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拾遗24:汉成帝身边的两个文艺女青年

汉成帝刘骜是西汉历史上有名的色鬼皇帝,他身边的两个女色狼赵飞燕、赵合德大大的有名,刘骜被赵氏姐妹弄得神魂颠倒,最终死在赵合德的肚皮上。

关于赵飞燕和赵合德的正史野史满天飞,大嘴就不凑热闹了,说点冷门的——汉成帝身边的两个文艺女青年。

第一个文艺女青年是许皇后,刘骜的第一任皇后。

许皇后的身份有些问题,她是汉宣帝老婆许平君的堂侄女、汉元帝刘奭的表妹,也就是汉成帝刘骜的表姑妈。

这段婚姻是姑侄恋,乱伦,是“脏唐乱汉”的又一个例证。

许皇后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史称“后聪慧,善史书”,写得一手好隶书。

最能反映许皇后文艺女青年素质的是她写给皇帝的一道奏疏。

当时,各种天灾异象频发,很多人都把这些事情看成是上天的警示,归咎于新兴的王氏外戚。王氏外戚为了转移火力,把黑锅往许皇后头上扣,汉成帝也认可这种说法,对许皇后的财政预算大幅削减。

许皇后写了一封著名的《上疏言椒房用度》,引经据典,鞭辟入里,维护自己的利益。

一道来自后宫的奏疏能够长篇大论地记载在正史上,这是很少见的事情,也反映了许皇后的文采的确了得。

从太子妃到皇后,姑妈宠冠侄儿的后宫十多年,其他妃子基本没有机会。不幸的是,许皇后先后生了一儿一女,但都夭折了。

岁月流逝,容颜渐老,尤其是赵氏姐妹的出现,没有子嗣的许皇后逐渐被冷落。

在后宫,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情,但身为文艺女青年的许皇后伤春悲秋,跑到姐姐许谒那里诉苦。许谒也是个会添乱的人,居然设坛祭祀玩巫蛊,“为媚道祝诅后宫有身者王美人及凤等”

先不说诅咒有没有用,就说这玩意能随便玩吗?当年汉武帝时的巫蛊之祸足足死了几十万人啊。

果不其然,事情败露,许谒被杀,许皇后也受到牵连,废去皇后之位,被打入冷宫。

被打入冷宫总该消停了吧,文艺女青年的“二劲”上来了,继续折腾。

许皇后还有一个寡妇姐姐,名叫许孊,和王太后的侄子、定陵侯淳于长勾搭成奸,成了人家的小三。

淳于长是个大贪官,是个搞裙带关系的高手,他把握了许皇后想“东山再起”的心思,让许孊传话给许皇后,说许皇后想赶走已经成为新任皇后的赵飞燕可能性很小,但他可以利用自己良好的宫廷关系,让许皇后成为“左皇后”,不过疏通关系需要大量的钱财。

许皇后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忙不迭地拿出自己的私房钱,通过姐姐交到淳于长的手中,结果当然是肉包子打狗。

许皇后也算是知书达礼的人,不想想历史上有过“左皇后”的先例吗?实在是一根筋。

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骗走了也就骗走了。但不管是许氏姐妹,还是淳于长,都低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王莽在得知这一骗局之后,找了个机会举报,骗子贪官淳于长在狱中被绞死,文艺女青年许皇后被赐服毒自杀。

复辟梦没实现,反误了卿卿性命。

《汉书》中记载许皇后的芳名,但有研究者从《上疏言椒房用度》中“妾夸布服粝粮”这一句,判断许皇后的名字是许夸,或者是夸的同音字。

更多>>(接下文评论)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汉书拾遗24:汉成帝身边的两个文艺女青年》上有2条评论

  1.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第二个文艺女青年是班婕妤,班固、班超和班昭的姑奶奶。

    班婕妤善诗赋,有美德,是个才女,是中国文学史上以辞赋见长的女作家之一,就是“兮”呀“兮”呀的那种文体,不过诸多作品都已佚失,现存作品仅三篇——《自伤赋》、《捣素赋》和一首五言诗《怨歌行》。

    这其中,最有名的是《怨歌行》,也被称作《团扇歌》,清朝大词人纳兰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正是用了团扇歌的典故。

    刘骜曾经十分宠爱班才女,刘骜为了能时刻和心爱的小班在一起,还叫人特别制作了一辆很大的辇车,以便同车出游,一番好意却遭到班婕妤的吐槽。

    文艺女青年说:“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古代的明君都是和名臣在一起,只有亡国之君才一天到晚在女人堆里打滚,你这样不就离亡国之君不远了吗?

    太后听说之后,对文艺女青年的话大加赞赏,给出了“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的评语,把班婕妤与春秋时代楚庄公的夫人樊姬相提并论。

    好吧,话是很有道理的,但实在太煞风景。

    皇帝只是想讨个欢心而已,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刘骜很郁闷,好比采了一束花送给女朋友,女朋友却说,花花草草也是有生命的,你这样不对!

    虽然没有同坐豪车四处闲逛,晋朝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中,还是把班婕妤与汉成帝一起乘坐豪车的情景画了下来。

    赵氏姐妹出现之后,班婕妤同样受到冷落。

  2.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在躲过一场巫蛊的栽赃陷害后,很有自知之明的文艺女青年知道勾心斗角不是自己的长处,她的小身板也经不起排挤、陷害的折腾。

    为了避免今后的是是非非,班婕妤选择了激流勇退,她自愿请求前往长信宫去侍奉婆婆,把自己置于王太后的羽翼保护之下。

    美貌大才女呆在深宫,悄然隐退。每天天蒙蒙亮,宫门打开,她便开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扫地,生活刻板而单调。听到远处昭阳宫里传来欢乐的喧哗声,而自己只有与身影为伴,仿佛秋天被弃的扇子,孤寂中无人问津。

    她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做诗抒发孤寂的心情。她在诗中自比秋扇,感叹道——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用洁白的细绢剪裁的团扇,天热时与主人形影相随,凉秋时节,就被弃置箱中。

    团扇又称绢宫扇、合欢扇,是当时妃嫔仕女的饰品。但由于班婕妤的一首《团扇诗》,几乎成了红颜薄命、佳人失宠的象征,后世以“秋凉团扇”作为女子失宠的典故,又称“班女扇”。

    后来,王太后和汉成帝先后去世,班婕妤又主动报名去守护汉成帝的陵园,做一个守墓人,每天陪着石人石马,谛听着松风天籁,冷冷清清地度过了她孤单落寞的晚年。

    文艺女青年的命运果然不咋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