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是坑你 不说话也是坑你 防不胜防的官场争斗

官场争斗向来是波诡云谲的。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尔虞我诈、反复无常……形容宦海风波的词语数不胜数,前行的道路上满是大坑小坑连环坑,让人防不胜防。

今天说两个宋朝时官场争斗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对阵双方是两大宰相卢多逊和赵普。

当时,赵普是宰相,已经位极人臣。不过,身为小字辈的卢多逊和元老级别的赵普之间很不对付。卢多逊总觉得这个喊出“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老家伙根本没什么本事,想找个机会把赵普搞下台。

一次,宋太祖赵匡胤召集大臣,商量改换新年号的事情。

改年号可是个大事情,要有意义,要有创新,要朗朗上口,不能和以前朝代用过的重复。以前那些朝代都已经灭亡了,至少很不吉利。

赵匡胤首先发话,我觉得“乾德”这个年号不错,好像自古到今也没有哪个皇帝用过。

身为宰相的赵普按规矩第一个站了出来,一通马屁,恩,这个年号好,乾是天的意思,乾德就是天的德行。

赵匡胤龙颜大悦,赵普沾沾自喜,都没有注意到一旁卢多逊嘴边的一丝阴笑。

《宋史》说,卢多逊“博涉经史”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这个年号是问题的,问题是什么?呵呵,我不说。

乾德这个年号就此开始使用。

又过了几年,宋朝军队攻打四川,灭掉了地方割据政权后蜀,后蜀皇宫的一些珍宝财物被运到汴京。

赵匡胤在检视珍宝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一面铜镜上有“乾德”字样,后蜀也是一方政权,不可能跟着用宋朝的年号啊?

一帮大臣被紧急召集起来,卢多逊这时开口了,“乾德”是人家后蜀曾经用过的年号,而且比赵匡胤用得早。

愤怒的赵匡胤随手拿起一支毛笔,在赵普脸上打了个叉。你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指望你给我纠错,真是瞎了眼。

虽说,赵普并没有因此被皇帝打入冷宫,但这个脸是丢得一干二净。

卢多逊胜出。

第二个故事,对阵双方是两位重臣冯京和王安石。

宋神宗赵顼执政时期,任用王安石,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变法。朝廷中保守势力很强,本来就有些毛病的变法政策推行艰难。

王安石本来就有“拗相公”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更是针锋相对,经常在朝会上和保守势力唇枪舌剑,开启辩论模式。

而这种辩论的后果往往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只要是敌人说的,一律都要反对。

有一次,宋神宗问大臣们“周世宗何如?”,想让大家评价一下周世宗柴荣。

要评价一个前朝皇帝,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正当王安石还在低头思索、组织文字的时候,冯京站了出来。

冯京说了九个字“威胜于德,故享国不永。”意思是柴荣在德行的培养上差了点火候,所以后周很快就凉了。

这边冯京话音刚落,王安石条件反射似的站了出来,表示反对,谁说柴荣无德的,你根本就是在胡说!

冯京笑笑,没说话,宋神宗有些尴尬,也没说话。

散朝之后,王安石才知道,冯京所说的九字评语根本就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原话。王安石指责冯京其实是在批判赵匡胤。

要不是宋神宗很看重王安石,知道这是无心之语,否则直接一个“谤议先皇”的罪名就可以把王安石拿下。

王安石目瞪口呆。

不是我们太愚蠢,实在是敌人太狡猾。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