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引进农作物一览

中国引进外国作物有一个特点,但凡带“胡”字的,大多是两汉、南北朝传入中国的;还有一种是带“番”字的,就是明朝以后,传入中国的美洲作物;第三种带“洋”字的,洋葱、洋白菜等等,可能是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传入中国的。所以,带“胡”、“番”、“洋”的作物,大体上指示了我们这些作物传入中国的不同时代。

美国东方学者劳费尔在《中国伊朗编》中曾高度称赞中国人向来乐于接受外人所能提供的好事物,“采纳许多有用的外国植物以为己用,并把它们并入自己完整的农业系统中去”。

中国三次农业革命

第一次农业革命:商朝

小麦(来)、大麦(牟)

“貽我来牟,帝命率育。”——《诗经·周颂》(周朝人怀念歌颂祖先的丰功伟绩的诗篇)

传入中国的物种主要就是小麦和大麦,就是麦类作物。在直到春秋战国时期,汉族人华夏族人的主要粮食还是豆类,用豆类做饭,用豆类的叶子做汤,食品结构比较单调比较乏味。在商朝的时候产自西亚的小麦和大麦就沿着中亚、新疆河西走廊这条渠道进入了周人的祖先陕西这个地方。

上帝送给了我们来了牟,命令我们广泛地培育。所以说,周朝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小麦和大麦是外来的物种,是上帝赏赐给我们的。这个“来”就是“到来”的“来”,篆字中的“来”字,它的形状非常像麦穗。所以,后来的中国人也始终牢记这一点,认为为什么把小麦叫做“来”,是因为它是一种外来作物,这可能是推测,但这说明我们始终知道明确麦类是外来的物种。由于麦类引入中国,就引起中国饮食结构的变革,我们开始吃麦子,不光吃豆子。现在,麦作物文化是中国北方农业的主要形式。

第二次农业革命:北宋,占城稻,来自越南的水稻品种,在中国南方江淮流域的广泛普及。

南北朝时期由于北方连年战乱,五胡乱下,大量的北方人移居到南方,南方的土地、山林大量被垦殖。唐朝自安史之乱以后,由于北方陷入战乱和割据,又有大量的北方人越过长江进入南方,对南方再次带来了各种资源的压力,对粮食有广泛的需求,正在这个时候,越南的占城稻传入中国,在南方普及,解决了当始中国南方对粮食的一种需求,从而导致了中国农业史上的第二次革命。

第三次农业革命:16世纪以后,美洲农作物的引进中国。

通过欧洲大帆船贸易,通过在菲律宾南洋一带经商打工的中国商人、民工、农民,还有通过其他渠道,这些美洲作物经由东南亚菲律宾等地为中转,开始进入中国,我们一一道来。

最重要的就是玉米(番麦)1550年代。

也就是说是西班牙殖民者进入菲律宾之后,几乎是马上就进入了中国,玉米它也是产量高收获大,要求的条件比较低,容易成活,所以,几百年间成为中国一种非常重要的作物。但是,玉米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并不为很多中国人知道,是一种很稀罕的东西,我们看明朝小说《金瓶梅》关于玉米的介绍。

“一碟玉米玫瑰果馅蒸饼儿”

“两大盘玉米面鹅油蒸饼儿”

——《金瓶梅》

这说明玉米在当时还是一种稀罕物,是小孩的零食,或者是待客的珍贵东西,还不是很普及。经过几百年的培育推广,到了19世纪中期玉米在中国就已经非常普遍了,已经占有了中国粮食作物的1/6。

玉米在中国的很多说法,苞米、苞谷,但是在最早是叫番麦。

其次是甘薯:16世纪晚期进入中国。

关于甘薯进入中国不妨多说几句,因为史料比较充足。

甘薯进入中国是通过两家姓陈的家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一家是广东东莞的陈家,当时陈家先生叫陈益;一家是福建福州的陈家,当时叫陈振龙,有没有东莞或者福建陈家的后裔?

咱们说说福州陈振龙陈家,他是1593年从菲律宾千辛万苦把红薯引进中国的。为什么呢?因为当西班牙殖民者进入菲律宾的时候,他们感到菲律宾当地的作物不足以养活他们,他们就从美洲引进了甘薯,在当地种植,解决了当地的粮食问题,陈振龙,他是一个在吕宋岛做生意的生意人,跟当时间广东的很多人一样在菲律宾做生意,经商风气很浓,他看到了当地漫山遍野种植的甘薯,想到了自己的福建老家,粮食短缺,时常有各种各样的水旱风灾,他就想把这种东西引进老家,但是西班牙殖民者也非常严苛,他们不想让这种东西引进中国,在各个口岸严厉盘查,陈振龙非常聪明,他拿了一根红薯的藤条把它编在一个箩筐里,然后带着这只箩筐上船回到福州老家,由此绕过殖民者的检查。还有一种说法是说陈振龙把藤条绞在一根绳子里面偷偷带了回来,不管怎么说,他历尽危险艰辛把藤条带回来了。

带回来之后,他跟他的儿子一起给当时的福建巡抚叫金学曾上了一份贴子,建议在福州试种培育这种红薯。陈家率先在自家的农田里开始终植这种东西,四个月以后引种成功。

他们自己记载,四个月以后,把土挖开以后,红薯子母相连,小者如臂,大者如拳,味同蜜枣。大喜过望,立刻又给福建巡抚上了一份贴子,再次游说巡抚金学曾,广泛种植,正在这个时候老天爷从反面帮了一个忙。因为这个时候福建大旱,马上面临粮食短缺的局面,于是福建巡抚金学曾当机立断,晓谕福建各地立刻开始推广红薯,由此红薯在福建得以普及,使福建得以渡过当时的粮食危机。

据说在福州为陈家立了祠堂,祠堂里面供奉的就是陈振龙和他的儿子,把陈振龙供奉为水部尚书,把巡抚供奉在庙中。陈家由此开始在全国各地推广红薯的家族举动,他们北上浙江、山东、河南,南下广东,推广这个东西,但是也非常不顺利,因为像浙江、江苏这些地方是鱼米之乡,不缺粮食,推广过程中经历了很多挫折,但是,到了山东、河南以后,到了北方地区,由于这些地方经常遭受自然灾害,所以反而容易普及,几百年,一百多年之后,到了清朝年间,陈家后代,就把家族推广红薯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叫《金薯传习录》。

现在红薯已经不是我们主要的粮食作物了,吃烤白薯和吃玉米一样成为一种口味的调剂了。但是,不要忘记他们的历史功绩。

再次是马铃薯:(洋芋,荷兰豆),17世纪中叶引进台湾。

土豆(马铃薯)最早是由荷兰殖民者带进台湾的,所以叫荷兰豆,从台湾传入中国内地。

玉米、红薯、土豆,这些粮食作物,他们传进中国,不仅改变了中国的粮食结构,而且使中国人在其后几百年间度过了一次一次的天灾人祸,也使中国的人口,在几百年间不断地翻番上升。我们知道中国人口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刚刚上亿,随后,基本上以属于每百年翻一番的速度上涨,到了20世纪初人口已达4亿5千万。从4亿到现在的13亿,这个历程大家历历在目不需多说。

中国人口从1亿到4亿,这个发展过程中,这几种美洲作物的丰功伟绩不可小看。所以,我们说中国民族受惠于美洲作物,美洲作物帮助我们中华民族生存、繁衍、壮大。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