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八大铁帽子王:清朝“八大铁帽子王”的最后结局


清代,共有12位承袭爵位无需降等的“铁帽子王”,其中8位是在清开国之初立下战功的皇亲宗室,获永久封爵。另外四位属于恩封,他们是清代中后期在稳固江山中立功而受封的。

清朝历史上有八位权势赫赫的王爷,他们在开国创业过程中战功最多、勋劳最大,所以他们的王位也是一辈传一辈,不降不除。如果因事被革除爵位,可由本家其他子孙继承。本家假若无人,还可以由旁支子孙袭封。这叫“世袭罔替”,俗称“铁帽子王”。这项规制发端于清初,定制于乾隆。

“八大铁帽子王”都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龙子龙孙,其中有:礼亲王代善(努尔哈赤第二子)、睿亲王多尔衮(努尔哈赤第十四子)、郑亲王济尔哈朗(努尔哈赤之侄)、豫亲王多铎(努尔哈赤第十五子)、肃亲王豪格(皇太极之子)、承泽亲王硕塞(皇太极之子)、成亲王岳托(代善之子)、颖亲王萨哈廉(代善之子,王位后传于其子顺承郡王勒克德浑)。

代善父子抬着皇太极登位

“八大铁帽子王”之中,礼亲王代善一家出了三位,占去了将近一半。这在清朝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怪事。原因是皇太极所以能够顺利登上龙庭宝座,首要是代善父子的“拥戴”之功。由于代善一家“有大勋劳”,朝廷也“回馈”给他们以特殊荣耀。

天命十一年(1626年)8月11日,努尔哈赤驾崩。

努尔哈赤的突然离世,使后金政权一时陷入真空,汗王虚位以待,国家群龙无首,当务之急是选定汗位继承人。此时,在汗王之下有一个八旗贝勒议政会议组织,由四大贝勒九小贝勒组成。四大贝勒是: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其中以代善年长,自然成为诸王首领。大小贝勒各个虎视眈眈,觊觎大位。然而,最有可能成为汗位继承人者是代善和皇太极两个人。皇太极勇力绝伦,通读汉藉,能文能武,深谙治国安邦之策,手下将卒皆精锐。代善战功赫赫,为人持重敦厚,但在文韬武略、治国才能和魄力方面远不如皇太极。在此关键时刻,岳托、萨哈廉兄弟二人向其父代善提出:“国不可一日无君,宜早定大计,四贝勒(皇太极)才德冠世,深契先帝圣心,众皆悦服,应速即大位。”代善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赞同二子的意见,决意放弃与皇太极之争,变被动为主动,推举皇太极为王。代善随即就岳托和萨哈廉的意思分别向二大贝勒阿敏、三大贝勒莽古尔泰征求意见,阿敏、莽古尔泰也都表示赞同。代善即召集大、小贝勒会议,宣布岳托等人提出的议案,众贝勒一致表示,“天人允协,其谁不从”,议案遂通过。

可是,出人意外的是,当代善代表议政贝勒会议“合辞”请皇太极即汗位时,皇太极却并不买账。他提出三点理由:一是先汗(努尔哈赤)生前“无立我为君之命”,我若即位违背先汗圣意;二是我不能“舍诸兄而嗣位”,我若越过诸兄继位恐怕受到先汗谴责;三是自已能力有限,“不克负荷”。不管众贝勒如何劝说,皇太极就是违拗不从。无可奈何之下,代善父子率众贝勒一拥而上将皇太极抬起,从大衙门一直抬到城内西北角太祖灵前。面对太祖灵位,大伙一边举哀嚎哭,一边强迫皇太极表态。

代善家得了三个“铁帽子王”

