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的皇后,杨广的妃子

杨广的皇后:隋炀帝愍皇后萧氏(567年-647年),出身中古政治文化世家兰陵萧氏。父西梁孝明帝萧岿,母张皇后。萧后生于二月,江南风俗以为不吉,遂辗转由叔、舅收养。

隋文帝建立隋朝后,选其为爱子晋王杨广之妃。萧后婉顺聪慧、知书达礼,又通医术,颇知占侯,深得文帝夫妇欢心和丈夫杨广宠爱,诞育三子一女,并为夫夺嫡立下汗马功劳。隋炀帝即位后,萧后虽年过四十,仍得到其宠爱和敬重。炀帝之后多有失德,萧后婉谏无果。江都之变炀帝遇害后,五十多岁的萧后带着幼孙和皇室诸女,先后流落于叛军宇文化及、窦建德处,后义成公主迎其至东突厥,流亡突厥的隋百姓奉炀帝孙杨政道为主,萧后与其居定襄。唐贞观四年李靖灭东突厥,萧后等归长安,居长安城兴道里。萧后于唐贞观二十一年去世,唐太宗以皇后礼将其与炀帝合葬扬州,谥曰愍。

杨广:妃萧氏,夙禀成训,妇道克修,宜正位轩闱,式弘柔教,可立为皇后。

魏徵:①二后,帝未登庸,早俪宸极,恩隆好合,始终不渝。文献德异鳲鸠,心非均一,擅宠移嫡,倾覆宗社,惜哉!《书》曰:“牝鸡之晨,惟家之索。”高祖之不能敦睦九族,抑有由矣。萧后初归籓邸,有辅佐君子之心。炀帝得不以道,便谓人无忠信。父子之间,尚怀猜阻,夫妇之际,其何有焉!暨乎国破家亡,窜身无地,飘流异域,良足悲矣!②昔文皇潜跃之际,献后便相推毂,炀帝大横方兆,萧妃密勿经纶,是以恩礼绸缪,始终不易。

杨广的妃子

隋炀帝杨广也好色著称,在位期间广造高楼,网罗天下美女数千名纳于迷楼中幽闭。但是留下记载的女人只有以下几位:

杨广的皇后1人:萧皇后 西梁明帝萧岿之女,母张皇后。萧皇后出生于二月的后梁国都江陵,因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便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萧岌过世后,辗转由舅父张轲收养。由于张轲家境贫寒,因此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操劳农务。

长大后,她被选成为杨广之妻,封晋王妃。史书中记载,萧氏性婉好学,颇得文帝与独孤皇后之宠,与丈夫杨广之间也相当合谐。生2子1女,即元德太子杨昭,齐王杨暕,南阳公主。

杨广登基为帝,萧氏被册为皇后。虽然在即位后,炀帝妃嫔众多,但对于皇后萧氏一直相当礼遇。史书中也所记录着许多炀帝对萧后所说的话。对于炀帝的暴政,萧皇后因为惧怕而不敢直述,而作《述志赋》委婉劝戒。

大业十四年(618年),江都政变,身在行宫的炀帝被叛军宇文化及等所弑,萧皇后则被乱军带到了聊城。之后窦建德率兵攻城迎回皇后,并将皇后暂安置于武强县。时突厥处罗可汗的妻子义城公主是萧皇后的小姑(炀帝宗妹),因此关系,遂处罗可汗遣使恭迎皇后。窦建德不敢不从,于是萧皇后便随使前往突厥。在突厥生活了16年。唐朝贞观四年,唐太宗破突厥,迎萧皇后回京。回京后的萧皇后得到了唐太宗的礼遇,贞观二十一年,萧皇后崩逝,享年约八十。皇后逝世后,唐太宗以后礼将萧皇后葬于炀帝之陵,上谥“愍皇后”。

妃子:

萧嫔 ,生赵王杲;

陈贵人, 名叫陈婤 陈后主第六女 ;

王氏 ,名不详,封号不详,她出生高贵,母亲是唐同安长公主,唐朝开国之君李渊的外甥女;

宣华夫人陈氏, 陈宣帝女宁远公主 陈后主之妹 。聪明且貌美,陈国灭亡以后被没入掖庭,长大之后被选进宫中为隋文帝的嫔,独孤皇后过世后得到隆宠,掌管后宫。当时为太子的杨广借父亲生病的时候调戏她,她不从,被隋文帝发现。隋文帝大怒,找前太子杨勇,打算废杨广的太子之位。杨素将这件事告诉太子后,太子便遣使者进入寝殿,并让夫人与侍疾者都到别处,不久就传出文帝驾崩的消息。宣华夫人与其他宫人都知道事情不对劲,相当恐惧。杨广即位,霸占了宣华夫人。她一年多便过世了,终年二十九岁。炀帝为其作神伤赋以示哀悼。

容华夫人蔡氏,丹阳人,陈国灭亡之后,被选入隋宫。姿容婉丽,仪态大方。独孤皇后过世后得到隆宠,封贵人,进夫人,参与掌管后宫之事。文帝过世后,蔡氏为杨广霸占。

还有1位正史无记载,却因诗而闻名的侯夫人:隋炀帝在位期间广造高楼,并网罗天下美女数千名纳于迷楼中幽闭,侯夫人就是这几千名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隋炀帝的宫女之一,最后自缢而死,臂悬锦囊,左右取进,得自感诗三首。她死后颜面美貌异常,臂系锦囊,中藏宫怨诗,引发杨广无限悲伤,令选美失职渎职的宦官自尽,她是历史上少见的死后才得到帝王无限宠爱并且美名、才名俱满天下的美女。侯夫人大约16岁进宫,24岁左右自杀,存诗13首,为初唐四杰先声。

她的诗词赏析

其一曰: “庭绝玉辇迹,芳草渐成窠。隐隐闻箫鼓,君恩何处多。”  

其二曰: “欲泣不成泪,悲来翻强歌。庭花方烂熳,无计奈春何。”  

其三曰: “春阴正无际,独步意如何。不及闲花草,翻承雨露多。”  

又妆成诗云: “妆成多自恨,梦好却成悲。不及杨花意,春来到处飞。”  

又遣意云: “秘洞遍仙卉,雕房锁玉人。毛君真可戮,不肯写昭君。”  

又有《春日看梅》:“砌雪无消日, 卷帘时自颦。 庭梅对我有怜意, 先露枝头一点春。”

又自伤云:“初入承明日,深深报未央。长门七八载,无复见君王。寒春入骨清,独卧愁空房。跚履步庭下,幽怀空感伤。平日所爱惜,自待却非常。色美反成弃,命薄何可量。君恩实疏远,妾意徒彷徨。家岂无骨肉,偏亲老北堂。此身无羽翼,何计出高墙。性命诚所重,弃割亦可伤。悬帛朱栋上,肚肠如沸汤。引颈又自惜,有若丝牵肠。毅然就死地,从此归冥乡。”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