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仓央嘉措:仓央嘉措诗集

我自己最早知道仓央嘉措,是在学生时代。那时从一本已经忘记名字的书里得到的印象,仓央嘉措是一位英俊潇洒、白天住在布达拉宫、夜晚偷偷溜到拉萨市井密会情人的风流活佛。直到后来我亲往仓央嘉措留下足迹的地方寻访,并多方参阅历史资料,我才发现这一印象的荒诞和浅薄。

仓央嘉措这位六世达赖和他的一唱三叹的美丽诗篇,留给我们一个浪漫不羁的传奇背影:命运的跌宕起伏,完全出人意表,更像是一部传奇小说。

农家少年 一夜成为宗教领袖

公元1683年,仓央嘉措生于藏南门隅地区宇松地方的一户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的农奴家庭。当幼年的仓央嘉措在远离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拉萨的门隅地区,过着最普通的农牧民生活时,他和他的亲人们都不会想象得到,有一天,他将会成为万人景仰的宗教领袖,但又在最辉煌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成了阶下囚,然后年纪轻轻地就客死他乡,却又通过上百首脍炙人口的诗歌,从而流芳千古。

清朝顺治年间,五世达赖和固始汗从西藏前往北京晋见顺治皇帝,当这支队伍在结束晋见返回拉萨途中,顺治派出的特使快马追上了他们,这位特使向达赖宣布了一道圣旨,正式册封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这是一道在历史上意义重大的圣旨,达赖喇嘛首次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册封,达赖的册封以后还要加上班禅的册封都必须经过中央政府,自此成为一条规矩,一个仪轨,一种让僧俗万众口服心服的重要方式。

但是当时,西藏政教两界之间却存在着明争暗斗。1682年2月25日,五世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去世,其弟子桑结嘉措为了利用达赖的威信威权自重,于是密不发丧,封锁了五世达赖已经去世的消息。直到15年之后的1696年,康熙帝在平定准噶尔的叛乱中,才偶然得知五世达赖已去世多年,震怒之下康熙致书严辞责问桑结嘉措。桑结嘉措一方面向康熙承认错误,一方面派人寻找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于是乎,一个在边僻乡村生活了十五年的少年的命运从此改变:他就是仓央嘉措。

1697年,仓央嘉措被正式确认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是年9月,仓央嘉措自藏南被迎到拉萨,途经朗卡子县时,以五世班禅罗桑益喜为师,在那里剃发受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10月25日,仓央嘉措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正式成为六世达赖。

按理说,一个农家少年,一夜之间成为至高无上的教宗,可谓齐天的洪福,理应欣喜若狂,但仓央嘉措却没感到多少幸福和快乐。其间的原因有两个:其一,自始至终,他都受制于幕后操纵者桑结嘉措,并没有任何真正的实际权利,而是被操纵的傀儡而已;其二,更重要的是,仓央嘉措在家乡时信仰的是藏传佛教的宁玛派,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红教,红教的僧侣可以结婚生子,但做了六世达赖后,他信仰的是藏传佛教的格鲁派,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黄教。与红教相比,黄教要求严守清规戒律,根本就不能结婚生子,甚至不能与妇女接触。这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原本生活在自由之中的天性少年,无疑是一种极其沉重的枷锁。

更多>>(接下文评论)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永远的仓央嘉措:仓央嘉措诗集》上有5条评论

  1.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浪漫不羁的爱情传说

    相传,仓央嘉措在被确立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之前,在家乡曾有一位美貌聪明的意中人,他们终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马,恩爱至深。仓央嘉措进入布达拉宫后,他厌倦深宫里单调而刻板的生活,时时怀念着民间多彩的习俗,思恋着美丽的情人。为了打发那份幽居的寂寞,他经常微服夜出,与情人相会,追求浪漫的自由生活。有一天夜里天降大雪,清早起来,铁棒喇嘛发现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脚印,便顺着脚印寻觅,最后脚印进入了仓央嘉措的寝宫。随后,铁棒喇嘛用严刑处置了仓央嘉措的贴身喇嘛,还派人把他的情人处死,后来甚至把仓央嘉措关禁闭。