其实,皇太极这样做只不过是“拿拿把”而已,他哪里肯错过这个他企盼已久的良机?他所以要“拿把”,主要是担心大小贝勒们。他早已看明白,有的贝勒虽然口头上表态拥护,其实却在打着自已的“小算盘”。其中最突出的是二大贝勒阿敏,就在前一天,正当大伙在太祖灵前举丧之际,阿敏派他的亲信傅尔丹来到皇太极身边,悄悄地对皇太极说:“我家主子打算推举你继承汗位,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当上汗王之后,必须答应让我家单独自立,出居外藩。 ”皇太极听了十分惊讶。说来阿敏这个人搞分裂活动由来已久,早年他的父亲舒尔哈齐背离胞兄努尔哈赤擅自移居“黑扯木”(今清原县境内),在那里伐木盖房,重新打出“建州右卫”旗号,就是阿敏在背后捣鬼。努尔哈赤得知后大为震怒,将舒尔哈齐拘禁,没收其家产,又将其亲臣捆在树上用大火烧死。还下令将阿敏处决,幸亏诸王贝勒给阿敏求情,阿敏才活下来。可现如今阿敏仍不接受历史教训,依然我行我素不肯改悔,皇太极预感到形势严峻。最后,皇太极在大小贝勒一再“坚请”之下,“借高下驴”,接受汗位。皇太极在向众贝勒讲话时首先不指名地批斥了阿敏,皇太极说:“有人要求我当上汗王之后,准许他出居外藩搞独立王国。如果大家都像某某贝勒那样出居外藩,我不就成了光杆汗王了?我们这个国家还成个国家吗?”最后,他要求所有贝勒,每个人都要对天立誓,日后如有违背誓言者,让天地明鉴,得到报应。

9月1日,众贝勒及大小臣工齐聚大衙门,举行焚香告天立誓仪式。从此,皇太极登上后金国汗宝座。

十年后,后金改国号为大清,皇太极改“天聪汗”为“崇德皇帝”。同时,设立“铁帽子王”。为了酬谢代善一家的拥立之功,皇太极封代善为礼亲王,其子岳托和萨哈廉分别被封为成亲王和颖亲王。这就是代善一家仨“铁帽子王”的来历,也是“铁帽子王”制度的历史发端。

“呆公子”怒抛“铁王弓”

“岳托”在满语里是“呆公子”或者是“傻孩子”的意思,实际上,岳托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傻,很有头脑、很有远见。拥戴皇太极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明,除此之外他曾立有许多战功。所以,天聪五年(1631年)皇太极为健全国家体制,效仿明朝制度设立吏、户、礼、工、刑、兵六部时,首先任命他为兵部主管,让他掌管国家兵政大权。崇德元年(1636年)又封他为成亲王,使他进入“铁帽子王”行列。岳托从此重权在握,飞黄腾达。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岳托自从得宠之后,渐渐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甚至敢在皇太极面前“耍横”犯上。一个突出的事件发生在崇德二年(1637年)8月。在此之前,皇太极的宠妻宸妃诞生一皇子,皇太极打算立此子为自己的继承人,所以大肆宣扬、大肆庆贺,举国上下一片欢腾,蒙古各部首领闻知也纷纷前来贺喜。皇太极为款待这些远道而来的蒙古亲朋,下令左右翼八旗在盛京北教场举行一场隆重的摔跤和射箭比赛。岳托此时因身受风寒腰背疼痛,已向皇太极告假在府中养病。比赛大会召开前一天,皇太极派人前来看望岳托,同时请他出席大会,进行射箭表演。而岳托以身体尚未痊愈为由予以回绝。皇太极听说后,再次派人前来宣谕,谕中讲:如果你不出席,其他各旗大小贝就会有藉口也不来参加,而且你是右翼四旗的和硕贝勒,四旗诸王贝勒大小官兵都在关注于你。再有,你如果身体不适,射箭时可以慢慢拉弓,不用猛力。皇太极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岳托只好奉旨遵行。

比赛这天,北教场布置得十分隆重,会场正中是太宗皇太极的御座黄幄,黄幄两侧是蒙古宾客的白色帐篷,帐篷两侧是八旗诸王的帐篷。旗幡招展,人声鼎沸,十分热闹。比赛分为两场,上半场摔跤,下半场射箭。以羊作为奖品,输赢以羊只多少分为等级。

下半场比赛开始后,岳托第一个出场,只见他在仆从陪同下,慢步来到靶场,然后面对靶子站稳,仆从恭恭敬敬地双手递上弓箭。岳托接过后举弓搭箭准备校射,可是他刚一开弓,立刻感到双臂一阵疼痛难忍,弓箭不禁脱手而出,一下子全都掉在了地上。仆从见状,慌忙俯身将弓箭拾起重新递给主人。岳托面带不悦,再次擎弓搭箭,结果依然如故,如此反复五次均告失败。岳托感觉脸都红到了脖子根,不由心头火起,大声骂了几句,拿起弓对着皇太极及蒙古客人的主宾坐席方向用力抛去,然后转身离开赛场。

