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记载子婴的三种身世考证

自前230年至前221年,秦始皇采取远交近攻、分化离间的策略,发动秦灭六国之战。先后于秦始皇十七年灭韩、十八年灭赵、二十二年灭魏、二十四年灭楚、二十五年灭燕、二十六年灭齐。终于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国家——秦帝国。

前210年,秦始皇巡游返至平原津得病。行至沙丘,秦始皇病死。赵高勾结始皇少子胡亥及李斯,伪造遗诏立胡亥为太子,是为秦二世。并赐始皇长子扶苏死。

秦二世即位后,宦官赵高掌实权,并逼死李斯。在埋葬秦始皇时把全部工匠封死了在陵墓里。秦朝的暴政激起了前209年的陈胜、吴广起义。前207年二世被赵高逼自杀,时年二十四岁。以平民之礼葬。

赵高于是迎立子婴继位。子婴即位五天后便定计杀死赵高,并随即把他的家人全部处死。

率领其中一支秦末起义军进入关中的刘邦在到达灞上后派人劝子婴投降,并得到子婴的同意。子婴用绳绑缚自己,并携同皇帝御用物品 (包括玉玺和兵符) 亲自到刘邦的军前投降。子婴共当了四十六天的秦王。

秦朝在子婴投降的一刻正式结束。刘邦并没有处死子婴,而是把他交给随行的吏员看管。一个多月后,项羽亦率领大军到达关中。刘邦的部将曹无伤向项羽称刘邦将以子婴为相而自立为关中王,结果项羽设下了鸿门宴。项羽入咸阳城后,立刻杀死子婴,并进行了大屠杀。

子婴作为秦朝的最后的最后的一位君主在秦朝的历史上,子婴其人有一定的历史地位,但关于他的身世的记载在史籍中并无定论。有三种说法:“二世兄子”说、“二世兄”说、“始皇弟”说,使他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但是细细深究第三种说法即“始皇弟”一说则应为子婴的真正的身份。

第一章 史籍中关于子婴身世的三种说法

1、“二世兄子”说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前207年二世求黔首而不得被赵高逼自杀后,赵高“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婴为秦王。”从东汉班固一直到近现代,多采用这一说法。就连近几年修订出版的《辞源》、《辞海》这几部着名的大辞书,也都一致认为子婴是二世兄子,有的并指出是扶苏之子。

2、“二世兄”说

在《史记·六国年表》中记载:二世三年“赵高反,二世自杀,高立二世兄子婴。子婴立,刺杀高,夷三族。”在此,“子婴”是作为一个名提出来的,而不能把“子婴”二字拆开,分别作“名婴”和“儿子”讲。因为从上下文看,“立二世兄子婴”和“子婴立”是紧接着的。显然“子婴”在文句中是作为整体而言的,就是二世之兄、秦始皇之子。

3、“始皇弟”说

《史记·李斯列传》中记载赵高逼杀二世后“高自知天弗与,群臣弗许,乃召是始皇弟,授之玺。子婴即位,患之,乃称疾不听事,与宦者韩谈及其子谋杀高。”

第二章 “二世兄子”说的谬误

虽然子婴是“二世兄子”一说从东汉一直到近现代被史学界广泛认同,细究史实,其实不然。原因有三:

第一,从年龄上推算看,如果子婴为二世兄子,即二世的侄子,也就是秦始长子扶苏的长子。秦始皇只活了51岁,假设他18岁生扶苏,扶苏18刚生子婴,到秦始皇死时,子婴也只14岁。胡亥在位3年,到了婴继胡亥为秦王时,最大也不过17岁而已,而《史记》却有几处记载着子婴被赵高立为秦王时,曾与其子商量诛杀高事。如《秦始皇本纪》记子婴杀死赵高前曾与他的两个儿子谋划。“令子婴斋,当庙见,受玉玺。斋五日,子婴与其子二人谋曰:‘丞相高杀二世望夷宫,恐群臣诛之,乃详以义立我。我闻赵高与楚约”。从这条材料可见,子婴不仅有两个儿子,而且年龄并非幼小年弱,已能参与一道商量诛杀赵高之事。秦始皇死时仅五十一岁,而曾孙已能与谋杀人,无此之理。又子婴在当二世准备加害蒙恬时,子婴曾劝阻二世,若子婴真为“二世兄子”这也是不可能的。

第二,从社会地位来看也不相称。如果子婴是秦始皇之孙、二世兄子,定大不过17岁,一个17岁的少年,在社会上决不会有如此那样良好声誉的。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赵高在谋杀二世另立新君时对其婿咸阳令阎乐、其弟赵成说:“吾欲易置上,更立公子婴。子婴仁俭,百姓皆载其言。”在这里,赵高的话可能有夸大之处,不可全信,但是如果没有一点根据,恐怕也不能凭空那么说“百姓皆载其言”。虽不尽然,但是子婴在当时的统治阶级中是具有一定影响的知名人物何况他曾劝谏二世不要加害蒙恬,似乎是可信的。

第三,从对字文记载的正确理解来看,也不足为证。明确记载子婴为二世兄子的,只有《史记·秦始皇本纪》那一条材料,别处未见有相同记载。至于《六国年表》所记:“赵高反,二世自杀,高立二世兄子婴。子婴立,刺杀高,夷三族。”]在这段话中,把“二世兄子婴”理解为“二世兄的儿子名婴的”显然是不正确的。在此,“子婴”是作为一个名提出来的,而不能把“子婴”二字拆开,分别作“名婴”和“儿子”讲。因为从上下文看,“立二世兄子婴”和“子婴立”是紧接着的。显然“子婴”在文句中是作为整体而言的。又如《史记·李斯列传》始皇弟条下的《集解》说:“一本日:‘召始皇弟子婴,授尔玺’”。始皇在这里,要引“一本曰”就是认为另一种本子提供了弟的名字。可见,在文字记载中也只有一条孤证说子婴为二世兄子,其他记载都不能作为该说的凭证。通过上面的分析,子婴决不可能是秦始皇之孙、二世的“兄子”,所以“二世兄子”是应该否定的。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