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谦的反独裁求共和的一生

徐谦(1871—1940),字季龙,安徽歙县人。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登进士,后入翰林院任编修。辛亥革命后,他参与组织并领导国民共进会,投身于反对袁世凯独裁专制的伟大斗争。大革命时期,积极反对蒋介石的军事独裁统治,为此受到政治迫害,避走香港。

徐谦是中华民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法学家。

来到孙中山身旁

1912年8月,徐谦作为国民共进会的主要代表,参与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共和实进会和国民公党的多次会晤,反复磋商合并为统一政党的事宜。8月25日,上述五个政治团体正式改组为国民党,并在北京召开成立大会,他当选为党部参议。

1913年3月20日,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袁世凯杀害于上海沪宁车站。顿时,举国震惊,二次革命爆发。徐谦在《民权报》发表《布告国民》,控诉袁世凯的14条罪状,指出宋教仁被刺一案,已足以证明袁世凯所把持的政府,是“无恶不作之政府”,“民国根本,共和基础,已为万恶无道之民贼破坏以尽。吾民国再不能姑息养奸。”号召全体国民同仇敌忾,排除袁世凯的独裁专制。

二次革命失败后,他秘密潜回上海,终日苦闷忧郁,常常喟然长叹:“手中没有倒袁的刀!”其兄劝他皈依上帝,他愀然作答:“祈祷上帝,若如袁即死,我则百拜而不悔。”袁世凯命归黄泉后,中国的共和政体之路,依然是步履维艰。为此,孙中山倡导护法运动,他积极响应,毅然南下广州,来到孙中山身旁。

1917年9月1日,国会非常会议在广州召开,孙中山当选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他为大元帅府秘书长。次年6月,孙中山受旧桂系军阀排挤,大元帅制改为“七总裁”合议制。孙中山委派他为全权代表参加政务会议。他凭着聪明才智,斡旋于新旧势力之间,敦促军政府坚持护法态度,反对与北京政府议和。

1921年5月,孙中山在广州任非常大总统。他先后被任命为司法部部长、最高法院院长、大理院院长等,参与制定和推行一系列改革吏治和保障人民权利的法令、措施,如颁布工会法,承认劳动者有集会结社、同盟罢工的权力。孙中山在讨伐陈炯明时,他被委派为驻沪全权代表,负责办理和平统一事宜,成为孙中山的重要骨干。

力劝冯玉祥加入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北伐革命掀起高潮。他最早看出冯玉祥倾向革命、倒戈直系的进步性,还在1920年9月,他便与冯玉祥多次接触。冯玉祥在回忆录中说:

“首都革命期间,徐季龙先生奉孙中山先生之命,常常住在我们军中,……多次和我商洽反直大计,……我一面由于内发要求的驱使,一面为了各位朋友的有形和无形的鼓动,誓必相机推倒曹、吴,缩短这一祸国殃民的战争。”

北京政变后,他和李大钊特意安排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与冯玉祥会晤,有意识地让孙中山的政治顾问鲍罗廷视察冯玉祥部,促成苏联顾问团向冯部派遣军事和政治顾问。他还帮助冯玉祥创办今是学校,收容因参加“五卅”运动而被开除的大中学生,并挑选其中的优秀人才,建立国民军政治部。

1926年1月,在中国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兼国民党北京执行部主任。3月12日,日本军舰炮击驻天津的冯玉祥的国民军,以掩护奉系部队在大沽口登陆,进而占领北京。国民军愤而反击,日军阴谋未能得逞。于是,日本联合英、美等国公使,向北洋军阀政府提出撤除津沽防务的“最后通牒”。

在北京的国共两党负责人闻讯后,立即开会商讨对策。他以国民党代表的身份同李大钊领导的中共北方区委决定,由国民党北京执行部牵头,于3月18日在天安门召开各界人士参加的国民大会,反对日、英、美等国的最后通牒。

这天上午,北京学生和民众十余万人潮水般地涌向天安门广场,徐谦任大会主席团主席,并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会后,群众赴执政府请愿,遭军警枪击,死47人,伤200余人,他和李大钊等受通缉,是为鲁迅所称的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为暂避风头,他接受苏联顾问的建议,陪同冯玉祥考察苏联。旅苏期间,他对改组后的国民党充满信心,并力劝冯玉祥加入国民党。从苏联回来后,冯玉祥便在绥远五原誓师,宣布国民军全部加入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