岳托的举动可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坏了,人们都说岳托这下子闯下了大祸。蒙古外宾见此情况也都感到惊讶和尴尬。可是,皇太极却微笑地向蒙古王爷们说:“岳托这个人是有名的傻公子,这不又犯傻了? ”说完一阵哈哈大笑搪塞而过。

清初,凡是涉及宗室贝勒等重大案件均由议政王及刑部两个单位联合会审。岳托事件的处理也是如此。八旗议政王及刑部两堂对岳托会审结果,“以岳托素志骄傲,妄自尊大,今败露于众人之前,如此罪恶,难以姑容”判处他死刑。皇太极接过判文认为所判过重,将判书发回刑部命其重审。两堂遵旨,第二次开庭对岳托再审。二审结果改判岳托“幽禁别室,籍没家产”。然而,皇太极对这个判处仍然认为不当,又将判书驳回命其三审。两堂第三次开庭,这次改判岳托“夺所属人员,罚银五千两、解兵部任、削贝勒爵”。皇太极对这个判决还是不满。最后,皇太极亲自下令:免去岳托兵部主管之职、降贝勒为贝子、罚银五千两、在家软禁。至此了案。

这个案件本来是“欺君罔上”的重大案件,若是换其他人,这绝对是死罪,定斩勿赦。可是,由于岳托对皇太极有“大勋劳”,又是“铁帽子王”身份,所以这项“惩罚”不过是象征性的训诫,皇太极也是为自己挽回一点面子,仅此而已。

执手相送竟成永别

七个月后,岳托重新受到重用——崇德三年(1638年)8月,大清发兵征明。皇太极授岳托为扬武大将军,率领八旗右翼四旗兵出征。授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统左翼四旗兵。三军齐聚北教场,皇太极分别为岳托、多尔衮饯行,给他俩颁发将军大印与敕书,并宣示军律。出征时,皇太极亲送岳托里许,两人恋恋不舍挥泪而别。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行竟然成了君臣二人的永世诀别。

崇德四年(1639年)正月,岳托率军攻打山东,不幸患上“天花”(痘疹),客死于山东济南,时年41岁。当年4月,征明大军凯旋,皇太极亲自出盛京城40里到沙岭迎接。这时他才得知岳托已经不在人世,当他听到这个噩耗有如五雷轰顶,从马背上扑地而下,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皇太极回宫后“辍朝三日”,命以大礼安葬岳托,在岳托本旗旗地——盛京镶红旗界内风光秀丽的万柳塘修造茔墓。又为四时祭祀便利,令其墓不封圹(墓室),在墓外修一条隧道,祭祀时主祭者可以从隧道进入墓室抚柩而哭。这种葬式在清史上十分罕见。日后,皇太极曾几次进入墓室内祭祀,康熙、乾隆、嘉庆、道光诸帝东巡盛京时也都进入墓室致奠。《沈阳百咏》有诗曰:“粘天草色绿如云,郭外南风午正薰。万柳成荫飞絮了,踏青人上大王坟。”诗中的“大王坟”就指的是这座岳托墓葬。

代善家另一个“铁帽子王”萨哈廉为人“明达聪敏,通晓满汉文字”。史书评价他说,“凡一切皇猷,大有赞助”。当然,这主要指的是他和岳托对皇太极的“拥戴”。正因为如此,萨哈廉与岳托同样受到皇太极的恩宠和器重。天聪五年设六部,萨哈廉被任命为礼部主管,掌管国家礼制大权。崇德元年四月又被封为和硕亲王。遗憾的是萨哈廉体弱多病,身体一直欠佳,而且就在他获得亲王王爵之后不多日,病势加重起来。皇太极闻报亲自前往王府探视,当看见萨哈廉“体病瘦弱”时,心中一阵难过,不禁泪如雨下。又过几天,萨哈廉病故,年仅33岁。皇太极接到噩耗,“自辰至午”半天之内连续四次前往颖亲王府“入跪”大哭。并在祭文中说:“萨哈廉贝勒乃我兄之子,管理一部大务,协理国政,勤劳王家,其功不少,追赠尔为和硕颖亲王。 ”