    这是关于这位传奇宗教领袖的传说之一,在另一些传说里,这位天才的诗人生性浪漫,热爱不羁的自由,对枯灯黄卷的修行感到无比的厌倦,据说他白天是活佛,夜晚则易容改装,潜游于拉萨的街巷之中,沉醉于美酒和美丽的爱情之中。当时的文献记载说:“雅好狎邪,钟情艾少,后宫秘苑时具幽欢,而又易名微服,猎艳于拉萨城内。”而他本人的作品也宣称:

    黄昏去会情人,
    破晓大雪纷纷,
    足迹留在地上,
    保密还有何用。

    由于身份的特殊,他的举动遭到了当时的一致反对,这位倔强的诗人和情种据说曾愤怒地跪在扎什伦布寺的门前向他的老师五世班禅说:“你给我的袈裟我还给你,你在我身上的教戒也还给你,黄教教主我不当了,让我过普通人的生活吧。”但由于可以想象得到的原因,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自己既定的命运。

    今天,很多“小资”是通过拉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酒吧知道仓央嘉措的。酒吧的服务人员会告诉人们,那里曾是仓央嘉措“密会情人”的地方,“玛吉阿米”的意思就是“情人”。有的服务员还会说,“玛吉阿米”就是仓央嘉措情人的名字。

    仓央嘉措诗歌的第一首即写道: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了皎洁的月亮。
    玛吉阿米的脸庞,
    浮现在我的心上。

    生活于这种无奈之中,仓央嘉措用一首诗表达了他的困惑、迷惘与挣扎: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2.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正史中的死亡与民间的遁世

    继位第六世达赖后,仓央嘉措对愈演愈烈的政治斗争毫无兴趣,但又不得不夹在蒙古汗廷和西藏地方官员之间,充当各派利用的工具。作为宗教领袖,他无法一心向佛,以第巴桑结嘉措为代表的西藏势力希望利用他争夺更多的行政权力。这种为僧不能、为俗又没有实质权力的尴尬身份,注定了他的苦恼,也导致了他只能以表面上的放荡形骸来化解内心的郁闷。

    这种高层的斗争最终导致仓央嘉措的被废黜。而其被废黜之后的命运可谓扑朔迷离、莫衷一是。

    正史上的记载表明,这位才华横溢的大诗人死于政治斗争:1701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与迎立仓央嘉措的幕后铁腕人物桑结嘉措矛盾日益尖锐。1705年,桑结嘉措买通拉藏汗的内侍,向拉藏汗饮食中下毒,但被拉藏汗发觉,双方于是爆发战争,桑结嘉措兵败,被处死。

    事变后,拉藏汗向康熙报告了桑杰嘉措的谋反事件,并称由桑杰嘉措所拥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是假达赖,请予废黜。康熙准奏,命令拉藏汗派人把仓央嘉措解送到北京。1706年,仓央嘉措在被押往北京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去世,年仅24岁。

    不过,最新的考证越来越倾向于他其实并未病死。由于仓央嘉措作为达赖喇嘛的转世在藏区仍然深得人心,当时的西藏地方统治者和北京的清廷谁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处置这样一位退位的达赖喇嘛——他们既不能冒加害于他的风险,也不能继续给他活佛的礼遇。

    最后,受到康熙皇帝训斥的押解人员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请求仓央嘉措自遁而去。自此,仓央嘉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苦心修行。最后在阿拉善一带落脚弘法,而他自己也在走下佛坛之后真正悟道,成为一位真正的高僧大德。

