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系列:九千岁不死 大明朝没那么快灭亡

忠贤不知书,颇强记,猜忍阴毒,好谀。——《明史·宦者传》(译文:魏忠贤不知书,但记忆力很好,性格猜疑残忍而且阴毒,好阿谀奉承。)

1

“学而优则仕”历来是中国读书人的理想,可是在中国古代,曾经有这样一个王朝,它的统治者规定:欲入官场,必先自宫,算是另类的《葵花宝典》吗?

我们知道,中国历史上太监封王的有三个人,分别是:北魏的宗爱、唐朝的李辅国、北宋的童贯。

皇帝用“万岁”称呼,王爷一般以“千岁”称呼。

历史上有个太监,虽然没有封王,却被称呼为“九千九百岁”,三大太监王爷绑在一起也不及他三分之一。

这个太监就是明朝的魏忠贤,称他是“太监第一人”也不为过。

2

魏忠贤是一个大大大坏蛋,这是常识。

东林六君子、东林七君子的事迹流传很广,中学课文里还有文言文名篇《五人墓碑记》,就连相声界也有单口相声《连升三级》。

民间关于魏忠贤最有名的一个段子说,有四个人夜里在密室饮酒,其中一个人喝醉了,谩骂魏忠贤,另外三个人吓得不敢出声。那个人还未骂完,东厂番子突然出现,将四人押到东厂,醉酒大骂的人被处死,另三个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

凡此种种,魏忠贤算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一直以来,有很多人对明朝的灭亡进行分析,“党争说”、“天灾说”、“鼠疫说”等等,其中就有一种观点:如果魏忠贤不死,明朝不会像现在这样断崖式覆灭。

这种观点相当有市场,认同的人不在少数。

那么,问题来了,魏忠贤究竟是不是这么坏呢?

3

先看看魏忠贤的发迹之路。

魏忠贤出身市井,是个小混混,喜欢赌博,但逢赌必输。一次赌场惨败之后,魏忠贤愤而自宫,通路子进宫做了太监。

魏忠贤颜值不错,长得高大威猛,但更重要的是情商极高,极其擅长察言观色,他搭上了“三朝太监”魏朝,还和魏朝拜了把子,当时的太监首领王安对魏忠贤的观感也很不错。

魏忠贤发迹的关键人物是皇太孙朱由校的奶妈客巴巴,客巴巴原本和魏朝是“对食”的关系,魏忠贤作为“第三者”加入后很快就博取了奶妈的欢心,“三角恋”的三方甚至闹到了已经当上天启皇帝的朱由校那里。

皇帝很尊重自己的奶妈,让客巴巴自己选择,风韵犹存的奶妈纤纤玉指指向了魏忠贤,这次移情别恋改变了历史。

之后,魏忠贤接着客巴巴和皇帝之间的亲密关系,逐渐获得宠信,直到大权在握。

传闻说,客巴巴看中魏忠贤,除了看外表之外,魏忠贤净身不完全,还有一粒睾丸,才是关键所在。

4

魏忠贤怎样的“倒行逆施”暂且不提。

在崇祯统治初期,嘉兴有一个书生弹劾魏忠贤十大罪。我们来看看是哪十大罪。

一、与皇帝并列;二、蔑视皇后;三、搬弄兵权;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王封爵;六、目无圣人;七、滥加爵赏;八、掩盖边功;九、剥削百姓;十、交通关节。

与皇帝没有并列,皇帝是万岁,老魏是九千九百岁,还差着100岁呢?再说人家木工皇帝朱由校也没说啥。

蔑视皇后,也可是说成阻止后宫干政。

搬弄兵权,辽东基本太平,这是功,不是过。

不把朱元璋朱棣放在眼里,无非是拿祖宗家法说事,这本来就是既得利益者对自己权益维护的法宝。

克削藩王封爵属于统一战线的策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一切为了“倒魏”。

目无圣人说的是魏忠贤配祭孔子,但这也是一帮拍马屁的人搞出来的。

滥加爵赏、掩盖边功、交通关节,这都属于政治斗争的范畴,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至于剥削百姓,下文会详述。