萨哈廉去世后,皇太极对他十分怀念,经常在梦境中见到他的身影。清官书《大清实录》记载这样一件奇事,那是6月的一天中午,皇太极在翔凤楼上小憩,朦胧中梦见自己与皇后哲哲离开皇宫内院,向着城东方向走去,一路上观花赏景十分得意。正行之间,忽然看到路旁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又在殿外遇到礼亲王代善及颖亲王萨哈廉父子。皇太极十分高兴,拉起二人衣袖一起走进殿内,并列坐在宝座之上,相互谈笑起来。朦胧间,皇太极忽然想起,颖亲王不是已经过世了吗?怎么能在这里相遇呢?心中甚感疑惑,随即离座走出大殿,准备回返盛京。正在行走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喊:“请皇上慢走! ”皇太极回头一看,只见萨哈廉匆匆赶来,说:“臣有一事请求,请皇上赐给臣一牛。 ”皇太极当即点头许诺。向前又走了不远,见硕托(萨哈廉之弟)远远跑来对皇太极说:“颖亲王命臣向皇上乞求一牛。 ”皇太极心想,怎么颖亲王连续向我乞牛?心中一急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

皇太极遂召集内院大臣希福、刚林等人入内,命他们“圆梦”,看看这是吉凶祸福。当时,清朝国家规制尚不健全,凡事都要参照大明会典行事。希福搬出《大明会典》一书开始查阅,果然在上面找到这样的记载:“凡亲王薨,初祭,赐一牛。 ”

当然,牛是赐了,但皇太极同时做了另一件事,即由萨哈廉生前最看重的儿子顺承郡王勒克德浑承继“铁帽子王”王位,算是对萨哈廉的酬报。

为“铁帽子”丢了性命

“铁帽子王”之间的关系并不完全和谐,特别是皇太极死后,大清入主中原,形势复杂多变,权力之争更为激烈。大案迭起,互相陷害,有人因争“铁帽子王”掉了脑袋,也有人被摘掉“铁帽子王”,黜除宗籍。

崇德八年八月初九日,皇太极驾崩。睿亲王多尔衮与肃亲王豪格两位“铁帽子王”为夺取皇位展开激烈争斗。最后,多尔衮提出一项折中方案:立年方六岁的皇九子福临为帝,由自己与郑亲王暂且辅政。这项方案得到了诸王的赞同,以代善为首的”八大铁帽子王“及宗室诸王焚香告天宣誓,又对睿、郑二摄政王作了任命。二王也宣誓作了保证。事情至此大局已定。

然而,接着又出现一段“残酷的插曲”。铁帽子王萨哈廉的另一个儿子、郡王阿达礼伙同硕托,欲效仿当年代善“拥戴”皇太极的成功范例,也想寻找机会“东施效颦”,也弄一顶“铁帽子”戴一戴。睿、肃两王之争,硕托和阿达礼认为良机已到。于是,阿达礼向多尔衮表示说:“王正大位,我当从王”;硕托也向多尔衮说:“内大臣图尔格及御前侍卫等,皆从我谋矣,王可自立为君。 ”尔后,两人又一起以探望足疾名义来到代善王府,先是向代善发泄拥立福临为帝的不满情绪,然后提出改立多尔衮的意愿,请求礼亲王支持。代善听了惊讶地回答:“既然大家都已经对天立誓了,你们何敢出此妄言?如不立刻改悔,大祸必要临头! ”随后,代善为避嫌,即将自己儿子和孙子的表现告诉了多尔衮。此时,多尔衮又接到大学士刚林的揭发,于是,多尔衮与郑亲王济尔哈朗行使摄政王职权,下令对硕托、阿达礼进行拘捕和审讯。经过审讯,遂以“叛逆和扰乱国政罪”将二人“裸体绑缚”处死。受到株连者还有硕托之母、阿达里之妻以及他们身边的近臣等,有的被处以“缢杀”、有的被斩决。可惜硕托与阿达礼二人,一生中也多见战功,却利令智昏,为那个“铁帽子”而丢了性命。

