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冯云山,太平天国之冯云山假面

太平天国冯云山:长期以来,冯云山在文学作品中的形象,就是个忠心耿耿、深谋远虑的老黄牛兼神机军师,他不但没有野心,甚至没有脾气,差不多是天国首义领袖中唯一顾全大局、懂得谦让、没有政治野心的人物。

有人断言,倘若他不死,杨秀清也不会跋扈到和洪秀全分庭抗礼的地步,后来那场几乎注定了天国覆灭命运的内讧,也许就根本不会发生;也有人认为,以他的务实性格,也许可以把后期陷入宗教癫狂状态的洪秀全拉回人间,让他少说天话,多做人事,让太平天国更像个正常国家。一句话,他简直是太平天国唯一的完人。

冯云山政治完人、崇高评价背后的真面与假面

从洪秀全到石达开,从杨秀清到李秀成,几乎每个太平天国的重要人物都饱受争议,迄无定论。在这群草莽英雄中,惟独一个人,不论评论者站在怎样的立场,对其政治主张作何评价,但对其个人能力、品德却众口一词地赞誉、佩服,这个人就是冯云山。冯云山似乎是太平天国中唯一能被各“山头”所接受的人物,对这位“政治完人”,留下的崇高评价和高贵头衔并不少。

——“三兄”:这是太平天国还没成立时,他得到的尊称。这个“三兄”可不是瓦岗寨拜把子的老三徐茂公(其实也没这档子史实),而是上帝的第三个儿子。按照洪秀全的说法,上帝的大儿子是耶稣,他自己行二,接下来就是行三的冯云山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杨秀清还只能算四弟,您说这尊崇高不高?

——“云师”:定都天京后,洪秀全自称太阳,把诸王都加了个天象的头衔,已经死去的冯云山被称为“云师”,意思是在天上管理云彩的高级干部。 ……

不过崇高评价并非都是真面,也有“假面”:“三兄”固然好听得很,却半点不好受用:杨秀清、萧朝贵趁冯云山被迫打官司之际,靠自称上帝、耶稣附体获得大权,并得到洪秀全的认可,而原本的“二把手”冯云山被降成“四把手”,所谓“三兄”,不过是在“人权”被削夺后,胜利者从“神权”方面所给的、聊胜于无的补偿罢了。

“云师”半神半人,煞是神气,可封的时候就比杨秀清的“圣神风”低了一级,后期杨秀清、韦昌辉都死了,石达开也走了,洪秀全一个人玩神权游戏,圣神风雷、圣神雨电之类的弄了一大堆,他这个“老干部”却仍然孤零零顶着个“云师”的旧封号不上不下。

比洪秀全还叛逆的革命家冯云山

1843年洪秀全科举落榜,生了一场大病,醒来后自称受到上帝启发,要传播上帝福音,冯云山是最早信奉这个“上帝教”的3人之一。第二年二月,洪秀全决定去广西传教,同姓的只有3人,而且都姓冯,冯洪间的交情可见一斑。

种种迹象显示,此次广西之行,洪秀全的目的真的就是传教,而不是去谋反。到了广西贵县赐谷村洪秀全表哥家,洪秀全见村子实在太穷,捱不下去,就让三冯先回去,自己留下来帮表哥、表侄打官司。

冯云山并没有回去,而是跑进了蛮荒的紫荆山,靠拾粪、打短工度日,并因不经意间流露出才华,被读书富户曾槐生赏识,当上私塾先生,他利用当地“三不管”的有利条件,开始传播洪秀全的上帝教,并在几年间建立了一个横跨几县、拥有几千名会众的“拜上帝会”,而且每个人都尊奉从没见过面的洪秀全,这不仅令后来回到广西的洪秀全惊奇感动,也令读史者叹服不已.

这些都是事实,但真面之后也有“假面”。

革命友谊原来如此脆弱:政治交易让洪秀全毫不犹豫牺牲了冯云山

冯云山在大牢里蹲了整整半年(1848年1-6月),出狱后便发现,自己原本的地位已经不保:当地土著杨秀清、萧朝贵靠着神灵附体的把戏夺得了实权,把他架空了。传统的说法,这时洪秀全去广州,设法营救他去了,不在广西,因此被杨、萧钻了空子,但后来在英国发现的史料《天兄圣旨》表明,萧朝贵第一次“天兄下凡”时,洪秀全本人在场,显然,杨、萧等地方实力派用“替洪秀全的神圣地位背书”——让天父天兄说洪秀全是天王,换取洪秀全对他们地位的承认,而洪本人对这桩政治交易极为满意,并毫不犹豫地牺牲了冯云山这位老朋友的利益。

假面后的真面的确很残酷:乡情、友情,最终都敌不过政治考量和利益交换。不过有一点却是真的,即冯云山的确顾全大局,毫无怨言地默默接受了这一角色错位,杨、萧起初还半遮半掩,到金田起义前夕,就干脆自居左辅、右弼正军师,把“三哥”挤到了配角和部下的地位。

冯云山之死:太平天国八大天王,冯云山入土为安

清方许多记载都说,冯云山是在咸丰二年(1852年)阴历四月二十三日,太平军围攻桂林不克、北上经全州,沿湘江行至湖南、广西交界处蓑衣渡时,被清朝湘勇统领江忠源阻击,中炮战死的。

冯云山的尸体始终未能寻得,他也因此成为太平天国首义八王中,仅有的两名入土为安者之一。其余六人,杨秀清、韦昌辉、秦日纲在内讧中死无葬身之地;石达开在成都被凌迟处死;洪秀全死后埋在宫殿院中,被随后攻破天京的湘军掘出焚尸;萧朝贵战死在长沙城外,葬于妙高峰下,太平军攻长沙不克,转进岳州,他的尸体被清兵掘出戮尸;另一位幸运者是排名8人最末的豫王胡以晄,他在1856年病死江西临江,而那里恰是他的祖籍,可谓叶落归根了。
  
假如冯云山不死,是否能压抑杨秀清的野心,让洪秀全少搞些神权政治

到了金田起义前夕,冯云山不但地位是杨、萧的副手,实力更远不如杨、萧,有一次萧朝贵因为芝麻绿豆大小事,要打一个叫谢享才的两千棍,冯云山看不过讲情,竟要跪在天兄附体的“六妹夫”萧朝贵脚前苦苦哀求,最后“天兄”才开金口:这次给你面子,下次再讲情,连你一块儿打——就这样的权威、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表现,他就算到了天京,也只能跟韦昌辉、石达开那样,“在东王面前不敢多言”,杨秀清不压抑他就算给他面子,他如何去压抑杨秀清的野心?

各方史料都记载,太平天国早期的典章制度都是冯云山制订,这样一个光丞相就有二十四名、军中到处都是大员,且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和石达开等人的姓名(甚至曾用名)都要避讳的制度,是后来洪秀全更苛刻、更可笑制度的萌芽,而这样的一个制度,就出自冯云山之手,指望他匡正洪秀全,难矣。

冯云山是什么王

冯云山(1815年-1852年6月10日),广东花县禾落地村(现广州市花都区)人,是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所封五王之一的南王,称七千岁。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