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春节如何过?筵宴百桌菜百坛酒百只兽

从当时文献的记载中可知,宴会所用的食品,以野猪、鹿等兽肉为主。比如《满文老档》中记载天聪六年(1632)“元旦”大政殿筵宴的规模是:每旗各设席10桌,用鹅5只,八旗共设80桌,鹅40只,加上总兵官以上的高级官员另设20桌、鹅20只,总共100桌。每桌备烧酒一大坛,共100坛。这还不包括皇帝、王公和蒙古贵族宴桌的数目在内。另一件档案中记载,崇德四年(1639)“元旦”大宴用了母野猪8头、鹿22只、狍子70只、酸奶烧酒20瓶,平常酒80瓶,茶24桶,算起来也是100只兽、100瓶酒。

清代宫廷节令礼仪与民俗学的关系至为密切。满族民俗对清代宫廷节令文化有着深刻影响。不同的是,进入宫廷的满族民俗礼仪被穿上精致的外衣,赋予浓厚的贵族色彩。

满族民间隆重的春节习俗

满族民间极重视春节,在腊月里即开始操办,用黏高粱米蒸年糕、烙黏火烧。用一根木杆,以年糕的黏性,将几个纸条粘在脊檀上。然后把年糕摆在祖宗板前,烧达子香,全家磕头后围坐在大锅盖的周围吃年糕,以示追忆祖辈。

腊月十五之后,选一日宰杀年猪,以此猪祭祀祖先和已故亲人。年猪不许有杂毛,宰杀之前先用酒灌猪的耳朵,耳朵抖动了,意为祖先已领受了;如猪耳朵未动,全家人需跪地祷告,直到猪耳朵动了才开始宰杀。杀猪时用左手,猪杀死后剁成八大块,摆在祖宗牌位之前,再烧达子香,全家磕头。

吃头一顿肉时,全家人要围坐锅盖前食用。腊月三十这天,家家还要竖起五六米高的索伦杆子,杆顶上安一方形的锡斗,斗里盛放猪的五脏,供乌鸦、喜鹊食用。腊月三十晚上要点燃索伦杆上的灯笼,一直点到正月十五,彻夜不熄。此外,三十晚上家家户户都要吃饺子,以求吉利。

清代历法是以我国农历计算的,那个时候的“元旦”就是现在的“春节”。“元旦”前一夜,就是除夕。受满族民俗和中华传统文化影响,每年进入腊月,皇宫上下就纷纷忙碌起来,充满节日气氛。

满族味十足的皇宫新春盛典

关于满族兴起初期春节的情形,《建州纪程图记》中记录的大体情形是:“元旦”上午,努尔哈赤把兄弟子侄、姻亲、心腹将领及一些外来宾客召集到自家院落客厅,众人都穿着最漂亮的服装,环绕在他的周围。宴会开始,酒过数巡,海西女真乌喇部部长布占泰首先离席起舞为大家助兴。随后努尔哈赤也离开座位,自弹琵琶,耸动其身,边奏边舞,众人也随兴起舞,屋内外有人弹琵琶、吹洞箫、刮柳箕伴奏,室内参宴者环立四周,拍手唱曲。由此看出满族早期风俗中,在春节之际阖族共欢、上下同庆、载歌载舞,其乐融融。

在对皇太极时期沈阳满族宫廷春节典礼的记载中,已很少再见到以上自然豪放的热闹场景,不过,即使被政治性和等级差别很强的“宫廷礼仪”所掩盖,从中仍可看出后金汗国都城中新春庆典独特的民族风格。“元旦”当日清晨,国中的诸王大臣们早在天亮前就已等候在大政殿广场上,准备随皇帝到建在都城东门外的堂子祭天。所谓“堂子”,是满族人按照萨满信仰祭祀天神的场所,一般是每个大家族设有一处,后金迁都沈阳后只保留了一座,专供代表国家祭天之用,包括圆殿、亭式殿等几座建筑,分别用来祭祀不同的神灵。这些神都用满语称呼,最重要的一位是天神“阿布凯恩都哩”,和许多其他神祇一样,最早在部落制时代就已经是满族人普遍崇拜的对象了。祭祀的仪式很复杂也很神秘,全部祝词都是用满文,其间还有萨满边唱边舞,其大意一是颂扬神的功德与法力,更重要的是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能赐福于皇帝和他的臣民。

堂子祭结束后,皇帝还要回到清宁宫,举行另一项同样是属于萨满教信仰范畴的重要祭神仪式。清宁宫是皇宫中的“正室”,与民间一样在西墙设有神位。如果说在堂子举行的祭典是“国祭”的话,在清宁宫里举行的也可以说成是爱新觉罗皇族的“家祭”,祭祀的对象主要是部落神和祖先神。

两项祭祀结束后,皇帝来到大政殿升座宝座,王公大臣开始进表文行礼叩拜。排在最前面的是诸王贝勒,他们都是皇帝的兄弟子侄,其次是满洲正黄旗、镶黄旗、正红旗、正白旗、镶红旗、镶白旗、镶蓝旗、正蓝旗和汉军、蒙古各旗的固山额真(旗主)依次率本旗官员上殿行礼。然后是专程前来盛京(沈阳)向皇太极朝贺进贡的蒙古各部贵州上前行礼。在向皇帝祝贺新春的同时,来朝贺的各旗及蒙古贵族、汉军官员还要进献金银绸缎、衣物毛皮、马匹鞍辔等新年礼物。这些礼品分别陈列在各旗旗亭之前,同样,仪式结束后皇帝赏赐给各级官员和蒙古贵族的物品也要如此陈列。此时的大政殿广场犹如一个珍稀物品展览会,珠光宝气,琳琅满目,更增添了节日气氛。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