两个“铁帽子王”的悲惨下场

顺治元年四月,摄政王多尔衮被任为奉命大将军,率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以及豪格等“铁帽子王”及宗室贵族,统领八旗士兵入主中原。进入北京之后,多尔衮立即派英亲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豫亲王多铎为定国大将军,率军追击李自成,并下江南灭南明政权,又派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为平南大将军,镇守江南。派肃亲王豪格往定山东、河南,后又命其进攻张献忠大西农民军,取四川、陕西。豪格能征惯战,战之必胜,捷报频传,特别是征战四川,战果累累,“川寇悉平”。顺治五年二月,豪格凯旋回到北京,虽然受到皇帝福临的“宴劳”,但是整个气氛显得冷冷清清,不仅未得到任何功封,反而被多尔衮抓住其手下护军参领希尔艮冒功一事,小题大做、罗织罪名,竟然下令把豪格的“铁帽子王”削除,全然不顾皇太极当初设立“铁帽子王”的本意。

多尔衮把豪格与几个儿子一起投进大牢幽禁起来,又示意狱卒对豪格进行侮辱和虐待。豪格性情暴躁,对此无端陷害十分震怒,他曾向守者扬言:“告诉多尔衮,把我放了了事,不然我要用石头把几个孩子全都砸死。 ”此话说了没多久,孩子活着,豪格自己却莫明其妙地死了。想那豪格正当盛年,身体无病,只能是死于谋杀。而杀害豪格者,也只能是另一个“铁帽子王”多尔衮。想当年,皇太极设立“铁帽子王”制度,把自己的两个儿子豪格和硕塞都定为“铁帽子王”,原以为可以保其千秋万代。却没想到,连一代都没过,豪格的“铁帽子”就被人摘了去,不知皇太极在九泉之下作何感想。

豪格之妻博尔济吉特氏,生得天姿国色、楚楚动人。相传,有一次豪格举办生日庆典,多尔衮作为叔辈被请来参加庆贺,筵席间,博尔济吉特氏与多尔衮一见钟情。据说多尔衮为达到与肃亲王妻经常幽会的目的,连续四年把豪格派出远征。肃亲王妃因此与多尔衮产生很深的私情。这也许是多尔衮迫害豪格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豪格一死,多尔衮立即在摄政王府张灯结彩,举办新婚典礼。京中大臣们听说,都争先恐后前往府中贺礼,目的都想看一看这位新娘子到底是谁?一时京城大小衙门为之一空。当婚宴开始,新娘子一亮相,果然传闻不虚,新娘确是肃亲王妻。这些话听来虽然有点传说色彩,但是,多尔衮娶肃亲王妃倒是千真万确的史实。

顺治七年十二月,多尔衮在古北口打猎,不慎从马上摔下,于喀喇城不治身亡。由于多尔衮生前大权独揽、骄纵傲横,对其他“铁帽子王”无情压制、打击和迫害,最后遭到了清算,被追论为“逆谋”大罪,削去“铁帽子王”,黜除宗室,籍没所有家产,人口全部入官,他的正白旗也被收归皇帝所有,而且被挖坟掘墓,焚骨扬灰,堪称“铁帽子王”中下场最惨的一个。

乾隆重新审定“铁帽子王”

清初所封的“八大铁帽子王”中,豫亲王多铎、承泽亲王硕塞、成亲王岳托、颖亲王萨哈廉四人因病早夭。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暴死。其中岳托41岁、多尔衮39岁、豪格38岁、多铎36岁、萨哈廉33岁,硕塞只有27岁。

另一个“铁帽子王”济尔哈朗虽得善终,活得却很艰难。因其父舒尔哈齐、其兄阿敏都曾反叛,所以不得不处处谨小慎微。多尔衮当权之时,他受尽了排挤,最后又被挤出决策机构。这还不算,紧接着又被多尔衮罗织十多条罪状兴起大狱,将其定为死罪。最后虽然被免去死罪,却由亲王降为多罗郡王,被罚银五千两。直到多尔衮去世,济尔哈朗才在政治上得以解脱。

“八大铁帽子王”中活得最安稳的当属礼亲王代善。靠着不断地忍让,夹着尾巴做人,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儿子孙子,才得以在险恶的宫廷争斗中自保。代善死时66岁,是“八大铁帽子王”中最长寿者。

