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的确出了不少进士,但“破天荒”的故事还是成立的

唐朝时,每逢科举大比,各地官府统一组织本地举人,一齐前往京师参加考试。一般来说,各地总有一些人才能脱颖而出,状元、榜眼、探花的归属也是风水轮流转,但是,有一个地区,连着四五十年全军覆没,别说三甲了,就连同进士出身也轮不上。

这个地区就是荆南道,人们打趣地把荆南地区称为“天荒解”。

终于,在唐宣宗大中四年,也就是公元850年,荆南道铁树开花,破蛋成功,一个名叫刘蜕的人终于考中了进士,被人称之为“破天荒”。

这就是“破天荒”的典故。

这个典故在孙光宪的《北梦琐言》、王定保的《唐摭言》、李昉的《太平广记》以及邵博的《邵氏闻见后录》上都有记载。

不过,有历史爱好者指出,这个典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为什么呢?荆南道的范围包括了今天湖南的大部分地区,而很多文献资料都表明,唐朝时期,湖南出了很多进士,在刘蜕之前,至少有15个人金榜题名,最早可以追溯到刘蜕考中进士之前的120年,其中有长沙人、郴州人、永州人,甚至还出过一个状元。

不过,湖南出进士,和荆南“天荒解”并没有冲突,原因就是:荆南道的管辖范围一直在变化。

相关史料记载,荆南道最初是在唐至德二年,也就是公元757年设置的,最初的范围里,湖南的地域并不大,反而是湖北和四川的地域大一些,后来,长沙、郴州、永州短时间并入过荆南道,但很快又分了出去。包括长沙在内的湖南大部分地区真正属于荆南道的时间只有四年,公元761年到公元764年。

从刘蜕考中进士的公元850年前推50年,荆南道的范围主要是荆州、澧州、朗州、峡州、夔州、忠州、万州、归州,相当于今天湖北荆州以西、重庆以东以及湖南北部,还真不包括爱好者提出的出进士的地区。

因为荆南道的范围一直在变化,所以荆南道“天荒解”还是可能的,并进来又分出去的地区出了进士,谁也控制不了,进士的名额更不能算在荆南道的头上,只能说荆南道很倒霉。

不过野史中的记载还是有添油加醋胡编乱造的地方。

《太平广记》说,刘蜕“破天荒”之后,“时崔铉作镇,以破天荒钱七十万资蜕。蜕谢书略曰:‘五十年来,自是人废。一千里外,岂曰天荒?’”

刘蜕为荆南人争了面子,镇守荆南的魏国公崔铉自掏腰包奖励刘蜕七十万,但刘蜕婉言谢绝,说:“五十年来没人中进士,只能说是大家没有发奋。但就这方圆一千多里的地方,还称不上是‘天’,所以不能称为‘天荒’。”

问题来了,崔铉是在“咸通初,徙山南东道、荆南二镇,封魏国公,卒于江陵。”“咸通”是唐懿宗李漼的年号,时间为公元860年至公元874年。也就是说,崔铉最早也就是公元860年才成为荆南的父母官,而刘蜕中进士那年是十年前的公元850年。

在崔铉就任的时候,刘蜕已经被贬成“华阴(陕西华阴市)令”了。

所以,有关崔铉和刘蜕之间的“奖金”故事应该是不存在的。

附赠一个宋朝时关于“破天荒”的故事。

苏轼被贬在海南的时候,很是看重当地一个名叫姜唐佐的学子。海南这地方,也是很多很多年都没有出过进士了。这一年,朝廷颁布大赦令,苏轼打点行装准备离开海南,临行前,苏轼写了一句诗,鼓励即将进京赶考的姜唐佐,这句诗是“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苏轼还说,等你考中了进士,我就把诗句写完整。

等到姜唐佐考中进士之后,来到苏轼的家乡,苏轼已经去世。苏轼的弟弟苏辙续写了当初哥哥的诗——

生长茅间有异方,风流稷下古诸姜。

适从琼管鱼龙窟,秀出羊城翰墨场。

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

锦衣他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目长。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