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犯错臀部竟被群臣打烂?

金太宗完颜晟(1075年11月25日—1135年2月9日),女真名完颜吴乞买,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四弟,金朝第二代皇帝,1123年即位。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犯错臀部竟被群臣打烂,这是真的吗?

天会三年(1125年)十月,令谙班勃极烈、完颜斜也为都元帅,统领金军,兵分东、西两路,逼进北宋首都汴京,双方订“城下之盟”。天会四年(1126年)八月,经过半年的休整,金太宗再次命宗望、宗翰两路军大举南伐,汴京再度被包围,破郭京“六甲法”,汴京城陷。

天会十三年(1135年)正月,太宗病死于明德宫,终年六十一岁。遗体葬和陵。其后代全被海陵王完颜亮所杀,海陵王迁都后,改葬于大房山,称恭陵。死后谥号是体元应运世德昭功哲惠仁圣文烈皇帝,庙号太宗。

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犯错臀部竟被群臣打烂?

皇帝作为封建王朝最重要的人物,其身体自然也是全天下重要的资产之一,所以大臣们对皇帝拜见时总要山呼“圣躬万福”(非电视剧里演绎的山呼“万岁”)。皇帝的身体既然如此重要,自然要当活化石一样小心保护,不能随意碰着伤着,至于棍棒相加更是大不敬的事情。然而,凡事总有例外,金国第二任皇帝金太宗完颜吴乞买,就曾被大臣们从龙椅上拖下来痛打一顿,事后他还要乐呵呵地作自我检讨,在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史上算是唯一的一次。

完颜吴乞买是开国皇帝阿骨打的弟弟,这家伙力气惊人,经常跑到树林里,一个人赤手空拳跟狗熊打架。结果,每次倒霉的都是狗熊,他本人顶多只是皮外伤。他和阿骨打的兄弟感情很深,在著名的头鱼宴事件中,阿骨打做为部落的代表也应邀参加。按照惯例,每个首领都要翩翩起舞,逗辽国皇帝高兴。阿骨打很有骨气,打死也不跳。辽天祚皇帝非常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当即下令要杀掉阿骨打。一身大块头的吴乞买突然冒出大智慧,以随从的身份当场表演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赤手空拳擒熊缚虎。辽天祚皇帝看得哈哈大笑,就免掉了阿骨打的大不敬之罪。

阿骨打开国后,吴乞买担任了暗班勃极列(勃极列是金国特有的领导机构,相当于现在的政治局常委,暗班勃极列是皇位接班人),跟随皇帝哥哥东征西讨,立下了汗马功劳。金太祖统军伐辽时,他留守京都,总管朝政。天辅七年( 1123)八月,金太祖死,九月,继帝位(太宗),改年号天会。当上皇帝的完颜吴乞买发挥当年逗狗熊的蛮劲,继续发兵攻辽,在天会三年(1125),他一举俘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历经九位皇帝的辽国灭亡。同年十月,他命金军南下侵宋,进围宋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宋被迫请和,割让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州 )、河间(今属河北)三镇,对金称侄。次年八月,又发兵两路攻宋,破开封城,俘徽、钦二帝,北宋亡。天会七年至八年,金兵追击宋高宗过长江,遭到江南人民的抗击被迫北撤。金太宗的南下扩张政策,造成中原甚至江南经济的严重破坏。在山东、河南、陕西之地,立宋降臣刘豫为傀儡皇帝,国号齐,都大名(今属河北),作为金国的小小属国。

完颜吴乞买能一连灭掉当时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与他个人的行事方式是分不开的。当时宋国人打仗,都是那些大臣们制订作战方案,连行军路线都定好了,经皇帝确定后,送到前线。并派太监监督执行情况,前线的将领们无权更改。而金国的吴乞买皇帝则把一百道盖有玉玺的空白圣旨发给前线将领,让他们根据需要随时发布圣旨,制订策略,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所有能力。金宋两国的皇帝如此,前线上到底谁赢谁输,开战之前就已经决定了。

那么他被打屁股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话说金朝开国之初,家底儿太薄,连皇宫都修得跟土匪窝一样。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本着节约闹革命的精神,郑重地与群臣定下誓约:国库中的财物,只有打仗时才能动用。如果有人违反了誓约,不论是谁,都要打二十大棍。这一铁令一直被很好地遵守着,直到完颜阿骨打去世。起初,完颜吴乞买也是很节约的,就按他的皇宫来说,所谓的宫墙是用柳树和榆树形成的篱笆。前厅办公,后院住人,有点像梁山泊的味道。放猪的赶羊的老百姓,前后院随便出入。除非进行重要的军事会议,不会有士兵把守。

房子可以烂点,衣服可以破点,但是总不能连酒也臊点吧?于是,忍了很久的完颜吴乞买有天终于忍不住了,他在某个黑灯瞎火的夜晚,偷偷打开了用了府库的大门,抓了一把财物去美美地享受了一次。事后,丞相清点国库时发现了此时,赶紧去告诉了重臣粘罕。粘罕一点儿也不含糊,马上在朝上揭了此事。经过群臣商议,决定处罚这个奢侈浪费的“昏君”。他们把完颜吴乞买连扶带架请下宝座,打了二十棍子。打完,又把他搀回宝座,然后,以粘罕为首的全体大臣一齐跪下请罪。

事已到此,完颜吴乞买也无可奈何,只好忍着疼痛将侍从端来的压惊酒喝完,然后恕众臣无罪。逗了一辈子狗熊的完颜吴乞买,做梦也没想到会栽在大臣们上手,至此以后,他老老实实住窑洞,吃小葱拌豆腐,直到驾崩。

评价金太宗

《金史》:“天辅草创,未遑礼乐之事。太宗以斜也、宗干知国政,以宗翰、宗望总戎事。既灭辽举宋,即议礼制度,治历明时,缵以武功,述以文事,经国规摹,至是始定。在位十三年,宫室苑籞无所增益。末听大臣计,传位熙宗,使太祖世嗣不失正绪,可谓行其所甚难矣!”

郭青螺:“宋太宗以天下私之子,金太宗乃以天下还之侄,故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皇太极:“金太祖、太宗法度详明,可垂久远。”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