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系列:一个寡妇门前的两个宰相

太祖幸西都,齐贤以布衣献策马前,召至行宫,齐贤以手画地,条陈十事:曰下并、汾,曰富民,曰封建,曰敦孝,曰举贤,曰太学,曰籍田,曰选良吏,曰慎刑,曰惩奸。内四说称旨,齐贤坚执以为皆善,上怒,令武士拽出之。及还,语太宗曰:“我幸西都,唯得一张齐贤尔。我不欲爵之以官,异进可使帗汝为相也。”——《宋史·张齐贤传》

译文一:

赵匡胤到西都,齐贤以布衣身份到赵匡胤马前献策,被召到行宫,齐贤以手画地,逐条陈述十件事,分别是:下并汾;富民;封建;敦孝;举贤;太学;籍田;选良吏;慎刑;惩奸。其中有四件符合赵匡胤的意思,张齐贤坚持认为十条都是好的,赵匡胤发怒,令武士把他拖出去了。赵匡胤回朝后,对赵光义说:“我到西都,只得到一个张齐贤罢了。我不打算授任他官职,今后可以让他辅佐你任宰相。”

原文二:

天禧初,进右仆射兼门下侍郎,监修国史。是日,翰林学士李宗谔当对,帝曰:“敏中今日贺客必多,卿往观之,勿言朕意也。”宗谔既至,敏中谢客,门阑寂然。宗谔与其亲径入,徐贺曰:“今日闻降麻,士大夫莫不欢慰相庆。”敏中但唯唯。又曰:“自上即位,未尝除端揆,非勋德隆重,眷倚殊越,何以至此。”敏中复唯唯。又历陈前世为仆射者勋德礼命之重,敏中亦唯唯,卒无一言。明日,具以所见对。帝曰:“向敏中大耐官职。” ——《宋史·向敏中传》

译文二:

天禧初年,向敏中升任右仆射兼担任门下侍郎一职,监修国史。当天,翰林学士李宗谔正与宋真宗谈论朝中事务,宋真宗说:“向敏中家中今天肯定有很多来庆贺的客人,你去看看,不要说是我的意思。”李宗谔到了以后,发现向敏中闭门谢客,门口很安静。李宗谔和他的亲随径直走进向敏中家中,过了一会便庆贺说:“今天听到您升迁的喜事,朝中同僚都很高兴感到欣慰,并要来庆贺。”向敏中只是点点头。李宗谔又说:“自从皇上即位以来,还没有任命宰相之位,若不是功勋卓著、德高望重,深爱倚重,地位特殊的臣子,哪能到这种地步呢?”向敏中也只是点点头。李宗谔又历数前朝担任仆射的官员的功勋和美德,以及如何被倚重之事。向敏中也只是点点头,最终还是没说一句话。第二天,李宗谔详细地把自己所见到的情形报告给宋真宗,真宗说:“向敏中非常胜任这个官职。”

一 个寡妇,是前宰相的儿媳妇,柴氏。

两个宰相,一个是张齐贤,一个是向敏中。

张齐贤四次出任宰相,九次在尚书任职;向敏中两次出任宰相,宦海浮沉四十年。

两个宰相都能力都很强、官声都很不错。

但是,两个宰相晚年双双在一个寡妇门前惹出是非,一直把官司打到皇帝面前,闹出了“寡妇门前宰相多”的笑话。

这一切,都是为了寡妇那巨额的陪嫁。

那一年,张齐贤60岁,向敏中53岁。

张齐贤和向敏中都是皇帝点过赞的牛人。

张齐贤还是一个老百姓的时候,面见宋太祖赵匡胤,提出振兴大宋十条方针,其中有四条说到了赵匡胤的心坎上。

虽然赵匡胤并没有立刻提拔张齐贤,却对自己的弟弟赵光义说:“我这次出行,只得到了一个张齐贤。但我不打算封他官,今后可以让他辅佐你担任宰相。”

妥妥的后备干部。

向敏中第一次升任右仆射,也就是宰相的时候,宋真宗赵恒认为向家肯定会大肆庆祝,就派了一个翰林学士去看热闹,结果大跌眼镜,向家门庭冷落,向敏中也没有得意忘形,翰林学士再三挑起话头,向敏中都只是点点头沉默以对,喜怒不形于色。

宋真宗得到消息后,给出四字评语“大耐官职”,就是很称职的意思。

妥妥的宠辱不惊。

张齐贤和向敏中都是官场上的老司机。

张齐贤从中央到地方,从地方到中央,先后在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各条战线摸爬滚打,政绩耀眼。

