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滓洞的春节联欢会:戴脚镣跳“踢踏”

渣滓洞跳舞

1949年的春节,在重庆渣滓洞监狱,200多名“政治犯”在春节这一天走出牢房,他们互相拥抱狂欢,他们挥舞镣铐手舞足蹈,他们互赠礼品激励斗志,他们写诗作词相互鼓励……

在被称为“人间魔窟”的渣滓洞监狱,“政治犯们”在欢庆之余还成立了“铁窗诗社”!

这是革命志士在敌人集中营里的一次政治示威,这是身经残酷折磨的志士不屈意志的一次能量释放,这更是一次对即将到来的新社会的尽情赞美和无限期望。

渣滓洞监狱是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行辕二处的特别看守所,这里关押的主要是1948年川东地下党组织发动三次武装起义失败被捕的人员,以及川东地下党《挺进报》因发行出现问题被叛徒出卖的人员,总计200多人。

1949年的春节联欢会,不是突发奇想,而是一次有准备有预谋的狱中政治斗争,主要有这样几个背景:

一是三大战役胜利的消息通过狱中的报纸、广播和从特务嘴里不断传到狱中,汇集成一个强大的声音,胜利就在眼前,蒋家王朝就要灭亡了。

二是1948年12月15日,龙光章(合川人)病死了,牢里空气很沉重,每一个难友都觉得生命毫无保障,连应有的医药都没有,因此发动绝食,要求追悼……在最困难的集中营里,这次斗争是相当成功的,难友写出了许多用草纸做的挽联、黑纱、纸花,充分表现了灵活的创造性和团结的斗争精神。这次斗争成功,为更大规模的狱中斗争———春节联欢会做了准备和预热。

三是与难友一起坐牢8个多月的原新城区区委书记李文祥突然叛变,给狱中同志以极大的打击,同志们的情绪一度相当沉闷。罗广斌的狱中报告中记录道:“新年以前,听说李文祥叛变,各室开了检讨会,又写出大量慰问函件、诗、文给李妻熊咏辉,鼓励她、支持她。后来她明确表示不会叛变,而且以后要和李离婚。一方面是熊的坚持,另一方面,集体打气,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春节要到了,我们再来搞一次联欢会!”

1949年1月17日,是江竹筠的丈夫彭咏悟同志死难一周年纪念日。这一天,狱中所有同志都停止了放风时的娱乐活动,包括在牢房里唱歌、作诗,大家都希望以沉默来表示对彭咏悟的哀悼和对江竹筠的安慰。

许多难友都认为这一天江竹筠会悲伤地待在牢房里。放风时到了,大家默默地走到院坝中散步,他们都把眼光投向女牢房,不去惊动悲伤的江竹筠。

可是,大家突然看见江竹筠衣着整洁、情绪饱满地走出牢房,主动与各位难友点头、挥手、打招呼。所有人都迅速向江竹筠靠拢,他们没有看见一个哭哭啼啼的江竹筠,却看见一个坚定的女战士。他们把钦佩的眼光投向江竹筠,让她感到一种温暖。

江竹筠不在忧伤中沉默,坚强地面对现实的乐观精神使难友们受到极大鼓舞!大家又高兴了起来。这时,不知是哪位难友说了一句:“春节要到了,我们再来搞一次联欢会!”立刻有众多的难友附议。于是,为了欢庆解放军取得的胜利,为了打破因为出现叛徒而形成的沉闷气氛,更为了要抒发压抑已久的革命豪情,狱中同志决定利用春节到来的时候,举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大联欢。

于是,一场秘密筹备春节大联欢的活动悄悄在各牢房里展开了。

曾经在渣滓洞监狱当看守的黄茂才回忆说:“据说1949年的春节联欢会,他们男女室早已做好准备,事先他们有人曾向管理员黄纯清要求在大年的初一日搞春节联欢会。”(见黄茂才:1997年11月20日《关于春节联欢会》一文)

大家决定,每个牢房都要有节目,而且都要别出心裁!

