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上香时,正碰上民女宋巧姣拦路喊冤,控诉当地地方官昏聩无能,误把自己的未婚夫当了凶犯。此时刘瑾初来陕西,正想做点业绩博好名声,闻讯后立刻亮眼放光,火速摆桌子现场办公,凭着一身权谋本事,三下五除二就把这糊涂案审的清清楚楚。然后趁热打铁做月老,给冤情昭雪的傅公子与宋巧姣主婚,是为当地美谈!

如此美谈,不但在当时流传一时,更叫刘瑾死后创了个记录——以正面形象被写入戏曲的明朝权阉:这件案子后来被改编成京剧《法门寺》,一生做恶的刘瑾,更成了戏曲里主持正义的“青天”人物。不过就算抛去艺术加工,也足见这位权阉的本事:他只要想干点好事,还真干的成!

如果说这件事,还算刘瑾有个人目的,那么另一桩好事,却更见他的真性情:当时明朝文学家李梦阳得罪刘瑾,眼看就要被论死。怕死的李梦阳托家人去求学者康海帮忙。原本不肯向刘瑾低头的康海,为救人只得硬着头皮登门。不想刘瑾见了康海就激动了:您可是我的偶像啊,您发话那还有什么不行的?赶紧把李梦阳放了!

但刘瑾恐怕到死也想不到,他难得做的这件好事,最后却险些害死自己的偶像——刘瑾倒台后,“康海求刘瑾”这事又被人刨出,硬说康海是刘瑾的爪牙。而受过康海救命大恩的文学大师李梦阳呢?更是恩将仇报,跟着这帮好事者们诬陷康海。如果不是正德皇帝还算明事理,正直的康海差点就冤死在牢里。如此场面,也真应了那句歌词:牛鬼蛇神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