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里谁最会收买人心?连极会用人的曹操都不如他

《三国演义》作为我国“四大名著”之一,其艺术性、文学性毋庸置疑,但是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实际意义呢?据说日本德川幕府的建立者,大名德川家康就常常翻阅《三国演义》,将其视为奇书,当时颇不以为然,但是随着一遍遍地读,一遍遍地想,渐渐发现它确实已经超脱了寻常所说“小说”的范畴。

“黎叔”说过“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眼睛要看着别人的长处!”

“黎叔”还说过“这次出来一是通过实战锻炼队伍,二是考察新人,在这里我特别要表扬两个同志,小叶和四眼。他们不仅突破了自己,也超越了在座的前辈。”

众端参观,各尽其用

所谓众端参观,即是要求领导对员工从各个方面了解、观察,然后根据才能进行使用,“汉初三杰”中萧何是县吏,韩信直接肄业,樊哙是屠夫,灌婴是布贩,娄敬是车夫,却都能被挖掘,被善用,这和众端参观大有关系。

根据《襄阳记》记载,庞德公称诸葛孔明为卧龙,庞士元为凤雏,司马德操为水镜,《三国演义》中徐庶曾对刘备说“卧龙凤雏,得一而可安天下!”

而实际上,刘备通过对二人的了解,大约是把诸葛亮当作了萧何,把庞统当作了张良,庞统死后,军事上则倚靠法正,很明显,刘备是看到孔明和庞统二人虽然名声相当,但是擅长的技能不同,从后来诸葛亮北伐事事操心上来看,其实他还是更为擅长内政方面的政务。

再如孙策临死说的“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虽然《三国演义》中没有描写多少具体的领导和员工接触问题,却通过这种结论性的方式在告诉我们,只有深入了解,才能知道员工能干什么,才能成为一个好领导。

唯物辩证法中的两分法告诉我们要全面的看待问题,不只要看到缺点,更要看到优点。

所以说不论做为领导还是员工,都忌讳头脑一热,看到眼前的一点问题就做出判断。如果不去了解,只凭一时的感觉,很容易铸成大错。

三国志蒋琬传》载“先主尝因游观奄至广都,见琬众事不理,时又沈醉,先主大怒,将加罪戮。军师将军诸葛亮请曰:‘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其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修饰为先,原主公重加察之。’先主雅敬亮,乃不加罪,仓卒但免官而已。”

这个故事是不是挺眼熟,曾几何时,鲁肃给刘备写信,说庞统庞士元非百里之才,结果刘备通过和庞统的接触,认为他确实是人才,等到他成了大集团的领导,即使是作为左膀右臂的诸葛亮给说好话,也不行了,此时的刘备被权力冲昏了头脑,犯了主观臆断错误,如果不是诸葛亮了解蒋琬,蒋琬就被刘备给杀了,又如何会有将来的宰相蒋琬,为蜀国稳定军心,稳住国势?

刮目相看,不计前嫌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这是告诉我们要如何了解他人,同时,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认识具有反复性和无限性。

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吕蒙“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的例子,不能固守于旧观点,用固定的眼光看问题。

那么,为什么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以吕蒙为例,劳动具有二重性,即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吕蒙通过自己的学习,将自己由一名具体劳动者变成了既可以进行具体劳动,也可以进行抽象劳动,即是从领兵武将,到带将统帅的转变,如果没有上级领导的重新认识,不给他新的机会,吴国如何夺回荆州?诸如现代的“董小姐”,不就是从销售转到管理,诸多IT界的牛人,也何尝不是从技术转到管理。

如果领导不能发现员工的成长与提高,员工又怎么会有动力,等到真正成长之后,他们又怎么会守在原来的岗位上呢?

当然,这种发展眼光的另一个表现,就是不计前嫌,如汉初刘邦信任韩信、陈平,三国时代代表人物则如曹操。

官渡之战,许攸叛袁投操,内心很是忐忑,但是看到曹操光着脚就迎了出去,他很受感动,对于这种领导,刚刚跳槽的许攸立刻提出了决定整场战役胜败的关键计谋。

如果说当时是因为曹操势弱,那么到了任用张辽、张郃、张绣等一批降将时,就能看出他如何不计前嫌。

辩证唯物主义说实践是检验认识的真理性的唯一标准,认识对实践具有反作用。

作为对抗东吴的前沿重要阵地合肥,曹操就任命张辽为主帅,而更早跟随他的乐进、李典,只能作为张辽的副手,因为曹操不以出身为标准,能够各尽其用,这也同时证明了了解员工的重要性,张辽也不辱使命,合肥之战大败孙权,曹操对于员工的认识,决定了他的任命方式,这种方式反过来也证明了他认识的正确性。

再说说小心眼的刘备,当初刘备入蜀,刘璋有一个手下叫做张裕,因为胡子特别茂密,刘备拿他找乐,编了个小故事,说他是毛多的猪,结果张裕立刻反唇相讥,说刘备是无毛猪,那个时代没有胡须都可以算是一种缺陷了(当时崇尚蓄须,所以关羽胡须长就有“美髯公”的美名),所以刘备很生气。

但是因为他是刘璋的手下,自己只是客人,等到他夺得西川,这个张裕平时还爱玩点高科技,预测蜀国国运不长,虽然诸葛亮给上书求情,还不被刘备给咔嚓了,谁让他当初拿未来的领导找乐,这领导还不那么宽宏大量呢。刘备的这点“小任性”和蜀国后期人才的匮乏恐怕多少有点关系吧?

臣居君上,先人后己

初,袁绍与操共起兵,绍问操曰:“若事不辑,则方面何所可据?”操曰:“足下意以为何如?”绍曰:“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操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这段出于《三国志》的对话,袁绍倚仗集团资本,曹操则以道御之,成为了二人日后发展的指导思想,而最终曹操能够赢得官渡之战的胜利,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曹操认识到人才的重要,天下是靠手下的员工打下来的,不是靠他一个人。

比如典韦为保护曹操力战而死,过了一年之后,当曹操再次淯水时,忽然在马上放声大哭,因为他想起了典韦,虽然长子和侄子也为掩护他而死,但对于他来说,更为悲痛还是典韦之死,大哭之后大设祭筵,曹操亲自拈香哭拜,吊奠典韦亡魂。

再比如郭嘉死时,曹操“往祭之,大哭”,虽说这两哭会让人觉得有作秀的嫌疑,但是,一起打拼的情义,以及这二人一武一文的才干,都在曹操心中占有重要地位。

可以和曹操做对比的,是刘备,都说刘备摔孩子是收买人心,但是他那句“险些为你损我一员大将”确是真实的想法,要知道乱世的领导,占据一块地盘自保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能自保,别说一个孩子,多少个孩子也要落得个灭门的结果,那句话从侧面也看出刘备把人才摆到了相当高的地位,其他如张绣对贾诩“执父礼”,刘备三顾茅庐,都是把人才摆在第一位。

现代社会也不乏其例,只是换了种形式,大企业大财团的ceo赚足名声,但其实他们只是面子,里子还有董事会,还有持股人,即使是如乔布斯,作为苹果的创始人,声名赫赫,可是高层权利斗争还是将他撤权,暂不提勾心斗角的权利之争,作为苹果的领导层,何曾不是把乔布斯努力推上神坛,将他摆到高位,“领导们”退居幕后。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