自皇太极设立“铁帽子王”制度始,经顺治、康熙、雍正数朝,“八大铁帽子王”已名存实亡。乾隆四十一年,乾隆皇帝见王爵制度紊乱,遂对其作了重新审定,把王爵分为“军功”和“恩封”两部分。凡是战功所得王爵,一律“世袭罔替”;凡恩封得到的爵位“以次递降”,即每袭一次降一等,至奉恩将军截止。从此划清了“铁帽子王”与一般王爵的界限。

乾隆四十三年,乾隆对祖宗创业艰难、功臣辅佐业绩感触颇深。联想到后来有些人或因事被削爵,或被更改封号,觉得应该宣扬他们的功绩,追复他们的爵号,进行继绝昭屈的工作。为此,他首先为沉冤一百多年的多尔衮翻案昭雪,恢复他的宗籍,补入玉牒,恢复睿亲王“铁帽子王”王号,并按照亲王园寝规制为其修复墓园。又对豫亲王多铎等人降爵改号也都恢复如初。至此,清初诏封的礼、睿、肃、郑,豫、承泽、克勤、顺承“八大铁帽子王”王号重新济济一堂,后世子孙得以承继福荫。

“八大铁帽子王”王府在沈阳原址

清初,“八大铁帽子王”王府全在盛京方城内,按八旗方位分布,有规有律,建筑规模有礼有制。

礼王府:位于今朝阳街路东,沈阳故宫大政殿后偏东北地方,原正红旗界;

顺承王府(原颖亲王府):位于今朝阳街路西,地名大红袍里,与礼王府隔街相对,原正红旗界;

豫王府:位于今北中街,消防研究所位置,原正蓝旗界;

睿王府:位于今中街与朝阳街交叉路口西北角,沈河区邮政局位置,原正蓝旗界;

肃王府:位于今沈阳路与正阳街交叉路西北角,原镶白旗界;

庄王府(原承泽亲王府):位于今沈阳路东段路北,今为王府花园住宅小区,原为镶红旗地;

岳托王府:今沈阳路与朝阳街交叉路口东北角,古玩市场处,原镶红旗地;

郑王府:位于今小南门里路西,现为居民小区,原为镶蓝旗地。

附:八大王

礼亲王

始封祖为和硕礼烈亲王代善。代善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他随清太祖征战四方作战英勇,被称为“古英巴图鲁”。清太祖死后代善与其子岳托拥皇太极即位,清太宗崇德元年(1636)进封和硕礼亲王。皇太极死,代善又主持立福临(世祖)为帝。顺治五年病逝,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其后代袭爵有名者,如嘉庆十年袭爵的礼亲王昭裢是皇族中著名学者,著有《啸亭杂录》等传世,昭后因凌辱大臣被夺爵。末代礼亲王叫世铎,清帝退位后去世。礼亲王世爵共传10世,12人袭爵其中两个被削爵。

郑亲王

始封祖为郑亲王济尔哈朗,他是努尔哈赤的侄子(努尔哈赤之弟舒尔哈齐六子),是惟一非帝王直系子孙。济尔哈朗从征蒙古、朝鲜,崇德元年进封和硕郑亲王。顺治十二年去世,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道光二十六年端华袭封,咸丰十一年(1861)文宗死,端华与其异母弟肃顺等八人受遗诏为赞襄政务王大臣共理朝政。慈禧发动辛酉政变杀肃顺,端华赐自尽。郑亲王世爵共传10世,17王其中5人削爵。

睿亲王

始封祖为清太祖努尔哈赤14子多尔衮。多尔衮以作战勇敢赐号“墨尔根代青”,崇德元年封为睿亲王。皇太极死,他顾全大局和礼亲王代善共立太宗幼子福临即位。顺治元年多尔衮进入北京,安抚百姓,制定章法制度,是清初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多尔衮先后被顺治称为“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顺治七年死于出征路上.年仅39岁,灵柩回京时顺治亲迎于东直门。多尔衮死后被尊为义皇帝庙号成宗,神主祔太庙。后苏克萨哈等攻讦他种种不法,被废尊号,黜出宗室,毁陵墓,家产人员入官,此后百余年无人敢论及此事。乾隆三十八年清高宗弘历令修葺东直门外睿王坟,乾隆四十三年为其平反复其王爵,其爵世袭罔替,追谥日忠,配享太庙。其身后无子,以同母弟多铎之后继承爵位。睿亲王世爵共传11世,不计追封者共8王。