男牢房的共产党员、新民报记者陈丹墀、电力公司职员周显涛、杨虞裳和开县县中教员、川东地委员刘祖春等人在精心创作诗歌……;21兵工厂工人余祖胜将平时捡回的废牙刷用石块慢慢地、轻轻地敲打成一小节一小节的小块,武胜县农民协会负责人张鹏程、因《挺进报》被捕的张永昌、胡有猷和地下党员电力公司职员刘德惠、袁尊一、何忠发,民盟成员张孟晋等人帮忙,将一小段牙刷柄在地上打磨成一颗颗红心……;地下党宜昌特支书记、《大公报》的陶敬之、蜀都中学教员张文江、岳池小学教员左国政、万县和成银行经理李承林等在编写对联……;地下党员蓝蒂裕则独自一人,他在构思写一首能够留给儿子蓝耕荒的诗……;有的牢房设计“翻筋斗”、有的牢房小声学唱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罗广斌更是用双脚用力地甩动脚镣,他在创作“踢踏舞”……

最有创意的是女牢房,女牢房的地下党员彭灿碧和小学教员左绍英、中学校教员张静芳、小学校长邓惠中、万县小学校长李青林和马秀英、江竹筠、杨汉秀等在仔细地商量,一定要在联欢会上出彩。她们用被面、床单和红丝带,以及牢房里凡是能够装扮的物品尽量地装扮自己,要表现一组让男同胞眼睛一亮、大饱眼福的集体舞……

为了保证能够召开春节联欢会,春节的前一天,胡春浦做当天值班特务管理员黄纯清的工作,向他保证“决不出乱子”。但是,春节的当天却又是看守黄茂才当班,解放后他在一份材料中记忆:

适逢春节这一天是我担任值日。从我的观念思想还是倾向让他们轻轻松松愉快过好大年初一这一天。我很早起来就把风门给他们打开了。我在院坝里散步。后面女室曾紫霞就叫我说:“小黄,今天是年初一,让我们搞文娱活动吧。”当时我没有马上答应,我说:“你们不要忙,我去了解徐组长今天往城里去不?”待我到徐家打听得知,他们一家人都要到城里去。我心想只要徐走了,所长今天肯定不会到所里来的。当时看见其他管理员和班长都溜进城里去了,于是我很大胆地回来对曾紫霞说:“你们把早饭吃了再搞活动吧。”等他们吃完饭后,我把他们风门全部打开了……(见黄茂才:1997年11月20日《关于春节联欢会》一文)

女牢房迎接解放的舞蹈是刻意精心准备过的,曾经在渣滓洞监狱关押过的小说《红岩》刘思扬的原型、刘国志的恋人曾紫霞在《战斗在女牢》一文中写到:

最能显示出渣滓洞欢乐的场面是《红岩》小说中描述的春节大联欢。这次的大联欢的确是出乎意料的成功。女牢为这次联欢做了它能做的一切,也由于这次的联欢而尝到苦果。

女犯为能让文娱表演为全渣滓洞欣赏,想尽了办法,出主意、办交涉,要黄茂才把所有牢房门打开,让所有难友在牢房外看,楼下八间屋前的台阶坐得满满,楼上的围着栏杆,这真是像搭的戏台,只是表演台在下边。

女牢的化装表演是精心打扮的,李青林拐着腿喜气洋洋走出来,邓惠中手里提个空的豆瓣筒也扭起来。花衣服、绸被面,狱中所有的最耀眼、最漂亮的东西都一齐动员出来了。她们在院坝里扭着秧歌,唱着“正月里来是新春……”她们跳得那么整齐、唱得那样动情,那优美动人的样子使人决不相信她们会是女犯!她们为扭这场秧歌在牢房里练了又练。当她们的节目获得全牢长时间的鼓掌,她们看到男犯人那欢乐的面孔时,她们扭得更欢了,欢乐使个个女犯都变成了天仙!

我久久不能忘怀这春节大联欢,有人问我跳舞时是不是头上打了红蝴蝶结,我说那是小说,同我不沾边。我跳舞时是在脖子上围了一条鲜红的小围巾,它是国志给我留下的唯一纪念。

这是一次有着重大意义的联欢会,是集中营里的一次政治大示威,充分显示了共产党人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和革命的乐观主义态度。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