    根据笔者的实地走访,阿拉善地区长久以来的确广为流传有关仓央嘉措在那里弘法的事迹,仓央嘉措的肉身灵塔据信一直到文革初期都还保留在阿拉善著名的南寺(广宗寺)中。现在,南寺还保留有仓央嘉措的舍利以及佛帽等多件遗物。实际上,南寺本身就是根据仓央嘉措的遗愿修建的,人们相信其庙址也是仓央嘉措亲自选定的。

    1998年版《阿拉善盟志》第253页记载:“1716年至1746年,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流落阿拉善弘扬佛法,传播佛教达30年之久。”

  3.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情歌之名与成佛捷径

    仓央嘉措是西藏有史以来最为知名的杰出诗人之一,他的诗篇在藏区被人们广为传唱,他本人的悲剧人生,也赢得了不少人同情的泪水,而他那些一唱三叹的诗篇,更是西藏奉献给文学史的一份厚礼。

    藏传佛教高僧对仓央嘉措评价说:“六世达赖以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诗歌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独立特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益!”

    时下的一些出版物把仓央嘉措的诗歌称为情歌或情诗,这在学界其实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很多专家认为,从现在的角度看,虽然从于道泉先生开始,就把仓央嘉措诗歌翻译为“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但其实这些并非都是写男女爱情的“情诗”,更准确的应该翻译为“仓央嘉措诗歌”。

    仓央嘉措诗集原文的题目用的是“古鲁”,而非“杂鲁”——在藏语里,“杂鲁”特指情歌,而“古鲁”的含义则是泛指的诗歌,甚至有“道歌”(含劝诫意义的宗教诗)的意思。

    很多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相信,《仓央嘉措诗歌》里的很多句子从字面意义上看似乎是描写男女情爱,但实则宣讲佛教义理,是在以或暗示或譬喻或代指的手法,表达佛学中的某些观念,“并非儿女情长”。

    描写爱情的诗歌,在确信为仓央嘉措的诗歌总数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其余大部分诗作,都应该视作是“道歌”——除了更有灵性和艺术气质之外,和历代达赖喇嘛用以传播和教化信众的诗作并无区别。

    比如,仓央嘉措的一首诗写道:

    我与城市女,
    共作同心结。
    我未解同心,
    何为自开裂。

    这首诗表面在写爱情,实际上充满了浓郁的宗教情怀,是为了宣示“人生无常”这一佛教对世界的基本判断,劝喻人们从对稍纵即逝的世俗快乐的执迷中醒悟过来,追求佛家所倡导的看破、解脱。

    应该说,在仓央嘉措的诗歌中,的确也有部分不必做过分解读,可以看作是比较纯粹的“情歌”。关于仓央嘉措一度流连酒肆、行为放荡的风流韵事,后世研究者历来多有争议,但如果仅仅据此就把仓央嘉措在其他方面尤其是他后半生在文化发展和宗教弘扬方面的巨大功绩一笔抹杀,那是非常不公平的,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和藏传佛教认识论的精髓的。

    宗喀巴大师曾说,对佛的教义,如果只靠信仰而相信,而不从逻辑上加以证明,那是对佛法正确性的根本否定,“没有从理论上理解的任何观点,都像插在泥巴里的木橛,站不稳脚。不达到精细入微的程度,不能轻易知足。一定要正信不惑。”

    在这方面,仓央嘉措无疑是一个最好例子。他在经历了最荒唐的世俗体验和最为剧烈的从法王到囚徒的人间宠辱之后,最后获得了最为笃定的宗教虔诚。真爱才会真痛,真痛才会真悟。成佛从来都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蹴而就。有时候迷途知返,其实反而是一种得道的捷径。

  4.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据考证,下列诗中有伪作,但微主认为无所谓了,只好诗歌够好就行了】

    1,我问佛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
    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 ,
    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
    别问是劫是缘 。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
    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盘 。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

    2,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3,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4,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了皎洁的月亮。玛吉阿米的脸庞,浮现在我的心上。

    5,
    去年种的青苗
    今年已成秸束
    少年忽然衰老
    身比南弓还弯
    (南弓:西藏南部制造的弓 )

