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奇葩禁令:夫妻同房居然是死罪?

太平天国是个靠邪教发展起来的畸形王朝,他有种诸多怪异和荒诞的做法,颁布《禁欲令》就是其中之一。自金田起义起,太平天国就有了男女隔离的制度。洪秀全说:“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于是,太平天国建立了男女分营制度,实行严格的男女隔离的措施,即使是夫妻同居也要被砍头。

但人性是遏制不住的,《禁欲令》虽然严酷,但阻挡不了夫妻之情。

最早被砍头的夫妻,是梁郭溱和韦大林这对激情鸳鸯。 这两口子不知是感情太深,还是性欲太强,经常偷偷摸摸在一起约会,结果被人现场抓住,双双被砍了头,共赴黄泉路。

面对杀头的危险,但仍然克制不住人欲,前赴后继者不乏其人。

有个叫卢贤拔的,他是拜上帝教中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熟读四书五经,入会以后一直在洪秀全身边担任专职秘书,从事文字工作。定都天京后,卢贤拔被杨秀清看中,调入东王府担任秘书(簿书),工作卖力,而且得力,很受东王赏识,先后被封为秋官又正丞相、镇国侯。虽然身为侯爵,但卢贤拔依然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过夫妻生活。要想有特权享受这种特殊待遇,除非做到王爵。

卢贤拔的妻子,也是东王府的女干部,卢贤拔看见自己的妻子整天在眼前晃悠,难免想入非非,久而久之,遐想联翩就升级为情不自禁。 有一天夜里,卢贤拔和妻子都在东王府值夜班,他们心想待着也是待着,值班值着值着就值到床上去了。

卢贤拔 “奸淫”自己老婆的罪行,很快被人发现,弄得家喻户晓,满城皆知。天朝于是就对进行了严惩,革了他的侯爵,准其戴罪立功。鉴于他是天王的秘书,不然,肯定是杀头了之。

还有一个叫陈宗扬的,他是太平天国冬官又正丞相,比侯爵低一级,因为官职不是太高,加上与杨秀清的关系不是很密切,所以和老婆睡觉后,就没有卢贤拔有面子,被判了死刑,斩首示众。

虽说卢贤拔丢了官,陈宗扬还丢了性命,好歹还能利用职务之便,满足一下夫妻团聚的念头。下层的官兵们可就惨了,就算他们有这个胆,也没这个机会。因为女馆不让进,民女不让碰。怎么办?女人不让碰,弄个男人总行吧?养男宠,做龙阳,于是就在军营里层出不穷。

更荒唐可笑,异常矛盾的是,天王洪秀全还曾颁发了一纸《多妻诏》,宣称天国居民,海外番众,皆以多妻为荣。并诏定:“东王西王各娶十一人,南王至豫王各娶六人,高级官三人,中级二人,低级一人。”

洪秀全“有妇八十八人”, 其他诸王以及高级将领也极尽荒淫之能。洪秀全本人建都天京后,在天王府夜夜狂欢,妻妾轮番伺候,14年足不出户。1864年,他52岁,终于在曾国荃湘军的隆隆炮声和后宫粉黛的嗟怨声中,不得不丢下他那千百个美女娇娘,自尽身亡。他死后48天,天京沦陷,天国灭亡。

洪秀全、杨秀清诸王在贪婪地享受如云美女的同时,却残忍地剥夺了太平军广大将士正常的生理需求和权利。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可怜的是太平军中的十多万女兵,她们怀着男女平等,建立理想天国的梦想参加太平军,不但天国梦破灭,最终却被沦为性奴。这既是太平天国起义领袖们的虚伪,更是数以十多万女太平军的人生悲剧。

以洪秀全为代表的太平天国首领们,比以往的封建统治者更贪婪、更无耻、更残暴、更无人性化。马克思对太平天国运动开始寄予厚望,曾给予高度评价,后来诅咒其为:只有在中国才有这类魔鬼。

无论后人如何评价太平天国,洪秀全在对待在男女之情上的政策,可以看出,他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变态无耻荒淫之徒,必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