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说《孤芳不自赏》(3): 和“楚北捷”有关的女人们

选尚南康长公主,拜驸马都尉,袭爵万宁男,除琅邪太守,累迁徐州刺史。——《晋书·桓温传》(译文:被选为南康长公主的夫婿,拜为附马都尉,袭万宁男爵位,授琅邪太守,屡迁至徐州刺史。)

但凡古装大戏,三角恋,甚至四角恋是必不可少的。

《孤芳不自赏》中,编剧大神给楚北捷的感情生活安排得很精彩,算是不辜负钟汉良的颜值。

那么,真实历史中的桓温又是怎样的男人呢?他的感情生活,他生命中出现的女人又是怎样的呢?

且听大嘴细细说来。

桓温是东晋王朝的驸马,他的原配妻子自然是公举一枚。

这位公主名字叫司马兴男,封号是南康公主。后来桓温的儿子桓玄建立桓楚政权,追封司马兴男为“宣皇后”。

南康公主是晋明帝司马绍的女儿,桓温后来废掉的皇帝司马奕是晋成帝司马衍的儿子,晋成帝司马衍和南康公主是姐弟关系,所以,桓温是司马奕的大姑夫。

南康公主性格方面往好里说是豪爽,往坏里说是凶悍,但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南康公主最脍炙人口的事迹就是“我见犹怜”。

当时,35岁的桓温平定四川,把人家亡国之君李势的妹妹(也有说法是女儿)收入房中,但是因为害怕原配南康公主,把小三金屋藏娇,百般宠爱。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南康公主还是得到了小三的消息,一出原配讨伐小三的战争如期爆发。

小三李氏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曾经有好事者评点中国历史上女人的秀发,李氏名列“十大”。

当南康公主率领婢女悍妇若干,杀气腾腾冲进金屋时,李氏正在窗边梳头,只见一头乌黑的秀发垂下来,一直铺到地上,反衬着李氏白皙的肤色,更加光彩照人。

李氏对原配杀上门早有心理准备,很平静地对南康公主说:“国破家亡,无心以至。若能见杀,实犹生之年。”

我本来就是不情愿的,今天死了倒是也遂了心愿。

南康公主不淡定了,丢下手里的刀,说出一番著名的话,原话是:“阿妹,我见汝亦怜,何况老奴。”

这小相貌,我看了都觉得应该好好珍惜,何况那个色男人。

于是,原配和小三河蟹共处。

这也是成语“我见犹怜”的出处。

这个故事记载在《世说新语》、《妒记》等多部书籍中。

一个优秀的男人,当然不会只有两个女人。

根据史书的记载,桓温正式收入房中的至少还有两个女人:庾氏和马氏。

庾氏生了儿子桓谦,马氏生了儿子桓玄。

桓玄在自己建立政权后,也没有忘记庾氏和马氏,庾氏为宣城太妃,马氏为豫章公太夫人。

在《晋书·桓玄传》中还有马氏怀孕生子的奇幻记载。

一天晚上,马氏在庭院中赏月,一颗流星坠落,掉在了马氏面前的水盆里,像一个纯净的小火球。

马氏胆子很大,用瓢将小火球舀起,吞下了肚子,于是就怀孕了。

桓玄出生的时候,有奇异的光照亮房间,所以桓玄的小名叫灵宝。

这基本上属于大忽悠。

除了以上四个女人,桓温的生命中还出现了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桓温的性格。

第一个是太后褚蒜子。

褚蒜子的丈夫是晋康帝司马岳,司马岳是南康公主的弟弟,所以褚蒜子是桓温的弟媳妇。

这个褚蒜子很厉害。东晋总共11位皇帝,褚蒜子扶立了其中6位。东晋总共103年的寿命,褚蒜子三度垂帘听政,掌握实际或者名义上的话语权差不多40年。

当桓温意图废掉皇帝司马奕的时候,必须得到太后褚蒜子的同意,才算合乎程序。

褚蒜子一心礼佛,桓温很担心太后会提出反对意见,在佛堂外恐慌得流汗,脸色都变了。

好在褚蒜子没有添乱,桓温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

这件事,一方面说明褚蒜子的气场强大,另一方面说明了桓温的心理素质实在够不上枭雄的水准。

还有一个故事,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过。

楚北捷和白聘婷的爱情故事,是《孤芳不自赏》的一条故事主线。在真实历史中,桓温曾经也得到一个婢女——无名氏。

桓温有两个偶像,一个是晋王朝的老祖宗司马懿,一个是困守孤城抵抗异族的刘琨。

桓温偶然得到的这个婢女曾经做过刘琨的家伎,她见到桓温就说了一句话:“您长得很像刘琨。”

一句话,让桓温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但是婢女接下来就是一盆冷水,把桓温浇了个透心凉。婢女的话是这么说的,“脸盘很像,就是薄了点;眼睛很像,就是小了点;胡须很像,就是红了点;身材很像,就是矮了点;声音也很像,就是雌了点。”

桓温大失所望,好几天提不起精神。

桓温觉得自己永远达不到偶像的高度。

桓温生命中还有一个无名的尼姑,对桓温后来的经历很重要。

这个尼姑远道而来,据说有法术。

估计这个尼姑颜值不错,尼姑在房间里洗澡的时候,桓温在屋外偷窥,这是有法术的漂亮女人哎!

桓温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这个漂亮尼姑全身赤裸,手中却拿着一把匕首。尼姑先用刀剖开自己的肚子,接着又砍断自己的双脚。

桓温彻底傻了。

不多久,漂亮尼姑又穿戴整齐、全须全尾地走出房间,对桓温说:“你如果做天子,就会像刚看到的那幕一样。”

所以,桓温后来始终不敢篡位?

这个故事记载在《晋书·桓温传》中。

男人如瓶,女人如酒。

总觉得桓温这个瓶子还是差了点。

相比桓温关于女人的零散碎片,还是楚北捷和白娉婷的爱情故事更有意思些。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