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2日 两弹元勋任新民逝世

任新民逝世:人民网北京2017年2月14日电(赵竹青)2017年2月12日,“两弹一星”元勋、我国著名导弹和火箭技术专家任新民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至此,“中国航天四老”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任新民,都走了。

两弹元勋任新民

任新民曾作为运载火箭的技术负责人领导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发射;曾担任试验卫星通信、实用卫星通信、风云一号气象卫星等6项大型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被亲切地誉为航天的“总总师”。

有人说,任老总的一生波澜壮阔,因为参与了众多航天工程的论证、实施。但他自己却说:“我一生只干了航天这一件事。”

任新民(1915.12.5~2017.2.12),汉族,安徽省宁国市人。1945年赴美留学,1949年8月回国。1952年起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任教,1956年进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1965年任七机部一分院副院长兼液体火箭发动机研究所所长。1975年6月任七机部副部长。1982年起,历任航天工业部科技委主任、航空航天工业部高级顾问、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高级顾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中共十一大、十二大代表。第三、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任新民的航天足迹

1956年,归国不久的钱学森开始组建我国导弹的专门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在组建专业人才团队时,钱学森邀请任新民一起创建中国的航天事业,任新民欣然应允。从此,任新民开启了自己的“航天人生”。

1958年1月,我国开始了P-2导弹的仿制工作。终于在1960年下半年获得成功。

上世纪60年代,在中近程导弹的自行设计工作中,任新民担任这一型号的副总设计师,主管发动机研制工作。

“东风二号”于1964年6月29日飞行试验取得圆满成功。这标志着中国已掌握了自行研制导弹的技术,迈开了独立研制导弹的步伐。

之后,由任新民全面负责研制工作的“东风三号”研制成功,使中国仅仅用了10年的时间就拥有了完全独立的中程导弹。

在1958年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第一次表示,我们也要搞人造地球卫星,该卫星最后被定名为“东方红一号”,而运载它的火箭为“长征一号”。任新民担任该型号的总负责人。经过5年多的艰苦奋斗,终于在1970年4月24日,长征一号成功发射了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从而揭开了中国航天活动的序幕。任新民和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等研制试验的有功人员,被周总理称为“中国放卫星的人”。

1975年,60岁的任新民被任命为第七工业部副部长,专门负责运载火箭、卫星的研制、发射工作。

1980年5月18日,中国向南太平洋预定海域成功发射了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任新民担任发射首区技术总指挥。

上世纪80年代,在1986年到1990年5年的时间里,任新民相继领导研制和发射成功了5颗通信卫星,为我国的电视、广播、电教、通信、数据库提供了有效的服务,取得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1986年前后,年逾古稀的任新民,又被任命为风云一号气象卫星工程、改进的返回式遥感卫星工程、新型返回式遥感卫星工程、发射外国卫星工程等5个工程的总设计师。

1988年9月,长征四号运载火箭发射第一颗风云一号气象卫星获得圆满成功,当天就收到卫星云图照片。

1986年他被任命为对外商务发射卫星工程的总设计师。1990年初春,他坐镇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首次主持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成功地将亚洲一号通信卫星准确送入预定地球同步轨道,圆满完成了发射合同,实现了我国用国产运载火箭进行国际商业发射零的突破。

1992年,中国的载人飞船工程正式批准立项,自此工程在全国各地有关单位全面开展起来。这一年任新民已经是77岁的老人,但他仍然坚持参加研制中各重大技术难题研讨会、各类评审会。后来的神舟一号到神舟五号的发射他都要亲临现场。

1999年,在两弹一星元勋颁奖大会上,任新民获得了功勋奖章。

2003年10月15日,迈入88岁高龄的任新民,再一次来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目送着神舟五号飞船将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载上太空遨游。

2014年11月,年近百岁的任新民因病住进医院。住院期间,任新民还时刻关心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的研制情况。当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雷凡培去医院看望他,并向他汇报新一代运载火箭在研制过程中取得的最新进展时,任新民听了非常高兴,他说:“真希望‘长五’早点飞上天啊。”

把“东方红一号”送上天 被亲切称为“总总师”

任新民1915年12月5日出生于安徽省宁国市,是我国导弹总体和液体发动机技术专家,中国导弹与航天技术的重要开拓者之一,作为运载火箭的技术负责人领导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发射,被亲切地誉为是航天的“总总师”。任新民一生曾领导和参加了第一个自行设计的液体中近程弹道式地地导弹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制;领导组织了中程、中远程、远程液体弹道式地地导弹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制、试验;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发射远程弹道式导弹的飞行试验,任首区总指挥;组织研制“长征1号”运载火箭;组织氢氧发动机、“长征3号”运载火箭和整个通信卫星工程的研制试验;领导组织了用“长征3号”运载火箭把“亚洲一号”通信卫星送入地球同步转移轨道;担任“风云一号”气象卫星总工程师等。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两项、求是基金杰出科学家奖,获中国载人航天工作突出贡献者功勋奖章、“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等。

与钱学森一见如故 应邀共创航天大业 据介绍,任新民与钱学森结下了一生“亦师亦友”的深厚情谊,携手从零开始“干航天”。说起来,钱学森于任新民算是“伯乐之遇”。 1948年,任新民成为了美国布法罗大学第一位聘任的中国讲师。尽管在国外拥有优越的科研条件和生活条件,但任新民一刻也没有忘记“学有所成、报效祖国”的初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两个月后,他破除重重阻碍,如愿归国。 1956年,归国不久的钱学森开始组建我国导弹的专门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钱学森在东北参观重工业时,一个沉稳且与他经历相似的年轻人让他感觉一见如故,这个人就是任新民。钱学森邀请任新民一起创建中国的航天事业,任新民欣然答应。从此,任新民开启了自己的“航天人生”。

钱老四老都已远去 深深留在人们心底 原中国航天报社总编辑石磊曾作为试验队专职记者随东方红二号甲卫星发射团队来到西昌发射基地,而任新民正是当时研制和发射工作的主持者。“虽然当时已是八旬高龄,但任老丝毫不畏困难。遇到问题带头往前冲。”石磊回忆,发射前困难重重,任老曾亲自爬上了数十米高的发射塔架。 “任老不拘小节,虽然穿上西装特别精神,但他日常就是一套蓝色工作服,戴一个特别朴素的白框眼镜。”石磊回忆,当时住地离指挥部还有6公里的距离,任老虽有专车,但经常自己步行前往开展工作。“由于他当时衣着太朴素了,又在西昌的大太阳下晒得黢黑。门岗认不出他是谁,还把他当成了拾荒老人拒之门外。” 昨夜,石磊得知这位崇敬而亲切的老前辈病逝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人们常把钱学森与任新民、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并称‘钱老加四老’,如今‘钱老加四老’都不在了。”石磊说,虽然老人们都去了更远的地方,但他们同时也在最近的地方——“航天人的心里”。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