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诗句中的那些青楼女子的名字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不用多介绍了,从小学到高中,他的作品要“全文背诵”的少说也有十几首,其中还有令人望而生畏的《长恨歌》《琵琶行》

其实,我们背诵的白居易的诗只是他庞大作品库中的九牛一毛、冰山一角,这位高产诗人一生写诗的数量超过三千首,要不怎么会被称为“诗魔”呢?

在白居易的官宦生涯中,他曾连任苏杭两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刺史)。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白居易在两处“天堂”留下了不少诗作。

其中,最著名的一诗一词当属《钱塘湖春行》和《忆江南》。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这首诗比苏大胡子流传甚广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早了两百多年。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有多少人读了这首明媚如画的小词而对江南魂牵梦萦,心驰神往?

唐宋时期,大诗人们狎妓听曲,流连花丛,是一种时尚,白居易也不例外,尤其是在在苏杭期间,留下了不少带有青楼女子姓名的诗句,有的名字还在不同的诗中多次出现。

搜罗于此,博君一笑。

必须强调的是,这里的青楼女子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性工作者,而是泛指包括音乐、歌舞、杂技之类的表演者。

著名的《霓裳羽衣舞歌》是白居易诗作中出现青楼女子名字最多的一首诗,一共写到了六位青楼女子的名字。

“移领钱塘第二年,始有心情问丝竹。玲珑箜篌谢好筝,陈宠觱篥沈平笙”,这里有四个:玲珑、谢好、陈宠、沈平。“李娟张态君莫嫌,亦拟随宜且教取”,这里有两个:李娟、张态。

李娟、张态的名字还出现在白居易的另一首诗《忆旧游》中,诗云:“长洲茂苑绿万树,齐云楼高酒一杯。李娟张态一春梦,周五殷三归夜台。”

《花前叹》一诗中,有一句“花前置酒谁相劝,容坐唱歌满起舞”,这里的“容”、“满”是两位歌舞伎,但没有留下姓氏。不过,在《长洲曲新词》中“心奴已死胡容老,后辈风流是阿谁?”这个“容”应该就是胡容,“满”的姓氏就实在不知道了。

《长洲曲新词》中提到的“心奴”在《寄李苏州,兼示杨琼》一诗中再次出现,“真娘墓头春草碧,心奴头上秋霜白。就中惟有杨琼在,堪上东山伴谢公”而且还出现了另两个名字:真娘和杨琼。

《九日代罗樊二妓招舒著作诗(齐梁格)》一诗中,“罗敷敛双袂,樊姬献一杯”,罗敷、樊姬应该都是青楼女子的名字。

白居易的诗,经常会自带注解。

《忆杭州梅花因叙旧游寄萧协律》一诗中,“薛刘相次埋新垄,沈谢双飞出故乡”一句诗后就注解说“薛、刘二客,沈、谢二妓,皆当时歌酒之侣。” 这里的“沈、谢”应该就是之前出现过的沈平、谢好。

《舒员外游香山寺数日不归,兼辱尺书,大夸胜》一诗中,“黄菊繁时佳客到,碧云合处美人来”注解说“遣英、倩二妓与舒员外同游。” 不过,“英”、“倩”都没有留下姓氏。

总结一下,白居易的诗句中提到的有名有姓的青楼女子有:玲珑、谢好、陈宠、沈平、李娟、张态、胡容、心奴、杨琼、罗敷、樊姬,当然,大部分是艺名,有名无姓的有:满、英、倩。

应该还有,有心的人可以再找找。

最后说一个尚有争议的事情。

杜甫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江畔独步寻花》:“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这里的“黄四娘”应该也是青楼女子,更可能是一个收山归隐的青楼女子。

清代浦起龙的《读杜心解》中说:“黄四娘”自是妓人。浦起龙的理由是:“流连戏蝶”、“自在娇莺”,适合映射妓人,不能用于衬托良家妇女。

宋代的王楙在《野客丛书》中一篇关于诗句和青楼女子名字的文章中也说“所谓黄四娘之名,因杜子美而著也。”

呵呵,挺有意思的。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