辕固生持戈斗野猪

辕固生是饱学之士,推崇儒家,窦太后请他讲《老子》,他不讲,窦太后一怒之下让他拿戈去斗野猪,险些死了。

汉景帝画像
(汉景帝画像)

有个人叫辕固生,是个饱学之士,推崇儒家,景帝时也是博士。一次窦太后听说他知识渊博,就找他来问《老子》。
窦太后说:“你能给我讲讲《老子》里精妙的地方吗?”
可辕固生听了后,想了想,说:“臣不会讲《老子》。”
窦太后一听奇怪了,说:“你不是博士吗,怎么连《老子》都不会讲?”
辕固生说:“臣倒也不是不会讲,只是《老子》都是那些出身低微的下面人才说的。”
窦太后是一听就火了,也气坏了,想,不讲就不讲,还挖苦起自己来了,自己就出身低微,刚入宫时只是个侍女,这大家也都知道,可没想到辕固生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说,是从根本上看不起自己,真是太可恨了!
窦太后说:“看来你知道的都是大学问,会的都是大本事了?”
辕固生说:“臣愚钝。”
窦太后说:“你愚钝,那就干点儿愚钝的事吧!”
辕因生不明白了,他不知道太后让他干什么愚钝的事。
窦太后对下面的人发了话,说:“这个辕固生有大本事,应当是什么都行了。来,给他拿上支戈,让他去野猪圈里斗野猪去!”
辕固生一听就愣住了,可下面的人立即拿了支戈,押着辕固生到野猪圈去了。
辕固生押到了野猪圈,景帝正在野猪圈附近的路上,看见人们押着辕固生进了野猪圈,不明白了。问了一下,景帝着急了,想辕固生是个文弱的人,进了野猪圈还不让野猪给咬死,也没多想,跟着进了野猪圈,夺过戈来一戈把野猪刺倒了。
下面的人见皇上也进了野猪圈,就也赶紧跟进去了,有的人连忙去告诉了窦太后。窦太后一听吓坏了,不知景帝会怎么样。
过了一阵,景帝来了,窦太后一看景帝没事,这才放了心。
窦太后对景帝说:“你去野猪圈干什么去了?”
景帝笑着说:“从那过,看见他们拿着戈,说着去斗野猪,觉得有意思,就去斗了,还一戈就把野猪击倒了。”
窦太后明白了,不是景帝有那么大的兴致,他是要护着辕固生了。辕固生固然可恨,可为了他把自己的儿子伤了,那可就不好了,于是也不再说什么,辕固生这才没了事。
从这些事后,谁也不再说儒家了。

辕固生正史传记

辕固,齐人也。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于上前。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杀也。”固曰:“不然。夫桀、纣荒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因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弗为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黄生曰:“‘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贯于足。’何者?上下之分也。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不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南面,非杀而何?”固曰:“必若云,是高皇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于是上曰:“食肉毋食马肝,未为不知味也;言学者毋言汤、武受命,不为愚。”遂罢。

窦太后好《老子》书,召问固。固曰:“此家人言矣。”太后怒曰:“安得司空城旦书乎!”乃使固人圈击彘。上知太后怒,而固直言无罪,乃假固利兵。下,固刺彘正中其心,彘应手而倒。太后默然,亡以复罪。后上以固廉直,拜为清河太傅,疾免。武帝初即位,复以贤良征。诸儒多嫉毁曰固老,罢归之。时,固已九十余矣。公孙弘亦征,仄目而事固。固曰:“公孙子,务正学以言,无曲学以阿世!”诸齐以《诗》显贵,皆固之弟子也。昌邑太傅夏候始昌最明,自有传。(选自《汉书·儒林外传第五十八》)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