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国之母:日本军国之母计划有多荒唐?

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不断扩大,日本政府一再强调“确保人力资源和培养”,以保证为侵略中国提供源源不断的兵源及维持国内狂热的军国主义氛围。提出了“为日本侵华生产出更多无限忠于天皇陛下的战士”,要求日本女性作为妻子和母亲将生儿育女作为自己的最高使命。在这样的口号下,日本制定了“军国母子”的育成计划。

1938年1月,日本颁布了《母子保护法》,1941年7月又制定了《国民优生法》,同时将薙刀与弓道引入学校,成为了女学生的必修课。日本女子学校里为了提供女生的身体素质,在学校的走廊和空地等处都建立了建议的单杠设置,让女学生能随时进行锻炼。

规定在15-21岁的女性里面进行一千米中长跑测试锻炼,同时增加短棒投掷练习,增加日本女性的体力,在为更好生育打下基础的同时为将来可能出现的决战本土做准备。日本将这一培养和锻炼计划称为“军国女性”的保护育成。

日本政府要求女性不但要为国家培养更多的小国民,而且自己也要在必要的时候舍身报国。对于自己生育的孩子日本女性应该做到“不论多么的喜欢,一旦国家征召,都要高高兴兴的祝贺他,鼓励他,将他送上战场为国效命。”

早在日本发动9.18事变的第二年,也就是1932年,日本便出台了高等女校令要求对以前的修身科进行必要修正,同时还设立了公民课,在学校里向女生灌输成为“军国之妻”、“军国之母”的精神建设。

更为极端的是为了培养军国主义的精神,以大阪府市立高中为代表的一批学校要求女学生在冬天赤裸上身进行干布摩擦,来锻炼自己的意志,增强体质。

正是在日本政府这一系列“军国之妻”“军国之母”的建设体制下,大批的日本女性争相为日本侵华积极表现,对于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踏上侵华的战场,不但没有不舍,反而鼓励他们“这是难得的出征机会,应该高高兴兴的前往。宁愿战死也千万不能当俘虏。”这些妇女面对自己的孩子阵亡,不但没有悲伤,反而对前来安慰的人表示:“我不哭, 是因为我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孩子;我落泪,是因为我再也没有孩子能够送上战场为国效力了。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