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的奇葩钱币:汉武帝刘彻曾经拿白鹿皮造钱

古今中外,稀奇古怪的钱比比皆是:比如所罗门群岛的雅浦岛,就把一种巨大的凿孔雷石当钱,这种“巨钱”有的重达3吨,两头牛都不一定能拉得动;所罗门群岛直到今天还有人拿猪牙当钱使,这种“猪圈里的钱”还作为“一国重器”,堂而皇之地登上国旗、国徽的大雅之堂。

这类听起来有些“奇葩”的怪钱,中国古代其实也是有的,比如,汉武帝刘彻拿白鹿皮做的钱。

白鹿皮,顾名思义,就是白鹿身上的皮。这些白鹿原本是汉武帝在长安城外上林苑里豢养的宠物,它们繁衍得越来越多,不但全然丧失了物以稀为贵的宠物争宠资本,而且靡费饲料,成了宫廷财政的巨大负担。

这时正是汉武帝元狩四年,也就是公元前119年,此时和匈奴和东南、西南诸少数民族的大规模战事已开,国内各种“楼堂馆所”和基建项目也铺开了大摊子,正是国库捉襟见肘的当口,汉武帝和他的财政团队恨不得把一文钱掰成两半花,自不肯任由这群不再可爱的白鹿空耗财政。

他手下宠臣张汤就真给出了个好主意:把白鹿宰了,鹿皮硝好后切成一尺见方的小块,画上彩绘,然后,这些连做双童靴都不够的小块鹿皮,就成了标价40万文的顶级钱—白鹿币。

这个主意看上去真的不错:一方面,白鹿皮能做钱,上林苑的白鹿数量就会得到有效控制,不再糟蹋粮草;另一方面,原本令人头疼的白鹿繁衍速度,如今反倒成了一本万利的生财之道。可以说,倘这招好使,等于从一头白鹿身上,硬剥下两张皮来用。

可汉武帝君臣千算万算,漏算了物价这个最要紧的因素。

汉武帝时,通胀现象已经出现,物价比“文景之治”时涨了很多,但总的价格还是比较便宜的。居延汉简里记载“小奴二人”只值3万文,“牛车二辆”只值4000文,“田五十亩”也不过值5000文,这是边远地区的物价。长安一带价格最高,一石粮食价格不过100文,《汉书》记载,名将李广的哥哥、汉武帝时代曾当过丞相的李蔡,私下盗卖了京郊阳陵墓葬土地三顷,总地价也才40万文—即一张白鹿币的标价。一亩这种当时“顶级墓地”,价格也就1500文上下,而同时代的文献显示,“一类地区”顶级农地的价格,一亩也不过3000文,一张白鹿皮,居然堪比100多亩最好的农田。

可想而知,如此“大面值钞票”拿出来发行,又有多少人有能力“接盘”,如此大的“面额”,又如何能在市面上流通?汉武帝君臣千算万算,唯独漏算了“市场用不起”这一道,只得“强买强卖”,规定诸侯朝觐必须进贡白鹿币,也就是说,他先把白鹿币按40万文一张的价格卖给诸侯,再让这些诸侯把白鹿币原物奉还,等于白讹人家一大笔钱。可这诸侯的数量,怕还比不过上林苑中白鹿的数量多。这些白鹿币又不断在皇帝和诸侯间循环打转,“鹿皮积压”问题,是无论如何无解的了。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