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历史

微历史网站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中国历史人物、中国历史事件等相关内容,助您对中国历史的了解。了解中国历史,请上微历史网站!中国历史悠久,从神话时代算起约有5000年;从三皇五帝算起约有4700年;自夏朝算起约有近4125年;从中国第一次大统一的封建统治–秦朝算起约有2200年。中国历经多次演变和朝代更迭,比较强盛的朝代有夏、商、周、秦、汉、晋、隋、唐、宋、明等。中国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经济、文化、科技世界瞩目。

何为胡焕庸线,胡焕庸线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0年10月刊《中国地理大发现》专题专门介绍过胡焕庸线,并将胡焕庸线定为20世纪中国地理最重要发现之一。胡焕庸线其实倒推理解来并不十分困难,简单从几幅图来说明一下首先看中国地形图,中间的红线是胡焕庸线。

胡焕庸线

可以看到胡焕庸线以东的中国的东北部、华北部、中东部、华南部大都以平原、丘陵地势为主,而胡焕庸线以西的中国西南部、西北部等区划则以青藏高原、横断山区、内蒙古高原、西北荒漠地带为主。特殊的地理区划实际上从很大程度限制了当地人口可以从事的行业,胡焕庸线以东以农业为主,而以西则以牧业为主。

再来看中国耕地分布图和中国草地分布图

胡焕庸线

胡焕庸线

可以直接区分出农业人口聚居区与牧业人口聚居区,也正好与胡焕庸线区分的重合。如果观察降水分布、农产品产量、牧业产量分布图,也会得出基本一致的结果。可以直接区分出农业人口聚居区与牧业人口聚居区,也正好与胡焕庸线区分的重合。如果观察降水分布、农产品产量、牧业产量分布图,也会得出基本一致的结果。因此胡焕庸线首先是一条农牧业的分界线,而以农业为主的区域,人口增长要远较牧业区域快,且密度更高。胡焕庸线也因此而形成。所以实际上,胡焕庸线是由于中国特殊地理条件所决定的人口形态所划分的。

胡焕庸线

几张有趣的地图

QQ即时在线人数地图

胡焕庸线

春运期间的百度迁徙地图

胡焕庸线

阿里菜鸟的物流预警雷达

胡焕庸线

三张地图,都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却隐隐展现出一条80年前画下的线,“胡焕庸线”,也叫“黑河-腾冲线”,沧海桑田,唯独这条线没变。

1935年,地理学家胡焕庸,发表了《中国人口之分布》,在没有计算机的年代,他经过数月的测算,将黑龙江瑷珲(黑河)与云南腾冲相连,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一连,将古籍中的文学记载量化,也预言了中国未来近百年的区域发展。

胡焕庸线

这条线的西北一侧,有中国64%的土地和4%的人口,东南一侧,有36%的土地和96%的人口。

胡焕庸感叹:“多寡之悬殊,有如此者。

胡焕庸线

此后80年,中国地图从“海棠叶”变成了“雄鸡”,分割线两侧的面积对比改为57%:43%,中国人口从“四万万”变成了13亿,而人口对比,只移动了1.8%。

胡焕庸线

三线建设、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在它面前都是“小打小闹”,理解中国的一切经济现实,

都要从这条岿然不动的线开始。

胡焕庸线

成因

中学时代,我们都学到过,孟德斯鸠的“地理环境决定论”,当时我们批判它,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确,中华文化最相信“人定胜天”(连西高东低的地形都是共工撞出来的),我们建造了三峡与天路,实现了南水北调和西气东输,然而胡焕庸线一巴掌把你我打回现实,所谓人定胜天,不过是顺应自然而已。

胡焕庸线

中国地形分为三大阶梯,地势相对平坦的第三级阶梯,与太行山区、关中平原、四川盆地、云贵高原,共同组成了胡焕庸线的东南一侧,

这可不是巧合。

胡焕庸线

不仅是地形,胡焕庸线与400毫米等降水量线也颇吻合,这是中国半干旱区与半湿润区的分界线,也是古时游牧与农耕文明的分界线,当然,这条线不是自古就有,秦汉时代,西北人口比例远高于现在,然而宋元之际的一次全球气候突变改变了一切,西北地区气温降低,雨水减少。

胡焕庸线

全国人口从此向东南一侧聚集,并随着农业发展稳定增长,胡焕庸线逐渐成型,直至如今。

影响

关于胡焕庸线,其实地理与历史都是老生常谈,我们真正要关注的是,这条线在如今意味着什么?首先,GDP对比上,胡焕庸线西北一侧,贡献了中国GDP的4.3%,东南一侧则贡献了95.7%。

胡焕庸线

一边人口多,一边资源多,回归到这个比例,倒也不算让人意外。

其次,它是路网的分界线

胡焕庸线

也是教育资源的分界线

胡焕庸线

还是雾霾的分界线

胡焕庸线

*《2013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是最后一次发布此分布图

这条线决定了,西北一侧的省份没法均衡发展全省,只能优先发展重点城市,不然聚集效应都起不来,这条线决定了,在西北一侧炒房,最好先确定自己不是击鼓传花的末位,(想想鄂尔多斯吧……),甚至有人说:房产投资不过胡焕庸线,这条线决定了,住在西北一侧,别胡思乱想什么包邮,兰州连共享单车都登陆得不太顺利,互联网经济,和它背后的整个第三产业,都很难在西北城市占较大的比重。

胡焕庸线

你或许会问,我们有没有机会突破胡焕庸线?问得好,这是一个总理级的问题,李总理的设想是“新型城镇化”,也就是说,在胡焕庸线的两侧,不追求人口上的平均,而是努力实现公共服务上的均等,与此同时,这不是一带一路ing么?西部也迎来了发展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