更多>>(接下文评论)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徐谦的反独裁求共和的一生》上有3条评论

  1.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公开进行同蒋介石的斗争

    北伐革命节节胜利,蒋介石倨功自傲,挟权自重,显露出以军治党的倾向。为遏制刚刚抬头的军事专制的趋势,1926年12月13日,徐谦、宋庆龄、陈友仁和苏联顾问鲍罗廷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在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未迁来武汉前,成立党政临时最高权力机构,即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暨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徐谦为主席。

    次年1月3日,蒋介石自恃军事实力,非法决定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暂驻南昌,以实行他的以军治党、以军治政的政治企图。徐谦和宋庆龄等强烈谴责蒋介石另立中央、分裂国民政府的行为,要求蒋介石立即撤消南昌政府,让在南昌的中央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来武汉报到。2月9日,国民党左派在武汉召开高级干部会议,决定由徐谦、吴玉章、邓演达、孙科、顾孟余组成行动委员会,公开进行同蒋介石的斗争。

    蒋介石惯为贼喊捉贼的伎俩,在南昌发表演讲,反诬徐谦为独裁者,“彼有何等根据,而自为汉口联席会议之主席。且不奉党之命令,是非独裁者而何?此外决无独裁者也。”徐谦也针锋相对,发表文章指出:“是党服从总司令,还是总司令服从党,必须在事实上弄对了。不然,革命的前途是危险的。”他还告诫蒋介石,“任凭那行独裁制的人有多大的本领,若是一意孤行,没有不失败的。”

    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召开时,徐谦为主席团成员,他在会上领衔提出“提高党权案”和“反对军事独裁成立军事委员会案”等。在徐谦等的努力下,二届三中全会针对蒋介石的军事独裁,通过了诸多决议案。徐谦在这次全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委兼政治委员会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国民政府常委兼司法部部长。

  2.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不得不出走香港定居九龙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徐谦和吴玉章、邓演达、宋庆龄、毛泽东等联名发出讨蒋通电,谴责蒋介石已成为“总理之叛徒,本党之败类,民族之蟊贼,”“唯有依照中央命令,去此叛徒。”蒋介石则凭借手中的军权,发出通缉令,在长长的197人的黑名单中,徐谦名列首位。他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不得不出走香港,定居九龙,以律师职业谋生。

    1933年10月,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会同徐谦等在香港密谋,策划以旨在以联共、反蒋、抗日为目的的政治事变。福建事变发生后,正式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他当选为政府委员兼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次年1月,福建事变失败,他又避难香港。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他担任国防最高会议参议员和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他虽已年老体弱,仍然为抗日救亡而辛劳奔走。他往返于南亚诸国的华侨之中,宣传抗日,筹款劳军和救济难民。他还让夫人将在新加坡举办画展的全部收入,捐赠给九龙中国难童工艺救济院。

  3. 历史爱好者 文章作者

    1939年10月,他因病赴香港治疗,在病痛中,仍以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为念,一再叮嘱:“国难非团结一致不能排除。政治非根本澄清,国家永无清明之日。”次年9月26日,徐谦病逝,终年70岁。徐谦逝世后,中共中央主要负责人都送来挽联。毛泽东的挽联是:

    “存亡攸关,抗战赖持久,而今正是新阶段;

    死生同慨,团结须进步,岂能再抄旧文章。”

    朱德、彭德怀、叶剑英的挽联是:

    “安得横磨十万,斩尽奸邪,慰先生平生抱负;

    谨率貔貅百旅,扫荡妖气,还中华锦绣河山。”

    周恩来、邓颖超的挽联是:

    “国难方殷,老成凋谢,愿先生精神不死;

    抗战正急,团结频危,幸同胞万众一心。”

    徐谦一生著作颇丰,有《民约总论》《刑法丛编》《劳资合一论》《诗词学》《笔法荟谈》和《徐季龙先生遗诗》等。

    作者简介 张家康,文史作者。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会员。福建《党史月刊》特约作者。著有《新青年 时代巨变中的人与事》(北京大学出版社)。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了诸多文章。这些文章中,多篇被文摘报刊和香港《文汇报》、美国《侨报》等报刊转载。多篇被一些丛书收入。

    原载《联合日报》2018年2月10日 徐谦的反独裁求共和的一生 张家康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