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15日 汕头迎宾馆火灾

2000年7月15日 (农历六月十四),汕头迎宾馆火灾。2000年7月15日凌晨3点左右,汕头市迎宾馆突然着火。此次火灾中,住在2号楼的张建坤侥幸逃生。

张根据当晚与服务员的交流回忆,迎宾馆2号楼房应当是专供纪委办案人员的住房,一般不会有其他住户。当天,服务员也是在看到5人均持有机关单位工作证,才同意他们入住。张说,纪委在此办案应该是历经多时,事发前一天,纪委办案人员已经将办完案件封存,准备次日运走。不料,突发离奇火灾。

离奇大火烧死官员

火灾发生后,迅速被海内外媒体轰炸性报道,各种版本不断更新。

其中最为典型的说法是,突发的离奇大火,造成5名中纪委官员遇难。在核实死者身份时,发现其中有5人分别是中纪委、广东省公安厅派往汕头查案的成员,他们都住在2号楼房间,均因窒息而死。5人尸体当日运到殡仪馆,由专人守护,等待有关部门调查。

更有一些媒体描绘出了更多“细节”:住在2号楼的是中纪委专案组成员,他们在该楼已住了一年多,据悉是在调查汕头的走私案。此外,2号楼又住了广东省纪委和公安厅协助办案的官员。这批专案组人员是中纪委办案的精英,曾参与调查湛江走私大案。1998年在办完湛江走私大案后又奉命转战汕头,调查汕头走私大案。其间,这批办案人员又曾被抽调往厦门调查远华集团走私案。中纪委在汕头查办走私大案遇到重重困难,当地走私集团组织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加上潮汕地区传统的排外性,所以中纪委调查组一直未能取得突破。不过,时任国务院朱总理一直要求严查汕头走私情况,不查个水落石出决不收兵,所以,中纪委专案组长驻于此。坊间传言,可能是中纪委的调查妨碍了一些集团的利益,因此不排除有人勾结黑社会报复杀人纵火。

在火灾发生之后,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和复杂的情况,中央十分重视,要求广东有关部门全力调查起火原因,侦破此案。广东省则派出省公安厅厅长梁国聚坐镇汕头,亲自指挥调查。

官方调查认定意外

汕头迎宾馆2号楼发生火灾后数天,有官方媒体发布消息,备受各方关注的汕头迎宾馆“7·15”火灾起火原因查明。

经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专家和由省、市公安机关及消防部门组成的专家现场勘察、调查取证、试验检验。一致认定这起火灾原因,是2号楼204房间内的电子保温瓶过热故障,引燃该瓶可燃的塑料部件蔓延成灾所致。现场勘察未发现放火的嫌疑线索,排除纵火和遗留火种可能。

引发火灾的迎宾馆2号楼是1987年装修完毕投入使用的,无火灾报警和自动喷淋系统,装修大量采用可燃易燃材料,使得火灾得以蔓延;而当时在204房滞留的靳俊中、陈汉新、郑再华、林群亮等4人并不是里边住客,这4人连同当值服务员,在事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对于当晚入住2号楼的人员名单,当地政府对此一直未作说明。有一个细节是,当晚时任汕头市代市长的李春洪和其日本留学回家探亲的儿子也在该楼。火灾发生后,李准备破门冲出去,儿子说服李这时千万不能出去,只能固守待援。按照留学期间学到的消防安全知识,他首先用衣物、毛巾等将窗缝隙堵住,同时向门窗和衣物上泼水,防止烟雾进入,并进行呼救。最终被救援人员所救。而其他和他们一样同处困境的旅客,因为不懂逃生自救知识,贸然行动,结果葬身火海。

至今仍是敏感案件

事后,中央纪委、监察部作出决定,追授在办案工作中以身殉职的同志“全国优秀纪检监察干部”荣誉称号。

另外,对于纪委办理的案件,官方给的说法是,当年4月,广东省纪委和汕头市纪委等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潮阳市河溪镇原镇党委书记周洽隆严重违纪违法的问题。正当案件调查进入关键性阶段时,7月15日凌晨,调查组驻地汕头迎宾馆2号楼7号房间电子设备发生故障引发重大火灾。

汕头市公安局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负责新闻宣传的民警称,因为时间太长,这类重大案件,必须经过公安部同意,他们才能披露。而且时间久了,也许当时办案的警察也退休了,具体的案情他不知道。只是外界传得沸沸扬扬,各种说法均有,但是最后确认了,就是一起安全事故,烧水的电水壶引起。

如今,迎宾馆的2号楼都推平了,现在是建了一个花圃。汕头迎宾馆一名负责外联的工作人员向本刊介绍,因为死者身份特殊,社会影响才比较大,至今还有人不断提起。

他说,这些年来,汕头相关部门、迎宾馆也跟这个生产电子保温瓶的日本电器公司打了七八年官司,最终胜诉,该公司赔偿了数百万。

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为了官司,当时汕头一些部门都出面了,“这或许也是政府的一个操作方式,政府迫于社会舆论压力,要给出一个说法。””

(摘自《瞭望东方周刊》 、《大周末》等报刊,《大周末》主编:张俊以)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