他第一次进入官场,出任衡阳市副市长(通判衡州),一到任就纠正司法错误,挽救了5个聂树斌。

他在主管江南运输事务的时候,推行司法问责制,押送去京城罪犯一律要复核,如果有冤案,回过头向原来审判的官员问罪。

他主持铸币重任,账目清楚,不滥不贪。他掌管人事大权,勇于任事,拒绝请托。

向敏中同样任职无数,宦海浮沉。

他在最高法院(大理寺)任职时,因为一个案件牵涉到自己的岳父,主动提出回避。

他在广州掌管海关事务时,以服务为己任,留下清正廉洁的好名声。

他曾经卷入一场贿赂案件,但追查下来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接受求情的信件,送信人不得已把信件藏了起来。等翻出求情信的时候,这封书信压根就没有拆封。

张齐贤和向敏中都是文官,但在战场上同样杀伐果决。

名将杨业战死之后,张齐贤临危受命,来到北方,和名将潘美一起稳固边防。

在土磴砦之战中,张齐贤根据战场形势,果断改变作战计划,用疑兵吓退辽国军队,并在土磴砦设下埋伏,打了辽军一个措手不及,活捉辽军北大王的儿子,杀敌数百,俘获二千匹战马及很多兵器。

在宋辽檀渊大战的时候,向敏中怀揣皇帝密诏,全权处理西部边防。

恰逢腊月,要举行驱除瘟疫的仪式,向敏中收到情报,说是有士兵计划趁机作乱,向敏中不慌不忙,精心安排,在仪式上一举擒获作乱的士兵,当场斩杀之后,打扫现场,仪式继续,向敏中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面不改色。

垫场内容结束,正戏开锣。

咸平四年,也就是1001年,这一年,发生了一场堪称闹剧的官司。

赵匡胤时期有个宰相,名叫薛居正,还是《旧五代史》的主编,也算是声名显赫的人物。

薛居正没有子嗣,只有一个收养的儿子,名叫薛惟吉,官二代的各种毛病集于一身,标准的纨绔子弟。

1001年,薛惟吉死了,薛惟吉的续弦柴氏,虽然年纪轻轻成了寡妇,却继承了薛家的大笔遗产。

围绕着这笔遗产,寡妇柴氏和薛惟吉前妻的两个儿子薛安上、薛安民展开了一场撕逼大战,并且先后牵涉到两位宰相——张齐贤和向敏中,上演了一出沸沸扬扬的“寡妇门”。

寡妇柴氏还很年轻,改嫁是应有之意,柴氏选中的“新科老公”正是时年60岁的宰相张齐贤。

在宋代,娶媳妇主要是女方花钱。女儿不是招商银行,而是建设银行,娶一个嫁妆丰厚的老婆,可以少奋斗很多年。

张齐贤“老夫聊发少年狂”,看中的正是柴氏价值十万贯的嫁妆。

眼看婚事将近,眼看薛家的遗产就要姓张,薛惟吉的儿子薛安上不干了,敲响了开封府的登闻鼓,“我后妈改嫁,我不同意!”

小寡妇柴氏也不是省油的灯,也去敲响登闻鼓反告,但是告的却不是薛安上,而是另一个宰相,53岁的向敏中。

小寡妇说,向敏中向自己求婚,被拒绝之后怀恨在心,于是,暗中给薛安上出主意,指使薛安上告状。不但如此,向敏中还违法从薛家买了一处房地产。

一下子牵扯到两个宰相,开封府坐蜡了。

得了,交给皇帝吧。

皇帝出马,亲自询问向敏中。

咋回事?

向敏中回答说,最近确实刚死了老婆,但是一时半会没打算再婚,更没有向小寡妇求婚,柴氏纯属诬告!

不过,买房产的事情确实有,如果违法,那也是不知情。

皇帝放心了,驳回柴氏上诉。

但是,不依不饶的小寡妇又一次敲响登闻鼓:向敏中撒谎!

很快,不利于向敏中的证据出现了。

向敏中准备再婚的事情被翻了出来。向敏中已经和时任河南省长说好,准备迎娶人家的妹妹,“密约已定而未纳采”,所以,向敏中在皇帝面前说“没打算再婚”确实是谎话。

向敏中买薛家房地产的文书也被找了出来,文书的买卖双方是向敏中和薛安上,这处地产因为受过皇帝的表彰,其实是不可以买卖的。

向敏中被动了。

司法部门硬着头皮继续查。

不久,猛料再爆,剧情反转。

——小寡妇的状纸是有人操刀的,操刀人正是张齐贤的儿子!

——小寡妇自己还私藏了大笔家产!

皇 帝总算是明白了:尼玛都不是好人!

一纸诏书,向敏中,降职!张齐贤,降职!薛安上,笞刑!小寡妇,罚金!

一场闹剧终于尘埃落定。

哪怕后来两位宰相都重新受到重用,但人生的污点算是留下了。

都 是为了钱!

其实,谁都不容易。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