好吧,仔细想想,其实这些罪证都不太站得住脚,还是那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5

史料上记载了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第一个细节:天启皇帝朱由校在临死前叮嘱自己的弟弟崇祯皇帝,说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

朱由校虽然谈不上是一个好皇帝,但心里很清楚,虽然魏忠贤身上毛病很多,但还是心系皇室,心系大明江山的,尤其在维护大局方面,老魏的思路很清晰。

事实上,魏忠贤曾经力排众议、大胆起用败军之将熊廷弼,抛开私怨、违心推荐赵南星、孙承宗等一批能臣直臣。

在边事上,魏忠贤处理得当,虽然辽东局势一直很紧张,也有败绩,但总的来说,还是很稳定的。

第二个细节:魏忠贤活着的时候,浙江一年茶税20万两白银,而在魏忠贤死后,浙江一年茶税只有12两。

打仗要钱,但是魏忠贤并不想加重农民的负担,想从商税上加大征收力度,但是,代表江浙工商地主利益的东林党人梗着脖子,一句“祖宗之法不可更改”,直接把皇帝顶得无话可说。

所谓歌颂平民英雄的《五人墓碑记》又何尝不是当地富商煽动雇佣地痞,流氓暴力抗税的事件呢?

魏忠贤顶着压力,强行收取商税,以保证财政收入应付边境战事、国计民生,但死后这些政策都被废止。

6

必须承认,魏忠贤算不上好人,他在巩固个人权势方面、制造白色恐怖方面残忍歹毒。但是,无论是治国还是做人上,魏忠贤绝对比龌龊无耻、沽名钓誉的东林党要靠谱的多。

魏忠贤制造的一系列所谓冤案,矛头基本上都是指向东林党人。

作为正义化身的东林党人又是怎样呢?

这些以倡谈儒学为己任的家伙,不过是一群擅长空谈、治国乏术的无用文人。东林党人本身的狭隘和偏执,更使得使得东林党成为排斥异己的工具,只要不是东林出身,就是奸臣!

晚明的富商,一顿饭好几千两白银,可是让他们交一文钱的商税,他们却宁死不交。这个集团的代表东林党,鼓吹不与民争利,鼓吹加征农业税,实在太虚伪太龌龊。

当李自成兵围北京的时候了,崇祯皇帝向东林党人占了大多数的朝臣们借钱,这些家伙都没有了平时激昂高亢的爱国面孔,就是不借!李自成一进京,从他们身上收刮到七千万两白银。

大明朝积重难返,终归是要灭亡的,但它没有亡在魏忠贤那帮“流氓无赖”的手中,偏偏亡在这帮饱读诗书、治国有方的大儒手中。

这是历史的讽刺吗?

如果没有魏忠贤在天启朝对东林党的压制,明朝灭亡的脚步也许会更加快些。

7

魏忠贤被泼了无数脏水,道理很简单:舆论权掌握在他的敌人手中。

这帮无良文人用文字作为武器,故意忽略功劳,诚心放大缺点,把圆的说成方的,把方的说成圆的。

别说魏忠贤本来就不是好人,就算是圣人,也同样体无完肤。

还是同为太监的刘若愚在《酌中志》中对魏忠贤的的评价比较中肯——

“忠贤少孤贫,好色,赌博能饮啖嬉笑,喜鲜衣驰马,右手执弓,左手彀弦,射多奇中。不识文字,人多以傻子称之。亦担当能断,顾猜很自用,喜事尚谀,是其短也。”

8

文人误国,居心不良的文人祸国。

书都看到狗身上去了。

有些人,还不如一个太监。

这就是魏忠贤故事给人的启示。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