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生才·郑毓秀·彭家珍 刺杀者群像


江山鼎革之际,往往就会出现这样影响重大的小人物,他们流星般划过,却将光芒长留于历史的天空。

明杀者温生才

1911年4月8日,广州城东门外的燕塘万头攒动,华人飞行家冯如要来穗表演飞机试飞。当时飞机发明出来还不到10年,在全世界都算新鲜玩意,这热闹不可不看,非但百姓捧场,广州城里的封疆大吏,也赶来与民同乐。

温生才

看罢表演,广州将军孚琦乘坐轿子,在卫队簇拥下尽兴而归。方行至城门附近一处茶馆前,忽听一声暴喝“革命党来了”,跟着见一人自茶馆里窜出,此人五短身材,手持左轮枪。孚琦的卫队多是八旗兵丁,平日操练荒疏,此刻不及多想,个个走为上策,顷刻间将孚琦的轿子撇在当地。来人抬手朝轿中放了一枪,跟着疾步趋前,枪管挑开轿帘,看见头上中枪流血的孚琦,微一诧异,又连鸣三响,扬长而去,行至永胜街,被寻踪而来的巡警拿住,被执之际大呼“丢他妈”不绝。

随后审讯,不料刺客甚是倨傲,对审讯官吏说“尚未吃饭,懒得说话”,待得问案者无奈之下奉上饭食,这才边吃边讲,神态自若。刺客自报家门,姓温名生才,字练生,广东嘉应州人氏,幼年曾在南洋做苦工,后回国晋身公门,曾亲历中法战争,眼见朝廷腐败,欺压国民有术,抗拒外侮无能,愤懑之下,遂赴日本占领下的台湾学习实业,又辗转至南洋,投入同盟会,并参与组织了暗杀团。革命党在广东的数次起义,都遭广东水师提督李准镇压,革命党人深恨之,温生才于是谋划刺李,不想却杀了孚琦。

案情重大,两广总督张鸣岐亲自提审温生才,问道“何故暗杀?”温生才盎然对曰:“非暗杀,明杀也。”张只得又问:“何故明杀?”温生才侃侃而谈,大讲排满革命之道,说得张鸣岐无言以对。问起同党所在,答“十八省皆有,遍地都是”。重刑拷掠,仍不吐一字。此时,案情已闻于大内,北京方面来电追问,张鸣岐以“大逆”之罪判了斩绝。孚琦旧部力主要将温凌迟,总算张鸣岐比较开明,维持了原判。

行刑之日定在4月15日孚琦头七之时,地点也在孚琦遇刺的东郊。温生才临刑对围观群众大呼“我代同胞复仇,同胞务须发奋做人才好……快死快生,再来击贼。”慨然就义,终年四十二岁。

女刺客郑毓秀

1912年1月,辛亥年尚未过去,中国却已换了人间,元日那天孙中山在南京宣布中华民国成立,各省纷纷独立。武昌首义以来南方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北方的声势却显然相形见绌,武昌起义后,革命党人胡鄂公受命北上,整编北方各革命会党组建北方革命协会,该协会策动起义屡次受挫于袁世凯,胡等认为,“今日之事,惟有炸袁乃可了耳。”

胡鄂公部署刺袁,革命协会一帮骨干筹划方案,其中就有一位奇女子,郑毓秀。

郑毓秀,本生于官宦之家,天资聪颖但生性叛逆,少年时因不满包办婚姻离家出走,后赴日本留学,1907年在日本结识廖仲恺并在其介绍下加入同盟会,其时年方二八。1912年,郑毓秀21岁,却已是老资格革命者,1910年轰动一时的汪兆铭刺杀摄政王载沣案,她也曾参与运送炸药。

或许正是鉴于前次的失败,这一回的刺袁计划谋划得相当周密,用更先进的TNT炸药取代了传统黑火药,人员也更分派有条,12人分作4组,有掷弹的有狙击的有接应的,各司其职,郑毓秀被分在接应组中。众人探知袁世凯将于1月16日进宫向隆裕太后陈奏时局,决定就在这天,埋伏在袁世凯出宫回府的必经之路上实施暗杀。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此时南北和谈虽未谈拢,但革命党中有高瞻远瞩者,看出袁不可杀,而应拉拢,共同迫使清廷退位,从而实现和平改易国体,于是紧急叫停了刺袁行动。最先得到上级新指示的就是郑毓秀,她连忙赶去通知同志们,可惜为时已晚,负责掷弹的张先培等三人已在东安门大街与王府井大街交叉的丁字街口处动手。