豫亲王

始封祖为清太祖努尔哈赤15子豫通亲王多铎。多铎在太宗时于大凌河大破明军祖大寿之师,从此明朝无有成规模之抵抗,崇德元年封豫亲王。清军入关后,他率军克南京,南明弘光帝出降。顺治六年以痘症病逝,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豫亲王世爵共传9世13王,其中二人被削爵。

肃亲王

始封祖为清太宗皇太极长子肃武亲王豪格,因功于崇德元年封肃亲王。清军入关后率军西征川陕,剿击李自成、张献忠余部。豪格与多尔衮多不睦,顺治元年因语侵多尔衮竟被夺爵,顺治五年被拘禁死于狱中。顺治八年世祖亲政,为长兄昭雪,复原封谥肃武亲王。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末代肃亲王善耆清末任民政部尚书。清帝退位后,避居大连与日本人过从甚密,死于1922年。肃亲王世爵共传9世10王。

庄亲王

始封祖为清太宗皇太极第5子承泽裕亲王硕塞。硕塞与多铎共同在河南攻击李自成,又随军攻破南京,俘明弘光帝朱由崧。顺治十一年硕塞死,其子袭爵改号庄亲王。庄亲王一支共传8世11王,其中二人削爵。

克勤郡王

始封祖为礼亲王代善长子岳托。岳托自幼随父祖征战,功劳卓著,太宗崇德元年封为成亲王。岳托作战勇敢,但性格狂妄傲慢,屡被申斥,封爵两度被降为贝子,太宗两次免其死罪。清兵入关后,岳托率部攻山东克济南,崇德三年病死军中。诏封克勤郡王,乾隆四十三年诏享太庙。克勤郡王世爵共传13世17王,其中三人削爵。

顺承郡王

始封祖为礼亲王代善之孙勒克德浑。其父为代善第3子萨哈磷,萨哈磷兼通满、汉、蒙三种文字,屡建战功,崇德年间病死,追封颖亲王,勒克德浑是其第3子。顺治元年勒克德浑被任命为平南大将军,顺治五年封顺承郡王,顺治九年去世。顺承郡王世爵共传10世15王,其中三人被削爵。

怡亲王

始封祖为怡贤亲王允祥。允祥是清圣祖玄烨第13子。雍亲王允稹即位后即封其为和硕怡亲王,雍正八年去世,谥为“贤”,又特于谥前加“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配享太庙,乾隆时定怡亲王爵世袭罔替。道光时载垣袭爵,穆宗(同治)初立时载垣与端华、肃顺等同为八位顾命大臣之一。辛酉政变后与郑亲王端华同被赐死。怡亲王世爵共传8世9王。

恭亲王

始封祖为恭忠亲王奕訢。奕欣为清宣宗旻宁第6子。道光遗诏中遗命四子奕詝入继大统的同时封奕訢为亲王,文宗奕詝继位后即封其为恭亲王。慈禧发动辛酉政变得到了奕訢大力支持配合。两宫垂帘听政任命他为议政王。后赐其食亲王双俸,王爵世袭,同治七年以后遭忌不再参与朝政。光绪二十四年奕欣病逝,诏谥“忠”,配享太庙。恭亲王世爵共传3世2王。

醇亲王

始封祖为醇贤亲王奕譞,奕譞是清宣宗旻宁第7子,咸丰年封醇郡王,其福晋为慈禧胞妹。同治十一年晋封为醇亲王,穆宗(同治)死后无嗣,其子载湉即位,改元光绪,醇亲王食亲王双俸,王爵世袭。光绪十六年奕譞去世,配享太庙,“称皇帝本生考醇贤亲王”,其子载沣袭爵。光绪三十四年德宗载湉死,载沣子溥仪入继大统,载沣为监国摄政王。1951年载沣病逝于北京。

庆亲王

奕劻是最后一位被封为世袭罔替世爵的亲王。奕劻是清高宗弘历17子永璘嫡孙,光绪十年命其管理总理衙门,封庆郡王。慈禧60万寿封亲王,深得慈禧信任,曾与李鸿章共同主持辛丑议和。慈禧死后载沣掌政,为缓和亲贵之争赐其王爵世袭。辛亥革命爆发后奏启用袁世凯,清廷退位后被清朝亲贵遗老目为“贼子”。后寓居天津,1918年病死。其王爵只有一代,没来得及世袭。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