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陵墓几大千古谜团终被揭开!

成吉思汗陵

700多年来,世界上许多考古学家一向在苦苦寻觅成吉思汗坟墓,惋惜的是始终未有断定结论。近年来,又有考古专家估测元代皇帝坟墓的也许散布地址在张家口、保定、承德、山海关以内圈中。日前,有关人士在张家口市宣化县境内发现很多痕迹,疑与成吉思汗坟墓有关,或可为这个千古之谜供给答案。

疑团之一:奥秘的羊房堡村

羊房堡村坐落张家口市宣化县大仓盖乡,据史料记载,羊房堡村宋辽期间就已存在,明朝时该村构建了用石头筑成的巩固城堡,堡的北面还有面积很大的城郭。 几百年来,羊房堡村流传着“给主子修坟,一辈子零三天”的奇怪俚语,而本地人也一向保持着身后三天下葬的丧葬风俗。

马儿山坐落羊房堡村东。 金国期间最主要的通道———金大路从羊房堡村及坐落该村邻近的马儿山东南穿过。但从羊房堡村及马儿山前通过的这条金大路仍被运用,其北达元中都、上都(现内蒙古多伦县)、东三省,南、西仍达北京、大同、包头、鄂尔多斯。

疑团之二:马儿山上的生肖图

马儿山距张家口市区11公里摆布,山主面子南背北,两边有大山相傍。从远处看,羊房堡村四周的山体构成一个无穷的太师椅容貌,村庄被置于太师椅中,而马儿山主体也像是被置于另一个小太师椅中。 据本地乡民介绍,马儿山得名于其形状。从远处看,该山形状活像一匹正在垂头饮水的快马,快马东侧还有一匹幼马紧偎身后。

考古人士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实:山体上的生肖图画与有些蒙古帝王生辰年生肖惊人符合。从成吉思汗起计,成吉思汗与在其身后即位的窝阔台一样生肖为马由于有些生肖图画已模糊,不能彻底一一对应。 据了解,马是蒙古民族最崇尚的动物,对蒙古人来说,葬在以马命名的山上无疑是无比荣光的工作。

疑团之三:被削去的山脊与无穷的石料场

在马儿山的东南侧,有一座邻山被削去了多半,从山脚下直至海拔百米处。据本地乡民介绍,多年来,该村从未从此山上取石做料,并且,从如此高山上大面积取石,即便拿到机械发达的当下也是个难题。该山石质为白色石灰岩,乡民曾在山底发现很多石灰窑,有也许是修陵烧石灰所用。 记者看到,在马儿山前约一公里处,厚度均匀、面积巨细不等的片状石堆随处可见。像一个无穷的人工石料场,石片、石条上人工斧凿的痕迹很显着。

考古人士曾将山上石质与该石片做比照,马儿山石俗称“羊石”,质软,色红似羊肉;而石片质坚,色青,显着不属同一山体。 在马儿山左下脚一处平整本地,能够找出散落的石磨、石臼、缸、锅、盆,像是一个无穷的就餐场所。有关专家估测这儿也许是建筑坟墓的工匠或官兵用餐的露天餐厅。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