惜乎击之不中,三人被擒。此时郑毓秀和几位接应同志赶到,目睹同伴被抓郑毓秀愤然开枪,但现场混乱,她也没能击中目标,随后她机警地引开巡警并趁乱丢掉手枪,终于脱险。

张先培等三人被捕三日后牺牲,不过不出一个月清廷即退位,英魂未远,也算亲见共和之告成。至于郑毓秀,此后参与立法、推进女权,名扬巴黎和会,传奇的一生才刚开始。

大将军彭家珍

遇刺之后,仅受轻伤的袁世凯因祸得福,在清廷面前撇清暗通革命党之嫌,同时革命党也意识到老袁是统战对象,袁世凯顺势放出风来说,阻碍和议死保帝制的不是他,而是满清贵族良弼及其宗社党,于是革命党人决定刺杀共同的敌人良弼。

这项任务仍交由北方革命协会执行,一位年纪轻轻身材短小的四川籍志士越众而出,主动请缨担当重任。此人名叫彭家珍,四川金堂人,生于1888年。此时良弼等人正高调宣传宗社党的保皇宗旨,彭家珍及诸同志闻之,均感“此人不除,共和必难成立。”

协会骨干谋划行动细节,大家认为要吸取炸袁失败之教训,改用近距离投弹,这样一来,刺杀者的生还之机就大大降低,彭家珍这一去,多半是易水风萧。不过彭家珍自己毫不以为意,同志们为他备酒壮行,想到生离死别,个个无语凝噎,唯有老彭谈笑风生,还勉励后死诸君多多努力。

1月26日腊八节这天傍晚,彭家珍在良弼府门口将其候个正着,他投出炸弹炸死良弼侍卫共9人,自己也在爆炸中身亡,良弼被炸断一腿,两天后死去。

后来,民国成立,彭家珍被追授大将军之衔,哀荣备至,同志们在整理他遗物时发现绝命书一封,辞曰:

“同胞同胞!同志同志!共和若成,虽死亦荣,共和不成,虽生亦辱。与其生受辱,不如死得荣。我志已决,后来事诸君努力为之可耳。”

本文参考了陶菊隐《武夫当国》,杨天石《帝制的终结》,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等资料。

温生才(1870-1911)

字练生,汉族,广东梅县人。14岁时被骗到南洋种植烟草,三年后又被转卖到马来西亚锡矿做劳工。后曾一度回国投身行伍当兵。1907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4月8日刺杀广州将军孚琦,被捕后就义。

郑毓秀(1891-1959)

出生在广东广州府新安县,父是清末户部一官吏。1905年,进入天津“崇实女塾”教会学校,1907年,随姐姐东渡日本,1908年加入同盟会,多次参与刺杀清朝官员行动。1914年去法国攻读法律,1924年获巴黎大学博士学位,1925年被聘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后历任上海审判厅厅长、江苏地方检察厅厅长、国民党立法委员。1942年,其夫魏道明任驻美大使。1948年郑毓秀夫妇移居美国,从此淡出了政治舞台。1959年病逝于洛杉矶。

彭家珍(1888-1912)

字席儒,四川金堂人。1903年考入成都陆军武备学堂,1906年被派赴日本考察军事并购军火,回国后任四川新军队官。1909年入云南任新军教练官。1911年充天津兵站司令部副官,借职务之便挪用军火、资金接济南方革命党,遭缉捕,后化名在京、津等地联络起义。京津同盟会成立后,被推为军事部长。1912年1月26日炸死宗社党首领良弼并牺牲。

逸史

郑毓秀与巴黎和会

1919年6月27日晚,即巴黎和会签字的前一天晚上,300多名留法学生和华工包围了中国首席代表陆征祥的下榻地,要求他不要在和约上签字,郑毓秀被推举为代表与陆征祥谈判。而此时,陆征祥已接到北京政府的示意,准备在和约上签字。郑毓秀急中生智,在花园里折了一根玫瑰枝,藏在衣袖里,顶住陆征祥,声色俱厉地说:“你要签字,我这支枪可不会放过你。”陆征祥不敢去凡尔赛宫签字,保留了中国政府收回山东的权利。后来,郑毓秀还将这根玫瑰枝带回祖国,在客厅里悬挂多年。


扫描关注微信订阅号(zhongguoweilishi),读不一样的历史!