    6,
    我那心爱的人儿
    如作我终身伴侣
    就象从大海底下
    捞上来一件珍宝相似

    7,
    路上遇见的意中人
    身上飘溢着醉人的芳香
    担心拾到的白(王总)
    会再丢失远方
    (王总,此为一个字,即松儿石,一种宝石,通常绿色)

    8,
    花开季节过了
    玉蜂可别惆怅
    相恋的缘分尽了
    我也并不悲伤

    9,
    芨芨草上的白霜
    还有寒风的使者
    就是它们两个
    折散了蜂儿和花朵
    (寒风的使者:深秋的风 )

    10,
    天鹅流连池沼
    想多停留一会
    可那湖面结了冰
    叫我意冷心灰

    11,
    渡船虽没情肠
    马头,却向后看
    那负心的人儿去了
    却不回头看我一眼
    (马头:西藏木船头上一般都有脸朝后的木雕马头像 )

  5.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12,
    写出的小小黑字
    水一冲就没了
    没绘的内心图画
    咋擦也不会擦掉

    13,
    盖上的黑色小印
    它不会倾吐衷肠
    请把知耻守信的印章
    盖在你我的心坎上

    14,
    面对大德喇嘛
    恳求指点明路
    可心儿不由自主
    又跑到情人去处

    15,
    默想的喇嘛面孔
    很难来到心上
    不想的情人容颜
    心中却明明亮亮

    16,
    想她想的放不下
    如果这样去修法
    在今生此世
    就会成个佛啦

    17,
    问问倾心爱慕的人儿:
    愿否作亲密的伴侣?
    答道:除非死别,
    活着永不分离!

    18,
    珍宝在自己手里
    并不觉得希奇
    一旦归了人家
    却又满腔是气

    19,
    姑娘不是妈妈所生
    莫非桃树上长的?
    为什么你的爱情
    比桃花谢得还快?

    20,
    从小相爱的姑娘
    莫非狼的后裔?
    尽管同居相爱
    还想逃会山里

    21,
    野马跑到山上
    可用套索捉住
    情人一旦变心
    神力也难捉住

    22,
    对于无常和死
    若不常常去想
    纵有盖世聪明
    实际和傻子一样

    23,
    无论虎狗豹狗(虎豺豹狗?)
    喂熟它就不咬
    家里的花斑母虎
    熟了却更凶暴

    24,
    虽然肌肤相亲
    情人的真心却不知道
    不如信手在地上画画
    能算出天上星星多少

    25,
    守门的老黄狗
    心比人还灵
    别说我夜里出去
    今日清晨才回宫

    26
    夜里去会情人
    早晨落了雪了
    胶印留在雪上了(脚印?)
    保密又有何用

    27
    把帽子戴在头上
    将辫子撂在背后
    一个说”请慢坐”
    一个说”请慢走”
    说:”心里又难过啦”
    说:”很快就能聚首”
    (慢坐:西藏人告别时的客套话 ,意为”留安” )

    28
    在那阴曹地府
    阎王有面业镜
    人间是非不清
    镜中善恶分明
    (业:佛教用语,指人世行为,有善业与恶业之分 )

    29
    柳树爱上了小鸟
    小鸟爱上了柳树
    只要两两用心
    鹞鹰无隙可入

    30
    不要说持明仓央嘉措
    去找情人走掉!
    如同自己需要一样
    他人也同样需要

    31
    喝了一杯没醉
    又喝一杯还没醉
    少年的情人劝酒
    一杯便酩酊大醉

    32
    你是金铜佛身
    我是泥塑神象
    虽在一个佛堂
    我俩却不一样

    33
    热恋的时候
    情话不要说完
    口渴的时候
    池水不要喝干
    一旦事情有变
    那时后悔已晚

    34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35
    黄昏去会情人
    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
    脚印已留雪上

    36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37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38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我也开始修心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